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疑問三:被陌生人拍攝容貌?


在「反修例」示威的不同場合上,一些參與者被不明來歷的人士拍照。隨之而來,有些示威者或他們的支持者以保護年青人為由,阻止並非記者的人士在示威現場或周邊拍攝,連舉起手機攝錄現場也被叫停,遇上說普通話的拍攝者,更追著他們盤查身份和意圖。七月一日前後,筆者和幾個朋友都分別遇上這種阻攔,有時只是一句「唔好影」,有時則弄得頗不愉快。

近期,更發生多宗捉拿「假記者」的事件,甚至在記者會的場合,出席者之間亦出現對質,查問對方是否「真記者」。八月二十日下午,在警方例行記者會上,內地女子陳曉前拍攝其他記者的容貌,並上載照片到微信。會後,有香港記者向她查問是哪家報社,為何拍攝在場記者。之後,更多香港記者趨前查問,要求她出示記者證。陳僅出示廣東電視台名片,顯示她是融媒發展部總監。

當晚,廣東電視台發聲明,指陳是該台的香港站站長,擁有內地註冊記者資格,對陳受到不禮貌對待表示強烈譴責。陳亦在微博發帖,表示非常氣憤,指有香港記者要查她的記者證是匪夷所思,認為「大家都是記者,都有採訪權力(利)」,警方讓她採訪記者會已證明她的合法身份。她解釋,當天拍攝其他記者提問並傳回廣州,是讓編輯詳盡了解記者會情況。

本文嘗試釐清:到底在示威現場或其他公眾場合,個別人士可否阻止陌生人拍攝自己的貌容? 

相關閱讀:
疑問一:真/假記者;合法/非法採訪?
疑問二:外來記者打黑工?

內地記者陳曉前(紅衣者)上月在警方例行記者會上,因拍攝提問記者的容貌,並上載照片到微信,被香港記者質疑其記者身分,並要求她出示記者證。直播影片截圖
 

問:記者在街上應享有採訪自由,但一般民眾有沒有拍攝的自由?

答:示威者以至一般市民應明白,在任何日子裡,只要走到香港的街上,便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人。同時,任何人都可以在街頭拍攝,這是香港居民和外來訪客都享有的自由和權利。香港特區《基本法》第27條保障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而為鞏固這些權利,第39條規定《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公約》)在香港沿用的條文於九七回歸後繼續有效。《公約》第十九條保障人人享有表達自由,這包含了每一個人都可自由使用某一種媒介收集和傳播資訊。

因此,在街上自由拍攝,並非記者獨享的特權。大眾給予記者方便,是基於對新聞自由的尊重,也源於昔日只有新聞媒體才有足夠人力物力將重要訊息廣為傳播。然而,時至今日,任何人都可以單憑自己手機紀錄和傳播訊息。再者,現今的長鏡頭拍攝技術先進,而監察用的攝錄機亦遍佈香港街道,要在示威者毫不察覺的情況下,拍得他們的清楚容貌,絕對是易如反掌的。以七月一日為例,多家電視台在立法會大樓外面直播示威者的衝擊行動,這些畫面立即被廣泛傳播,全港市民以至外地觀眾都可以看到,示威者和他們的支持者實在沒必要在立法會外圍攔阻其他人士拍攝。
 
問:一般市民可否捉拿「假記者」、阻止「非法採訪」?

答:香港法律對記者身份和採訪行為都沒有特別規範,更未賦予一般市民捉拿「假記者」和阻止「非法採訪」的權力。然而,在近期「反修例」示威場合,一些人士因拍攝示威者的容貌被圍堵,個別更遇到極端的對待,包括刪除相片、搜身,甚至毆打等。涉事場面的影片廣為傳播、極其哄動,這肯定損害香港和示威者的形象。再者,一些不文明和不人道行為可能觸犯嚴重罪行,包括非法禁錮、刑事恐嚇、刑事毁壞、襲擊他人等。

問:遇上陌生人在公眾場合拍攝自己的容貌,可以怎麼辦?

答:香港法律並不保障肖像權。就算在其他地區,個人肖像受到法律保護的,一般也只規管照片的刊登,而非限制拍攝的行為。因此,市民大眾在香港的公眾地方遇到陌生人拍攝自己的容貌,不能以享有肖像權而阻止對方拍攝。

早於上世紀九十年代中,香港已製定《個人資料(私隱)條例》(《條例》),規範個人資料的收集、使用和儲存等,以保障市民私隱。《條例》訂明,收集個人資料時,要使用公平和合法的方法,而個人資料包括個人照片等。

不過,一般而言,市民無法以《條例》阻止陌生人拍攝自己的容貎。其一,《條例》只適用於「可識別身份」的個人資料。舉例說,甲在街上拍攝乙,又知道乙是誰,或打算找出乙是誰,才受到《條例》的規管;但如果甲不認識乙,亦不打算查出乙是誰,則不受《條例》規管,因為甲只拍攝了一些不知身份的人物照片。

其二,私隱專員公署接到具體投訴才展開調查,乙在街頭被甲拍攝容貌,但乙並不認識甲,又不知他拍照後的去向,如何向公署投訴呢?其三,就算被公署裁定違反《條例》規定收集個人資料,該名人士不會馬上被罰。公署先發出「執行通知書」,要求他以後應按規定收集個人資料,假若他違反「執行通知書」才會被檢控。

綜上,個別人士在公眾地方發現有陌生人拍攝自己的容貌,只好避開,因為香港法律並不保障肖像權,而《條例》亦難以發揮任何保護作用。事實上,監視技術日益先進,據說在不久將來,單憑一個人的步履,便可認出他的真正身份。這種技術一旦被廣泛應用,將來市民走到街上,用帽子和口罩遮蓋容貌、阻止陌生人拍照、捉「假記者」等,都沒有任何保護作用。這種發展趨勢看來頗為悲觀,但大眾今後的努力應對準目標,包括加強規範監視器材的使用、並促使執政者的決策和行動更透明和問責。
至於記者們遇到的情況不大一樣。香港近期事態舉世觸目,吸引了不少外地記者前來採訪。在新聞現場,本地記者經常發現不少自稱是記者的「生面口」,這些人士的做事方法亦可能有別,但如果立即聯想到這些都是「假記者」,甚至攔截和查問他們,則很容易引起誤會。

在記者招待會上,遇到有陌生人拍攝記者容貌,直接對質並非最合適的做法。一方面,記者招待會算是半公開場合,出席的記者們被拍攝,是頗常見的。一直以來,電視台攝影師在記者會上不但拍攝主辦方的發佈,還拍攝會場情況和出席的個別記者,以方便影片剪接,但由於使用專業攝影機,出席者和記者們就算被拍容貌大特寫亦未必察覺。然而,今時今日的情況不一樣,新媒體記者通常只用手機拍攝。由於動作明顯,被拍攝的人會立刻知道,甚至感到冒犯。但從另一角度看,記者招持會通常在私人場地舉行,記者們只是訪客。遇到疑惑和不安,如可能的話,不妨跟拍攝者閒聊,多了解對方身份,又或跟主辦方反映,由他們出面代為調停。

結語

香港市民享有的表達自由和新聞自由,要靠大眾一起去維護。因此,每一個人都宜多加認識相關內涵。一方面,要珍惜和維護自己的自由和權利;另方面,亦應本著人人平等的原則,尊重別人的自由和權利,不應對別人施以不合法、不合理、不合乎比例的限制;更絕不能因懷疑人家別有企圖,可能對自己不利,便加以私刑對付。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