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被捕者受虐實錄:被捕扭手至骨折、頭部撞擊硬物、強光照眼、飲鹹水


連月的反送中運動中,至今累積超過800人被捕。其中一名被捕少女,近日公開她在警署內被全裸搜身的經過,警方被質疑缺乏理據、故意凌辱被捕人士,事件引起輿情嘩然,被捕者處境令人憂慮。眾新聞訪問被捕人士、義務律師團隊、醫護人員等,歸納多個被捕者受虐情況,包括被捕期間遭拳打腳踢、扭手至骨折。有義務律師團隊義工指出,有被捕者被帶上巴士後,遭警員將其頭部撞向座位,懷疑導致腦震盪。

暴力拘捕:壓落地、拳打腳踢、扭手至骨折、門牙脫落

在7月28日上環衝突中被捕的民陣前召集人楊政賢接受眾新聞訪問時指,他當晚在ifc連接華懋大廈的天橋上被指阻差辦公而被捕。他憶述,當時天橋上只有他與一名社工,警方一直推前,他與社工退後,他形容二人遵從警方的指示,但警察仍將他扯進盾陣內,並推落地,有6、7名警員包圍他,出拳打他的面部。

「你見到佢哋係咁有訓練咁樣,嘗試不斷將我拉到一啲鏡頭影唔到嘅位置。如果佢哋純粹係拉我嘅話,係無需要將我推落地下,但係佢哋就將我推落地下,然後圍住我。一跌落地下,我梗係護住個頭,同埋縮起隻腳。我見到係我右手邊,有一個差佬搵膝頭一嘢撞埋嚟我個腰度。」警員說明要拘捕他,楊政賢便提出質疑:「我咁合作,點解你仲要一嘢打埋嚟?」他記得,當時並沒有警員回應他,「我keep住投訴,有個警察就『凶』番我轉頭話:『你唔好咁幼稚啦、收聲啦』類似咁樣講。」

7.28上環清場行動中,警方共拘捕49人,據悉大部分送往葵涌警署。

類似楊政賢的情況,民權觀察義務律師團隊的義工Fiona(化名)亦從她跟進的個案時有所聞。Fiona舉例指,在8月3號晚至4日凌晨在油尖旺、黃大仙一帶被捕的人士,以她所知已有逾10人要送院,她4日到醫院見她負責的被捕者,單是急症室已見有5人有明顯傷勢,包括眼角、咀角擦傷,手、腳亦有傷痕。Fiona引述該些被捕者指,他們被捕時表現是完全受降服狀態,其中一個個案是剛從地鐵出來,剛好遇上警方清場,不明不白地被捕,該人沒有反抗,卻被警方以暴力拘捕,面部、四肢均受傷。

Fiona提到,另有某區街坊見到防暴警察出現,一心提醒附近一名長者離開現場,防暴警察突然喝住該名街坊:「你做咩行過嚟呀,係咪襲警。」警察隨即將他拘捕,其間將他壓落地,令他面頰撞傷,又將一隻手扭曲,導致骨折。Fiona指,不確定該名街坊是否與警方有口角,但據被捕者所說,他被捕前雙方並沒有身體接觸。該名街坊最終需要做手術,並留院近一星期。

8月11日,警方在銅鑼灣拘捕多人,其中一名示威者被捕時頭部被壓在地上,門牙脫落,其間他多次求饒,惟警員仍未有鬆手。多間傳媒拍攝到他被制伏的情況,影片中可見男子流下一灘血跡。他及後被送至新屋嶺拘留中心,再送往北區醫院治理,據北區醫院的醫護人員透露,男子上、下口唇均有裂傷發炎。 


從上述Guardian影片可見,男子被至少3名警員壓制,初時地上並沒有血跡。影片00:25至00:30期間,男子身體被猛烈撞了至少一下,他的頭部兩度震動,並發出慘叫聲,及後他面部再被壓向地面,地上出現血跡。

拘捕後遭虐打:頭部撞擊巴士座位

Fiona指出,8月3號晚至4日凌晨在油尖旺、黃大仙一帶被捕的人士中,有至少3人是被捕後遭警員行私刑襲擊頭部,懷疑導致腦震盪,需要留醫照腦。她表示,該3名被捕者均反映感到頭暈,她在醫院所見,他們頭部、咀角有明顯瘀傷,額頭、眼角亦有擦傷,「未去到黑瘀、流血,但你係見到有明顯傷勢」。Fiona引述傷者指,他們被拘捕後,被警員帶上一架巴士,警員將他們推向後座或角位,將他們推跌,再將他們的頭部推向巴士座位,令頭部受撞擊,又踢他們的四肢。

Fiona表示,她見被捕者時,他們在醫院等待照腦,由於照腦不能進食,他們顯得相當虛弱,她亦未能確認他們是因為頭部受撞擊或是身體虛弱導致頭暈。由於Fiona僅處理至被捕者保釋,故未有跟進醫療報告,不能夠確定具體傷勢。

