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前線示威者開記招呼籲勿捉「鬼」被分化 吐前線背水一戰心聲:「出子彈我都會照出去」


有自稱為前線的示威者昨日召開記者會,呼籲示威者之間不要再捉「鬼」,造成分化,令運動瓦解。該前線示威者又指,自己與不少前線都是背水一戰,對他而言,即使政權出動子彈,他也會照樣抗爭,「就算真係不幸離世,我都會將我保險金,捐落去星火同盟。」

在記者會開首,主持首先澄清,此次記者會與民間記者會沒有關係。兩名發言人為一男一女,化名為陳先生及黃小姐,其中陳先生為主要發言人,黃小姐則負責英文翻譯。二人均穿上全黑衣物,戴上頭盔、口罩及太陽眼鏡,把面部全覆蓋,並戴上手套。

陳先生(左)及黃小姐(右)戴上頭盔、太陽眼鏡及口罩。蘋果日報截圖

身形魁梧的陳先生表示,與約1百名前線示威者在Telegram討論後,得出的共識是希望不要再在運動中出現捉「鬼」的行為,故他走出來說這一番話。他先舉出近期數次捉「鬼」例子,包括8.18大遊行後,部分在政總的前線,因身形高大、「full gear」上陣,又配有對講機等,被現場其他人指他們是臥底,期間更被人用士巴拿打頭,當場流血,需要到醫院縫針;在8.17「光復紅土」遊行當天,有示威者呼籲轉場旺角,結果又被指責「帶頭的是鬼」。他指,捉鬼心理在前線與和理非示威者之間,埋下了不信任的種子,將抗爭者分化,他不希望捉鬼變成「風土病」, 造成抗爭者之間的互鬥,令運動瓦解。

這次親身出來高調開記者會,會否擔心會有被捕風險?陳先生說:「我可以答你,我真係好驚……我轉頭一講完我就即刻走㗎喇,我真係好驚。」他說,即使如此也選擇開記者會,是因為許多前線的聲音,都無法在網上表達出來。「連登係所謂和理非、冷氣軍師嘅主場;TG(Telegram)係文宣組主場,好多時你提出叫大家唔好分化,唔好捉鬼,好多時就會有好多圖,將問題推走。」他說,連登有很多「冷氣軍師」(意指不在現場,只在網上提出意見分析的人),但他們往往不明白前線的想法,前線缺乏平台發聲,「點解要用到呢個平台(記者會),係因為我得呢個平台,先可以有機會,畀一啲和理非嘅示威者聽見前線嘅聲音。」

他說,連登上經常有人捉「鬼」,但懷疑的理由並不合理,包括眼神兇狠、身形高大;或配有對講機、耳機等裝備,「試問我身形唔高大,眼神唔兇狠,我又點走到最前線去保護大家?亦有人話戴耳機、walkie、長天線就係鬼。長天線係為咗接收更多walkie訊息,覆蓋範圍更廣;耳機係小組形式活動嘅人,必須有嘅裝備。」另外又有人會說身上有標籤的也是鬼,他說,他的小隊就是以黃色標籤作辨認,「係咁混亂嘅情況,大家好易走散,有標飾物搵自己人係有重要性。如果我唔係靠標飾物,好難喺人海中盡快召集自己嘅手足。」

825荃灣衝突中,有網民發現部分示威者身上貼有粉紅色標籤,懷疑是警方滲透的臥底。連登討論區截圖

陳先生說,他身邊不少認識的前線都受了不少傷,每個人的手腳都有被警棍棒打的傷痕,亦有長期肚瀉、口乾、喉嚨痛、皮膚病等催淚彈的後遺症,他自己亦偶爾會有嗅到催淚彈氣味的幻覺。他說,光是他認識的人,就至少有10人在衝突或被捕期間被打至骨折,呼籲警方不要用政權所賦予的權力欺壓市民。

隨著警方武力升級,陳先生說:「我已經有準備,即使出到子彈都好,我都會照出去;就算真係不幸離世,我都會將我保險金,捐落去星火同盟。抱住背水一戰嘅心態應對,因為我愛香港,我愛香港人。不過可以的話,我並唔想對呢封遺書埋單」、「香港政府如果要令市民粉身碎骨,就算是螳臂擋車都好,我哋都會奉陪到底。」他說,在白色恐怖下,希望市民可以繼續堅持走完抗爭路,不分化、不割席、不篤灰。

被問到面對最大的心理壓力是甚麼,陳先生說起他家中的「藍黃矛盾」。陳先生說,他的家人是「深藍」,「我屋企人到今時今日,仍然相信示威者係有錢收。」他每一次走上示威現場,都要瞞著家人,亦不會在家中談及自己的政見,「因為講出嚟,只會令屋企有矛盾,甚至以後唔出得去。呢種對我來說是精神折磨,尤其係我知道,我哋咁多香港人走出來,勇武抗爭,大家做緊正確嘅事,但係因為屋企人,反而變咗罪,呢個矛盾,對我嚟講係最大嘅精神壓力。」

周日的荃灣衝突中,警方與示威者對峙期間,有人向警方投擲燃燒彈。有線電視截圖

有記者問到,示威者近來亦見行動升級,陳先生說,相信示威者擲物變多,是與警方的武力升級有關,「噚日出動了水炮車,大家希望做多啲嘢保護自己,或者拖得一秒得一秒。例如燃燒彈,初衷係希望喺路中製造斷層,等對方唔可以追趕過來。呢個先係使用的初衷,因為警方使用的武力升級,大家害怕剩下的手足會有更多人被捕,先用更多防禦性嘅措施。」

對於警方表示使用武力,是因為示威者的挑釁,陳先生這樣回應:「當佢話警方係針對示威者嘅挑釁而作嘅還擊,我想問,對大家市民最大嘅挑釁係咩?會唔會係1百萬人上街,繼續無視;2百萬人上街,繼續無視;170萬人上街,仍然無視,呢個會唔會先係最大的挑釁?無視之後,仍然派出警察,作為擋箭牌或爛頭卒,將示威者的聲音鎮壓,我諗呢個先係一切問題最大嘅挑釁,最大的始作俑者。」

這樣的話,是否代表抗爭無底線?陳先生說,面對政府仍選擇無視市民的聲音,他也感到迷惘,「我都不時會問自己一句,到底要走到邊一步?係咪真係要有抗爭者,留低一條命,(政府)先會再有下一步的回應?」他說,發展到今時今日,已經不能回頭,「一係就要面臨更大的清算,面臨更大的白色恐怖。」

對於林鄭月娥表示希望與市民對話,陳先生說,從過往數次林鄭與示威者公開對話的例子,都可以看出林鄭月娥根本不會聽民意,包括清拆皇后碼頭、囍帖街重建、兩傘運動與學生代表討論等,結果是保育訴求沒有獲回應、學生領袖入獄。他批評:「6條命、3隻眼,換來嘅係公關形式、形同虛設嘅對話平台,同時繼續縱容警察濫權濫捕,傷害市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