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MeToo集會播兩女被捕人錄音:法院非密封羈留室內遭全裸搜身


平等機會婦女聯席昨晚在中環遮打花園舉行「反送中#Me Too」集會,主題為「追究警察性暴力,捍衛香港人尊嚴」,回應近日警方在拘捕示威者時,被質疑的性暴力事件,大會宣布超過3萬人參與,警方稱高峰時有1.15萬人。多名涉嫌遭警方使用性暴力對待的事主上台發言,包括稱被警方要求全裸搜身的女事主呂小姐、天水圍走光少女、6.12在立法會煲底被捕時被扯高上衣的女示威者、北角社區主任仇栩欣等。

集會播放兩段錄音,稱涉及兩名反送中運動的女被捕人士,她們表示,曾經在非完全遮蔽的法院羈留室內,遭女警要求全裸搜身。

「反送中#Me Too」集會人數眾多,人潮湧出遮打道。美聯社圖片

大會呼籲在場人士用紅色唇膏,在手臂寫上「#Protest too」,效法外國反性侵的「#me too」運動,集會人士亦獲派發紫色絲帶及紫色玻璃紙。現場所見,集會者以女士居多,但亦有一些男士的身影。集會晚上8時尚未正式開始,遮打花園已接近爆滿,其後人潮更陸續填滿皇后像廣場,更湧至遮打道及電車路來回行車線。集會開始前,大會呼籲在場人士以紫色玻璃紙覆蓋手機燈,頓成一片紫海。集會人士情緒高漲,每當台上講者提到有關警方濫用暴力的行為時,台下高呼「黑警可恥」等口號。

大會播放兩段自稱為反送中運動女被捕人士的錄音帶,講述在被捕後所遭受的不合理待遇。第一段錄音的女事主指,看到呂小姐遭全裸搜身的記者會後,令她鼓起勇氣將其經歷說出。她說,在被捕扣押後,被帶上法庭「過堂」,上庭前被兩名女警以「法院的搜查要求比較嚴格」為由,要求她在法院的羈留室,脫去包括內衣褲在內的全部衣物進行搜身。她形容,當時羈留室是毫無遮蔽,鐵閘打開,並無任何窗簾遮擋;羈留室轉角就是走廊,走廊上的男女警,只要經過就可以看到羈留室內的情況,她更不知道當時羈留室內是否有閉路電視。她指,隨後有女警戴上手套檢查她的衣物,並要求她蹲下起身3次,令她感覺被當成是毒販,感到前所未有的屈辱。她又稱,女警在過程中一直喝罵她,甚至稱呼她為「曱甴」,她感到不被尊重,形容事件對她造成陰影,影響她對執法人員的印象,「我本身以為法院係一個莊嚴嘅地方,但估唔到都會發生咁離譜嘅事。」

另一段錄音的女事主則表示,在開庭前約兩小時,她才知道要上庭,到達法院後,有女警帶她到一間囚室,囚室三面是牆,一面是閘,經過的人都可以看到裡面的情況。她說,女警要求她脫衣搜身,她當時感到愕然,並詢問女警是否連內衣褲也須脫去,而該女警態度惡劣地說:「是」。當時事主感到驚怕,不敢反抗。她脫去衣物後,女警戴上手套檢查她的衣物,又要求她蹲下起身3次,期間著她要「蹲低啲」及「擘大啲對腳」,並要求她脫鞋檢查。事主稱,整個過程約4至5分鐘,她在搜身後因感到委屈及受侮辱而落淚。女事主表示,她在前往法院前已被警員檢查衣物,因此對於到達法院後仍要受到如此對待,感到不合理及不受尊重。

有人用手機展示追究警方性暴力的標語。美聯社圖片

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發言人在台上表示,協會上星期進行網上問卷調查,收集在反送中運動期間發生性暴力事件的數據,截至周二中午12點,已收到221份有效問卷,當中有46人表示有遭受過性暴力對待,當中包括41女5男,行為包括:觸碰身體敏感部位、被人恐嚇或有人企圖對當事人進行性侵、以及被人用性意味的說話挑釁、侮辱或恐嚇。在46宗個案中,最主要的施暴者為警方或其他執法人員,涉及23宗個案;其次為政府或建制派的支持者,涉及18宗;另有4宗涉及示威者為施暴者的個案。

協會發言人分享其中一個被警方行使性暴力的案例,當事人在問卷中表示,被警員(沒提男或女)以硬物磨擦陰蒂,亦被警員餵食利尿藥物,卻拒絕她去廁所的要求,令當事人當場失禁。另外有8宗個案,是在警署或收押所內發生,而大部分個案涉及的施暴者不只一人。發言人又指,受害人中只有1人有報警,因為大多數人都認為作用不大,而且可能會被控更多罪名。

呂小姐(右三)說:「政府愈打壓,我哋就要用愈強烈嘅方式話畀你哋聽,我哋係冇錯。」鄭靖而攝

早前召開記者會控訴警方不合理全裸搜身的女被捕人呂小姐(化名),也有出席集會。協助她的蔡梓蘊律師首先指,前日警方在記者會上的說話,是對呂小姐造成第三度傷害,又指呂小姐從沒提過自己真名、沒提及時地人,只提到兩名警員編號,但相信兩名警員必定搜身無數,質疑警方為何可以決定所搜集的資料是有關呂小姐,又指「相信邊一位講真話,邊一位講假話,大家心裡會有決定。」

以口罩眼鏡遮掩面部的呂小姐發言時,首先感謝在場人士,台下隨即傳來掌聲以示支持,又高呼「支持你」,呂小姐語帶哽咽,發言時一直略為抽泣。她指,想說「對不起」,因為她短時間內不能再上「戰場」。呂小姐表示,前日聽到警方的說話後,整晚都睡不著,只是哭泣及憤怒,又指自己已承受不了再次公開發言,這次會是她最後一次,呼籲所有受傷的人都站出來說出事實。說到尾聲,她收起略帶顫抖的聲線,以堅定的聲音說:「如果我行得出嚟嘅話,我一定會再行出嚟,話畀呢個政府聽,你愈打壓我哋,我哋就要用愈強烈嘅方式話畀你哋聽,我哋係冇錯,爭取自由民主係冇錯,錯嘅係打壓我哋嘅政權。」當她說希望終有一天可以與大家在「煲底」相見時,全場亮起紫燈,並一同高呼「煲底見」的口號。

天水圍警署事件中的走光少女Chloe質疑,警方的回應是「blame the victim」。鄭靖而攝

天水圍警署事件的走光少女Chloe(化名)亦以口罩及太陽眼鏡遮面上台發言。她指,當時被大量男防暴警員腳踢及以警棍毆打、扯頭髮及叉頸、用手肘壓緊其胸口、用索帶索緊其雙手,又被辱罵「臭雞」、「八婆」。當她的裙子被扯起時,要求抬起她的警員讓她站起來,但警員甚至將她抬得更高。對於警方稱是因為她著裙並激烈掙扎才露出內褲,她認為說法可笑,質疑將責任歸究在她的衣著上,是「blame the victim」,因為重點並非她的衣著,而是警方的過分武力。Chloe指,沒有對事件感到羞恥,因為從不認為自己有做錯,不會因此而不敢走出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