傷者戴手扣、鐵鏈

Fiona留意到,警方常用「孖葉」、鎖鏈鎖住反送中被捕者,即使被捕者手腕受傷,仍會被扣上「孖葉」,義務律師提出反對不果。「在場大狀講,除非好重犯、你覺得佢好有機會逃走先要上『孖葉』,就問(警方)點解。佢哋就話,(根據)警察通例第50章。我哋即刻check,話(警察通例第50章)唔關事㗎喎,之然佢再話第29章,有合理嘅ground去咁做。但第29章唔向公眾公開,我哋覺得(警方)係abuse咗個client。」

Fiona續指,警方甚至會用很粗的鎖鏈,將被捕者鎖於病床,聲稱是因為「 孖葉」不夠用,但她質疑做法沒必要,亦令病人不舒服,「拘捕嘅時候,我當你無可避免地令佢哋受傷,但喺有受傷嘅位置仲加上『 孖葉』、『鏈』,令佢哋更加不適。」

楊政賢憶述,與他同日被捕的人士,被送往醫院時,均有被扣上手扣及鐵鏈,「警察平時重組案情,咪會(將疑犯)笠頭套、帶手扣,然後有條鐵鏈箍住佢條腰,後面有個警察好似拖狗咁拖。當晚準備去醫院嗰啲,除咗冇頭套、冇腳鐐,其他做齊。」他提出,當時有一名矮小的女生送醫,已被3名警察押送,他認為沒有必要用上手扣、鐵鏈,「個情況係幾侮辱嘅。」

強光照眼、言語威嚇

楊政賢被捕後,警方隨即收起他的手機,惟遲遲未有放入證物袋,只是隨便放於一個類似麵包膠袋的袋子內,他多次提出質疑不果,直至一次警員提著他的手機、要離開他的視線範圍,他再度高聲抗議,要求警方將手機放入證物袋,幾名警員隨即包圍他,當中一名警員用電筒直照他雙眼。楊政賢指,那是警方清場時用於照示威者、記者的強光電筒。與此同時,警員又恐嚇他:「你咁做係咪想入冷氣房?」

 

楊政賢遂要求見警署的值日官,因為被羈留人士如有任何投訴、要求未被滿足,值日官有責任紀錄有關投訴、要求,並寫下未能滿足被羈留人士權利的原因,他以此向警員施壓,「但(警員)係乜都冇(回應),總之佢就係耍無賴,不斷喺度嚇你。」

Fiona亦形容,警方以言語威嚇被捕者非常普遍,「有啲被捕者好細個,十零廿歲,我哋啲律師入去見到,佢哋係好驚,成個人震晒,佢哋驚得滯,亦冇組織得好好,淨係話警察好惡,具體講咗咩就不得而知。」

飲鹹水

楊政賢被扣押於葵涌警署期間,有一次要求飲水時,警員提供的卻是一杯鹹水。他感到奇怪,向囚友詢問,發現多人都有同樣經歷,「我懷疑警察畀廁所水我哋飲,因為大家都屙咗幾日。」

前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早前向傳媒表示,收到兩名被捕人士投訴,指在被捕後遇到不合理對待。二人分別於7 月 14 日沙田及 7 月 28 日上環被捕,均表示被扣押期間曾飲用帶有鹹味的水,後者聽到警員說「 任斟任飲」之類的說話,亦懷疑鹹水是廁所水。

延遲送院

義務律師Catherine(化名)有份跟進一批8月11日在銅鑼灣、尖沙咀被捕後送往新屋嶺拘留中心的人士。她指出,有被捕人士有受傷,警方為他們召喚救護車,及至送到北區醫院,往往需時數幾小時。她表示,新屋嶺拘留中心本身位置偏僻,她與被捕者都未能確定警方是否刻意拖延。據北區醫院醫護人員透露,醫院在8月12日凌晨4時許至晚上11時許,陸續接收到來自新屋嶺拘留中心的傷者,總數近30人,以頭、頸、背傷為主,當中一人手部骨折,沒有傳聞中的子宮出血或腦內出血個案。

警方指,新屋嶺拘留中心的被捕者中,有6人傷勢較重,包括骨折個案,全部送往北區醫院治療。

Catherine提到,亦有被捕者明明有傷在身,但在被捕後仍不欲即時入院接受治療,他們希望留在警署處理完一切手續才去醫院,「有啲有好明顯傷勢,都搞咗好耐都冇去醫院,譬如有啲8.11被捕,我係接力(提供義務法律支援)嘅,第二朝、8.12朝早入去,都有見到有人傷頭、面、 手、腳,成件衫都係血跡,由被捕到見律師已超過12個鐘,都未去醫院。」據她了解,他們一般在現場已接受簡單包紮,故傷勢未至於有重大危險。

Catherine指,被捕者或不太了解自身權益,「可能佢哋會驚,會唔會去醫院就唔計48小時、將(拘留)時間拖耐咗,所以有啲被捕人士唔想去醫院住。」她遂告知傷者,入院接受治療也會計算入拘留時間,建議他們盡快入院求醫。

綜合眾受訪者,少部分被捕者有意紀錄受虐待的問題,隨後對警察作出投訴,其餘暫未有計劃追究。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