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逆權運動劍指中央 學者分析如何走下去


反逃犯條例修例運動發生超過兩個月,由原來的本地示威事件,演變成國際新聞事件;由原本針對香港特區政府,發展至中國變成示威者的策略對抗目標。綜合各位學者的論述,美國因素令港府急急由對話變成強力鎮壓,中央政府現時以宣傳戰支持港府執法,維護警隊尊嚴,但若運動持續至十一國慶,將不利北京這種政策。假若運動一旦結束,有學者憂慮,中國政府會更為專權,加強打壓香港,但運動的影響,可能比2010年的茉莉花革命觸發的阿拉伯之春更大。

多名學者上周五出席眾新聞與浸會大學新聞與研究所合辦的第六場【修復香港】研討會,討論運動為何引起中國憂慮及應對之道。

中國向來憂慮失去對香港的控制,而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民主回歸派」行事時總是考慮中國是否接受,但恆生大學社會科學系講師鄧鍵一指出,香港近20年來的社會運動,很少直接針對中國,但今次則明顯知道風波之後的中國因素,而參與者亦清楚意識香港對中國的重要性,包括香港在中美貿易戰中的角色,香港外匯市場對中國的重要性等,故此把中國變成策略對抗目標,並把事件國際化,例如發起聯合國聯署,又在海外報紙登廣告等,其目的並非真的要跟內地「攬炒」,而只是作為一種博奕策略。

香港大學政治及公共行政學系榮譽講師袁彌昌。

香港大學政治及公共行政學系榮譽講師袁彌昌同意,示威者其實不想「攬炒」,只是清楚理解內地的底牌,例如不會出動解放軍,中國政府亦不敢取消「一國兩制」。他指出,港府一直採取拖延策略,8月下旬更主張搞對話平台,但近日卻採取強硬手段,包括反對多個集會遊行,大規模拘捕包括立法會議員在內的示威者,顯示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面對很大壓力,而這是因為建制派要員近期獲悉美國國會很有可能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故此要在國會復會前,盡快平息事件。

浸會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閭丘露薇(左)和恆生大學社會科學系講師鄧鍵一。
 

有多年內地採訪經驗、熟悉中國媒體運作的浸會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閭丘露薇指出,中國政府除了憂慮失去對香港的控制,亦害怕反修例風波對內地產生影響,故此在6月15日林鄭月娥宣布暫緩修例前,基本對修例隻字不提;但當中央表明支持港府就修例所作決定後,宣傳亦隨之增加,其策略仍是把一些不存在或者期望製造的議題,透過官方媒體報導來引起討論、打擊對手和凝聚共識,但手法則更軟性,例如以粉絲團等流行文化形式引起熱議。她舉例稱,當有人把尖沙咀旗杆上的國旗掉進海裡後,官媒隨即發起「護旗手」運動,此舉既可提昇內地民眾的愛國熱情,亦可以打壓香港示威者。她續稱,當香港警方被批評濫權後,高舉警察威嚴和公正性的內地政府,隨即發起支持香港警察的運動,以免事件脫離「警察威嚴不能挑戰」的框架。

她指出,以內地須維護警察尊嚴的傳統,香港沒有多大空間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她舉7月30日在葵芳地鐵站旁多次舉槍指向圍攏的市民為例指出,香港人認為這是警察濫權,但在內地,這名警員則被官媒形容為英雄,這種撐香港警察的背後,就是要確立14億中國人民都支持警察,如成立調查委員會,會令民眾感到混淆,從而減低內地警察及維穩機器的威信。

面對這些中國因素,閭丘露薇指出,事件拖的時間越長,越會影響內地人民的想法。試想如果風波持續到十一國慶,人民會質疑,為何警隊一個多月仍未平息風波,其威嚴便可能受到挑戰。

不過,恆大講師鄧鍵一憂慮,風波平息後,中國政府會更為專權,加強打壓香港,而應對之策,就是在打壓的萌芽時期強烈反對。袁彌昌亦預計,未來中央政府對香港的報復將會很暴烈,但他認為無論是「和理非」或者「勇武派」,都要思考自己如何成為強權的遏制力。而港人在內部制衡失效後,尋求外力的國際制衡,不失是一個方向。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客席副教授羅永生表示,現時未知運動的結局,是否會變成戰爭或革命亦未可料,但無論如何,今次香港抗爭者的抗爭方式,已經被放上國際層面,很可能會像阿拉伯之春般,啟發或影響其他地區如台灣的一些活動。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