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一場鷸蚌相持的抗爭──2019盛夏手記


【撰文:素心】

這個暑假就像一場沒完沒了的惡夢,儘管開學了,依然惶恐慌亂……
 
本來是鴻運當頭的號碼,「831」竟然成為香港人的詛咒。五年前,尊貴的議事堂落閘封頂,喝醒了一國兩制的美夢。今年,要政府撤回惡法的抗爭水銀瀉地,浩氣洋洋。可惜每一次表態之後,當權者依然故我。抗爭升溫了,每次衝擊之後,警隊三番四次襲擊沒有反抗動作的示威者,無論事後怎樣解說,失控的表現已令警隊蒙上污名。在當前的社會氣氛下,這些行動無異向抗爭者遞上悲憤的汽油彈。

8.31,有抗爭者在灣仔軒尼詩道東西行東線上堆放雜物路障並縱火,險象横生。美聯社

「反送中」本來是民間的和平起義,充其量可理解為中港之間的矛盾已發展成深入膏肓的惡疾。可是到了今天,它的矚目之處演變成連綿不斷的警民衝突和對市民生計的打擊。就抗爭的發展來說,它已被騎劫,偏離了主題,轉移了社會視線。於是,當權者一句「止暴制亂」就概括了事件的性質,再動員所謂的「民意」,繼續掐摘「她」的黃台之瓜。
 
既然口風都下來了,那邊動用的警力不斷升級,抓捕核心人物的規模不斷擴大;這邊勇武的手段愈來愈激烈,衝擊和破壞的對象也愈來愈多。一次又一次的惡性循環,結果,被捕者過千人,而受傷的多數是參與度較低的追隨者而非最勇悍的骨幹份子。另一方面,新學年開始了,警察的子弟正受到校園欺凌的威脅,誰保證這種焦慮不會變成警棍的力度,敲打在無辜者的身上?
 
記起一個誰都不願印證的說法──歷史是一部「相砍書」,犧牲的往往是核心以外的無辜者!這場正義的抗爭還要以這種警民衝突不斷升級、市民與市民之間謾罵毆鬥的方式撐下去嗎?抗爭的預期效果是甚麼?究竟還要多少香港人被捕、受傷、被欺凌才有成功的希望?
 
如果要為撕裂的局面尋根究柢,當權者必定是罪魁禍首。不過要是我們仍然相信老子那句「上善若水」的話,找一個可以迴旋停蓄的地方,澄心淨慮,冷靜地檢討一下,或者會得到一些有利長期抗爭的警惕。

1. 毋忘初心

我們都擔心惡法一天不正式撤回,隨時會死灰復燃,剝奪一國兩制本來賦予的保障。抗爭行動如何將「義憤填膺」的「公義」徹底成全;將「憤恨」轉化為正能量,或者將它的負面影響減至最低?
 
此外,抗爭者之間如何建立互信,面對社會如何確立公信力,讓我們的初心不致丟失在陽光下?這都是持續抗爭不可迴避的問題。

2. 「沒有大台」的後續思考

雨傘運動後期「拆大台」的想法是針對寡頭專制的逆向思維,近月來已有不少評論指出這樣的想法在今次的抗爭過程裡優劣紛呈,必須認真檢討。還有,「不割席」的主張,目的是讓參與者各自發揮、互相包容以達致最好的抗爭效果。然而,抗爭是改革社會的莊嚴使命,不能不考慮行動的成敗得失。如果將「不割席」理解成「不批評」、「不提點」、「不議論」甚至同路人必須唯命是從、「齊上齊落」,那樣的抗爭不是太危險了嗎?
 
古人都懂得「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今天我們應該更加明白,社會並非連登一族的社會。到了適當的時機,或可考慮建立一個像「幹事會」和「評議會」那樣的執行和監察機制,讓抗爭行動更經得起大局變化的考驗。

3. 有破壞才有建設?

抗爭者支持或接受「勇武」作為抗爭手段之一,因為大家都相信沒有破壞就不會觸發管治危機;沒有管治危機就沒有變革的可能。之後要面對的問題就是:要破壞些甚麼?破壞到甚麼程度?如何保障一般人常態生活的權益?如何減少整體社會付出的代價?如何守護我們珍惜的核心價值?這不單是實踐公義的問題,更影響民心士氣,與抗爭的成敗攸關,必須認真看待。

4. 「歷史判斷」與「道德判斷」的考量

「勇武抗爭的理據」本來是個嚴肅的政治倫理課題。也許因為「和理非」的佔中行動未底於成,那份無力感積壓在心頭,很多人都想在遊行、靜坐之外找到有力的抗爭方式,勇武於是成為必要時的選項。近月來經常聽到的說法是:「如果沒有七月一日對立法會的衝擊,送中惡法早就通過了。」這樣說當然有一定的道理,不過以勇武作為面對強權的抗爭手段還須思考以下的問題:
 
