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疑問一:真/假記者;合法/非法採訪?


八月十一日晚上,在「反修例」示威者佔據銅鑼灣道路期間,有示威者打扮的黑衣人制服另一些示威者,惹來在場記者質疑,大聲查問:「你是示威者?還是警察?是否便衣探員?有沒有(警員)委任證?」該名黑衣人反問:「你有無記者證?」記者立即出示記者證,並表明來自哪家新聞機構。

以上的一幕,令人印象深刻,但其實自六月初以來,類似情況不時發生,更有記者在示威現場被警員質疑記者證是假的。本文循新聞自由理念、法律保障和限制等,以問答方式解說一些疑問,包括:誰是記者?配備記者證是否必須?有否「合法採訪」和「非法採訪」的區分?

本文提出,當「假記者」、「記者證是假的,或很容易領取的」、「非法採訪」等質疑在市民大眾之間廣泛傳播,這將給予警方和當局藉口,硬性規定由政府核實記者身份,並簽發記者證。一旦實施這些限制,香港的採訪自由及新聞自由將消失殆盡。 

6.12當天,穿著黃色反光背心的記者群,在立法會外金鐘一帶,採訪反送中運動第一場大規模的警民衝突。

問:誰是記者?記者有沒有真、假之分?
答:在真正享有新聞自由的地方,任何人都可以當記者,包括一個人開辧一份報章,由自己出任記者,並採訪和報道新聞,執政當局並不阻撓。在香港,開辦報刊不需經過政府批准和領取牌照,只需填妥註冊表格,繳交一千多元,便完成登記手續,詳情見:《本地報刊註冊條例》第7及18條; 以及《報刊註冊及發行規例》。香港有各式各樣的報刊,一些是公開發售,一些是免費派發;亦有大學學生會的報刊,以及大學生的實習報章等。

隨著互聯網的迅速發展和智能手機的廣泛使用,香港跟很多地方都湧現大量網絡媒體和自媒體(WeMedia),人人可以自由開辦網媒,港府至今未硬性規定網媒須辦理報刊註冊手續。自六月初以來,不少網媒和自媒體全力報道「反修例」運動的消息,而香港受眾對它們的熱捧,遠超傳統報刊。

至於記者編輯等職位,香港政府亦未訂明入職要求或施加任何限制。採編人員是由新聞機構自行招請,通常是全職,也有兼職,個別人士亦可當自由工作者(freelancers),把稿件或相片出售予新聞機構。此外,也有一些不受薪記者,例如大學的學生報記者和實習報章記者。近三十年,有些報章或機構亦不時舉辦活動,讓中小學生當校園記者或小記者。

有些網媒設有全職記者和編輯。幾年前,網媒剛興起時,香港政府拒絕承認它們,網媒記者甚至沒法進入選舉特首的會場採訪。幾經爭取後,政府新聞處於2017年底終於讓步,承認一些網媒,並容許它們的記者採訪政府記者會等,但這些網媒要符合多項條件,包括需辦理報刊註冊手續。近年,還出現「公民記者」(citizen journalists),這是指個別民眾自發地進行採訪活動,他們與傳統記者不同,不隸屬於任何新聞機構、且大多不收取報酬,一般使用手機攝錄新聞事件。
 
因此,記者只不過是一種通稱。到底需從事多少採訪報道,採訪哪類新聞,才算得上是記者,並沒有準則。在法律上,亦沒有真、假記者之分;但假冒某一家新聞機構的記者,或者以採訪為名、詐騙為實,則可能觸犯刑事罪行,這要視乎具體手段和目的。不過,要成為「香港記者協會」(「記協」)正式會員,主要收入須來自新聞工作或新聞教育工作。
 
問:在香港採訪時,是否需要配備記者證? 
答:在香港採訪新聞,記者證不是必須的。平日而言,印製名片派發便可以。人家是否接受訪問,不取決記者能否出示記者證。然而,在一些場合,配帶記者證,可免卻向陌生人或執法人員解釋自己是記者。為方便外出採訪,香港的新聞機構一般會替旗下的記者印製名片及記者證,但如果機構規模較細或不甚知名,記者證也未必能發揮功用。「記協」是新聞工作者的行業工會,它發出的記者證在本地的認受性頗高,但只限「正式會員」申請,並需通過執委會批核。如要到外地採訪,香港記者也可預先透過「記協」向「國際記者聯會」申請國際記者證。
 
事實上,沿用多年的《警察通例》只提及,警方在新聞現場如需識別記者身份,是根據新聞機構發出的證件、「記協」和攝影記者協會發出的會員證,但未有規定必須持有記者證。至於近期的警方每日記者會,起初處理較寬鬆,不查記者證,又或看看名片,便讓記者入場。然而,在示威現場則有所不同,香港記者近月已習慣把記者證掛在胸前,既為方便採訪,也變成了一道「護身符」,希望警察在驅散行動時能區分記者和示威者。但一些警察仍指記者阻礙執行職務,或甚至質疑記者證是假的。
 
問:有否「合法採訪」與「非法採訪」的區分? 
答:香港並沒有專門法律規範新聞採訪,不存在「合法採訪」與「非法採訪」的區分。然而,個別記者在採訪時作出違法行為,則可能負上民事甚至刑事法律責任;一旦觸犯刑事罪行被檢控,記者不能以上司指使作為免責理由;罪成被判入獄,是記者本人服刑,而非他的上司。

在中國內地則不一樣,法律明文規定,當記者要取得官方認可的資格,並領有官方簽發的記者證;採訪活動亦受到嚴格規範,一般需取得相關政府部門批准,否則屬「非法採訪」。這些規定有違新聞自由理念,並不適用於香港。否則,本地新聞界將受到極大限制,並失去它現有的監察功能。以近期的「反修例」示威為例,絕大部份衝突都發生在公眾地方,而香港記者向來都享有在公眾地方自由採訪的權利,警方不宜以阻礙執法而驅趕記者,否則等同將這些地方劃成禁區,亦無異於實施局部戒嚴或宵禁,會使到市民大眾沒法知悉示威者和警方當時的行為。

結語

在香港,當記者沒有統一的要求,也沒有「合法採訪」的規範,這是香港跟內地的重大區別,也是香港能享有採訪自由和新聞自由的基本條件,但這不意味香港記者並不專業。市民大眾能迅速得知真確的新聞資訊,主要靠新聞機構員工的辛勤工作。在未來的日子裡,市民大眾以至記者們都應加倍警惕,不宜動輒捉拿假記者,或要求記者在採訪時必須配備認可的記者證等,否則香港沒法再享有真正的新聞自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