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仿傚六七暴動訂立《緊急法》? 大律師:條文過時含糊 製造白色恐怖


《星島日報》專欄引述消息稱,特區政府為免讓當前局勢惡化,導致人命傷亡,經過研判,認為透過現行法例第241章《緊急情況規例條例》進行緊急立法,是可行方法。有關法例一旦訂立後,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以禁止市民遊行集會、禁止使用Telegram、連登等網絡通訊、禁止刊物出版、進入搜查處所等,權力相當廣泛,違者可被判處最高刑罰終身監禁,條例也不設訂立的時間上限。

港英政府1967年曾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處理六七暴動。有大律師指出,條例已經相當過時,應該予以廢除,否則會對法治或人權造成很大的衝撃。該條文亦十分含糊,有很大的不確定性,若實施的話將會造成白色恐怖。

特首林鄭月娥昨早見記者時,沒有否認有關消息,僅指若能提供一個法治的手段「止暴制亂」,特區政府都有責任去看香港所有法律。

報章專欄引述消息指,特區政府經過研判,認為可以透過《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立法。林鄭月娥見記者時沒有否認。美聯社圖片

《星島日報》署名齊秀峰的專欄引述消息指:「由於街頭衝突日益混亂,有消息指特區政府覺得讓局面惡化下去,最終可能導致警員或示威者出現嚴重傷亡,甚至搞出人命,有需要以緊急立法形式,加強在法理上對局面控制的根據。」、「有消息指,港府經過研判,認為透過現行法例第241章《緊急情況規例條例》進行緊急立法是可行方法。相關法例規定在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認為屬緊急情況或危害公安的情況時,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訂立任何他認為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權力相當廣泛。」專欄又稱,相比由解放軍協助香港平亂,本地立法的震撼性和心理衝擊相對較低,成為最可行的選項。

林鄭月娥昨早被問到有關消息時回應,特區政府至今仍然有信心可以自行處理社會紛爭,而自行處理中最佳的基礎就是法治的基礎。記者之後再追問政府有否考慮訂立緊急法,林鄭沒有否認,僅稱:「所有香港的法律,如果能夠提供一個法治的手段來止暴制亂,特區政府都有責任去睇睇。」

《星島日報》專欄稱,相比由解放軍協助香港平亂,本地立法的震撼性和心理衝擊相對較低,成為最可行的選項。美聯社圖片

眾新聞翻查歷史資料,由陳弘毅、文基賢、吳海傑撰寫的《香港史新篇》第十章《殖民地時代香港的法制與司法》,當中提到《緊急規例條例》(簡稱:《緊急法》)是在1922年2月28日制訂,為了應付當年的海員大罷工。直到1949年,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成立,港英對於香港管治面對的挑戰之下,再根據原有的《緊急法》,制訂了長達137條《緊急(主體)規例》。香港回歸22年,多項條文至今仍適用。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認為屬緊急情況或危害公安的情況時,可訂立任何認為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當中包括就下列事項作出規定:

(a)對刊物、文字、地圖、圖則、照片、通訊及通訊方法的檢查、管制及壓制;

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回應引用《緊急法》的傳聞時說,特首可以批准執法人員入屋搜查市民和審查通訊。她舉例指,可以禁止市民使用通訊軟件Telegram、連登討論區等。

(b)逮捕、羈留、驅逐及遞解離境;

(c)對香港的海港、港口及香港水域和對船隻移動的管制;

(d)陸路、航空或水上運輸,以及對運送人及東西的管制;

(e)貿易、出口、進口、生產及製造;

(f)對財產及其使用作出的撥配、管制、沒收及處置;

(g)修訂任何成文法則,暫停實施任何成文法則,以及應用任何不論是否經修改的成文法則;

(h)授權進入與搜查處所; 

(i)賦權該等規例指明的主管當局或人士訂立命令及規則,並賦權他們為施行該等規例而製備或發出通知書、牌照、許可證、證明書或其他文件;

 (j)就為施行該等規例而批給或發出任何牌照、許可證、證明書或其他文件,收取該等規例訂明的費用; 

(k)代表行政長官取得任何財產或業務的管有或控制;

(l)規定某些人進行工作或提供服務;

(m)向受該等規例影響的人支付補償及報酬,以及就上述補償作出決定;

(n)對違反該等規例或任何在香港施行的法律的人的拘捕、審訊及懲罰;

並可載有行政長官覺得為施行該等規例而屬必須或合宜的附帶條文及補充條文。

資深政治記者張家偉撰寫的《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書中提及港英政府於1967年曾根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頒布了一連串《緊急法令》以處理六七暴動。當中包括禁止遊行集會和示威抗議、禁止「非法廣播」、嚴禁張貼「煽動性傳單」、授權警方進入屋宇搜査及拘捕可疑人物等。其中一項廣為人談論的規定就是:三個人以上的聚集也可被控「非法集會」。《緊急法令》亦有用作打壓報社,書中刊載:

1967年8月9日凌晨,港英警方逮捕左派外圍報章《香港夜報》社長兼《新午報》董事長胡棣周、南昌印務公司董事長李少雄、 《田豐日報》社長潘懐偉及督印人陳艷娟、南昌印務公司經理翟暖暉。港府翌日以「刊登煽動性文字」及「意圖引起警隊成員不滿」 等罪名控告胡棣周等人,並於8月17日勒令《香港夜報》、《新午報》及《田豐日報》停刊,警方兩天後搜査三報所在的大廈,拘捕34人。
中國外交部西歐司負責人8月20日晚傳召英國駐華代辦霍普森,轉交中國外交部的緊急照會,要求英國必須在48小時內撤銷對《香港夜報》丶《新午報》及《田豐日報》的停刊令, 並無罪釋放胡棣周、潘懐偉等19名左派報章記者,否則英國政府必須對此承擔「一切後果」。但霍普森即時拒絕了北京的要求。
48小時限期屆滿,紅衛兵衝進代辦處,並焚毀了代辦處建築物。根據嚴家其《中國文革十年史》的記載,67年8月22日晚,「首都無產階級革命派反帝反修聯絡站」牽頭組織了就「香港英國當局迫害我駐港新聞工作者事件」,在英國代辦處門前召開了「首都無產階級革命派憤怒聲討英帝反華罪行大會」,發生了衝進英代辦處進行打、砸、抄活動和火燒了汽車及代辦處辦公樓的嚴重外交事件。


另外,根據《緊急法》,行政長官訂立的規例可就任何罪行,規定以任何刑罰及制裁,當中包括強制性終身監禁的最高刑罰;至於沒有規定其他刑罰或懲罰的話,則一經循簡易程序定罪,可處罰款$5,000及監禁2年。

大律師:條例過時 或違反人權法治 造成白色恐怖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楊嘉瑋接受眾新聞訪問時說,《緊急法》訂立時是殖民主義的高峯期,條例用於完全控制殖民社會,對於今天的情況已經相當過時,應該予以廢除,否則會對法治或人權造成很大的衝撃,「歷史上以往一些政權要用緊急情況、緊急權力,而實際上唔知幾時會完,台灣(白色恐怖時期)都用咗幾十年啦。」

楊嘉瑋又指,《緊急法》中對於「緊急情況」也沒有一個準確的定義,「一般來講,有咩情況好多國家都會視為係『緊急情況』,例如係戰爭、恐怖襲擊等,但你話香港而家呢個情況算唔算的話,條條例都唔會講到。」、「行使權力本身呢個已經非常之不受限制,可以做的事係有好大的不確定性,呢個唔知佢幾時立法、立咩法的情況,呢種白色恐怖已經係最大的恐怖。」

他表示,立法機關不能夠限制《緊急法》的立法,除非由法庭裁決該規例是違反《基本法》,「司法覆核要有程序、有程序就要時間,中間個影響已經存在喺到。」楊嘉瑋舉例,英國國會對於相關條例會有一定的保障,由法例訂立的行政權力只能維持7日或30日,之後需要再由國會審批。但香港的《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則列明,「根據本條條文訂立的任何規例,須持續有效至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藉命令廢除為止。」

港英政府於1967年曾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處理六七暴動。資料圖片

劉銳紹:若引用《緊急法》會激起更大民怨 

曾出版《我從六七暴動到今天》的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認為,若政府引用《緊急法》,會令當下的情況更混亂,同時也會激起更大的民怨和民憤,「嗰時(1967年)係殖民地社會,經濟亦唔係好似而家咁樣,資訊唔係而家咁發達,港英政府再透過佢嘅宣傳機器,當時左派只得6萬人,左派唔係社會上主流的支持者。」、「而家資訊咁流通,唔會咁易被你欺騙,三個人走埋一齊就犯罪?今時今日邊個會接受你咁樣的法律。」

六七暴動期間,《緊急法》曾被用於禁出版和拘捕記者。劉銳紹認為,現階段政府不會這樣做,最大分別的是現時香港有《基本法》,當中出版、言論和新聞自由受到保障,不能再以當年的殖民地管治方式鎮住局面,「你真係用呢種方法,激起香港人反彈、激起全世界來砌你,點會咁蠢呢?」

劉銳紹又指出,港府實施《緊急法》是「百害而無一利」,認為短期內無須擔心立法,估計當局會繼續用現時策略,將示威者「污名化」、製造暴徒形象,與當年港英政府無異,「佢而家做啲嘢係當年港英政府做緊,係陰濕,你睇佢製造暴徒形象,係整緊陷阱俾你跌落去。」、「警察做臥底喬裝不同身份的人,呢啲咪當年港英政府啲嘢囉,佢淨係搞呢啲已經有效果。」他分析,料局勢完全失控時,政府才會考慮引用《緊急法》。

 劉銳紹指,警察派出臥底將示威者「污名化」、製造暴徒形象的策略,料短期內無須實行《緊急法》。資料圖片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認為,實施《緊急法》等同戒嚴,即取消市民和平集會的權利,而後果與出動解放軍的差別不大,反會激起民憤,使「和理非」市民繼續與政府敵對及割裂,造成反效果,「你估香港人會乖乖地靜晒落嚟,定係繼續出來抗爭呢?」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