A.   「抗爭者衝擊立法會」與「惡法未能通過」是前後相續的兩個事項,它們之間是否存在「唯一因」與「唯一果」的必然關係?
 
B.   「勇武」的行動是否也衝擊了社會的其他核心價值?
 
C.   不文明的對手會以更沉重的制度暴力對付抗爭者,抗爭者的勇武程度會隨之而提升,造成惡性循環。
 
D.   那一仗的勝利是決定性的還是過渡性的?
 
回到送中惡法的議題,它的確沒有通過立法會這一關而「壽終正寢」,但這兩個月來的抗爭形勢比起百萬人上街示威的那段日子真的更有希望嗎?今天社會大眾更關注的是警民雙方暴力升級和它的破壞程度等問題,抗爭者正一步一步陷入於心不忍又進退兩難的困局。

8.25荃灣警民衝突,警察在這場持續兩個多月的運動中,開了第一槍示警。美聯社

E.   以下的類比或者未必與當前的抗爭完全吻合,但值得深入思考:
有人說第二次世界大戰亞洲戰事的結束,關鍵在於美國向日本投下了兩枚原子彈……然而,到今天為止,所有國家都沒有再使用原子彈或比它更厲害的放射性武器,並且傾向於訂立條約禁止使用它。按歷史判斷,論成效,日本投降證明了原子彈極可能有徹底打敗敵人的威力;按道德判斷,論善惡,世界各國還是戒急用忍,以按「兵」不動為上策。
 
勇武也許就跟原子彈一樣,有「輻射」的風險。

5. 「四捨五入」──0與1兩極化的立場取向

當前社會的撕裂程度比「佔中」期間更嚴重──支持抗爭的媒體與傳統建制派的一樣壁壘分明,選材靠邊站。有關的報導和文宣作品全都以立場取捨資訊和決定報導的主題。在抗爭者的閱讀文本裡「沒有暴徒,只有暴政」,因為對方錯了,我方動機正確,於是一切都大義凜然,甚麼手段都是對的;儘管不全對也情有可原,至於所犯的錯誤都微不足道,大眾應該包容體諒。以煽情的訊息鼓動抗爭,當然可以凝聚士氣,但失去了持平的態度會流於意氣衝動,令行動變得激情有餘,理性不足,直接影響受眾的表現和抗爭的成效。

6. 驚弓的憤怒鳥

群眾獲得抗爭訊息的渠道眾多,傳訊者的水平參差直接影響訊息的質素,而且訊息流量大、速度快,稍一脫節便跟不上形勢。再加上及時發佈訊息會給人先知先覺的印象,許多傳聞未經認真查證,過目即傳,結果以訛傳訛造成種種誤判和恐慌。
 
拆燈柱事件就是典型的例子──有人傳出智慧燈柱安裝了人臉識別系統,示威者未必人人懂得查證專業的科技知識,結果迅速形成了「共識」,聚集群眾攜帶工具拆毀了多支智慧燈柱,令社會蒙受損失之餘,更予人鹵莽衝動的感覺。至於在機場毆打內地記者及誤以對方為臥底而施襲的其他個案亦相類似。緊張的社會氣氛本來已令人情緒不安,再加上抗爭者的身份壓力,敏感和暴躁變成慣常的反應,對自己和整個抗爭行動都帶來負面影響,必須認真檢討。

7. 抗爭現場的權力轉移──我就是判官!

按照那個經典的比喻,群眾在當權者的高牆下本來只是脆弱的「雞蛋」,但在示威者佔據的範圍裡,他們忽然孵化成現場的主宰,徹底宣洩自己的憤慨。他們憑著平日認取的資訊和判斷針對某些人或設施,甚至做出以強凌弱、以眾暴寡的行為。這些情境我們都能接受嗎?
 
因為抗爭碎片化,每個人只代表自己或某個自由組合的團隊,不需要向任何權責機制有所交代。這種抗爭方式若論自主自決,當然值得肯定,但「碎片」易放難收,要整頓綱紀做好群眾管理,實在難以入手。今天的當權者要對付這種洪流式的抗爭當然疲於奔命,但將來抗爭行動或勝或負總要停下來,如何協助這些曾經亢奮或創傷的「判官」回到生活常態,重新接受社會規範是個棘手的問題。

8. 「抗爭代理人」的迷思

看到一些銀髮族的文章說,因為自己一代人的懦弱,促成了當前的暴政;看到年輕人不怕死為他們爭取應有的權益,感到十分歉疚,要向他們說一聲「對不起!」……這樣真誠的人生反省,年輕人看了當然鼓舞有加,若對同齡群組說出來,喚起老驥伏櫪的正義感,發揮長者的智慧,護養年輕人的初心,實在功德無量。不過另一方面,真的很不幸,筆者不只一次聽到有些勇士就用上述的「歉疚」原因,憤慨激昂地指罵那些與他們爭抝的長者。那一刻,粗言穢語竟然顯得不那麼難聽了。
 
這當然不是真情剖白的錯,但在意氣劫持一切的抗爭語境裡,文宣武器的殺傷力是不容低估的。

開學了,抗爭還未止息,昨晚多個地區發生警民衝突,警方在大埔墟站拘捕多人,很多都是年輕人。

後記

《孫子兵法》開宗明義第一句就是:「兵者……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面對制度暴力的抗爭何嘗不然?
 
在爭持不下的關鍵時刻,如果不想成為漁人慶功宴的點心,進退有度、守護初心是每個同路人應該銘記的忠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