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改行寫食評


這個年頭寫政治評論真是回報低風險高的玩意。回報低說的是願意付稿費的「地盤」越來越少, 即使肯付的報紙、網媒,稿費也低得可憐,跟需要付出的心血、知識、 經驗完全不成比例,出稿費也拖得就拖,出稿後三個月才付稿費的比比皆是。

風險高則是近幾年的事,包括在網上、Facebook上被圍攻批判以至人肉搜尋,包括被當權者如梁特發律師信警告,最近還包括到作者工作的地方滋擾施壓,令作者及所屬機構備受壓力,最終逼得封筆以避麻煩。最新近的例子就是庫斯克。

最近他因為「幫港X聲」有組織、有計劃的到他任教學校踩場,逼著校長及校監要他們追究摩斯克有關七警案的評論,又把「黃色教師」的帽子扣在他頭上,彷彿庫斯克做了甚麼不名譽或荼毒學生的行徑。

2月22日晚,號稱3.3萬人出席警察集會。

庫斯克先生以筆名及個人身份發表評論完全是他個人的自由, 即使不同意他的論點,認為他偏頗不公正,在網上、 傳媒上回應批評就好了,有甚麼理由,需要把問題牽扯到學校,牽扯到學生及他的同事身上呢?這除了製造壓力想令人家飯碗、 教席不保以外又有甚麼企圖呢?

若果寫篇政治評論就惹來有勢力團體到工作的地方滋擾搞事,以至失去工作,那言論自由還有甚麼前途呢?再退一萬步看,有警務人員公然在萬人集會「問候老母」,又二度傷害被納粹屠殺的猶太人也「冇事冇幹」,還被某些人捧為為警察發聲。 庫斯克發表評論質疑警察的歪理不過為「被問候母親」 的人和猶太人發聲,卻被整得「雞毛鴨血」,終於被逼封筆。 這是何道理呢?

他的學生以至一般學生看到這樣惡劣的反面教材, 怎能不以為香港社會已變成強權就是真理及是非不分的社會呢?

也許,寫政治評論的人都該轉行寫食評。寫食評至少先吃一頓, 店家不喜歡頂多以後不招待就是,不致於被人上門找晦氣被滅聲。

編者註:庫斯克最近3篇關於「警察集會」的文章如下:

2月21日:近在眼前的1974年(一)

2月22日:近在眼前的1974年(二) 似曾相識的警察集會

2月23日:平庸的邪惡 — 從警察自比二戰猶太人說起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