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買「觀星筆」被捕後不足一月 方仲賢再因盜竊罪被捕 兩抓兩放疑警方有私怨


浸大學生會會長昨日(3日)凌晨12時許在旺角被捕,警方指在身上發現不屬於他的財物,涉嫌干犯「盜竊罪」,被押回旺角警署,其後因頸部不適轉送醫院,至昨日下午4時許獲無條件釋放,扣留約15小時。旺角警區指揮官韋能治昨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聲稱,警方當時有給予機會方仲賢解釋,惟他未能提供合理解釋,故將他拘捕。方仲賢今日召開記者會交代被捕經過,反駁警方指當時他已向警員展示與失主聯絡的通訊內容,警員曾一度確認不會拘捕他,但最後他仍被拘捕帶回警署。

上月6日晚上7時許,方仲賢在深水埗購買觀星筆後,被警方以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拘捕,送往深水埗警署後,因身體不適再被轉送至明愛醫院,至翌日下午6時獲無條件釋放,扣留約22小時。事隔不足一個月,他再度被捕,並同樣獲無條件釋放。

方仲賢(中)聯同科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吳一鳴(左)及教大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會長梁耀霆(右)召開記者會。鄭靖而攝

方仲賢聯同當晚見證事件的科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吳一鳴,以及8.31在太子站被捕的教大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會長梁耀霆召開記者會。方仲賢指,當時他與吳一鳴在中大罷課集會後,得知梁耀霆從葵涌警署釋放,本來打算乘Uber到葵涌接梁耀霆,但因所召車輛被警方所設的路障阻礙,二人未能上車,遂改與梁相約在旺角吃宵夜;當二人轉入彌敦道走向旺角方向之際,兩隊速龍小隊圍成半圓,包抄二人及附近其他市民,及後更一湧而上,將所有人制服,並施放胡椒噴霧,其後警員又著眾人蹲下,進行搜身及搜袋。

對於警方昨日記者會上的說法,方仲賢直斥說法荒謬。他指,警員向他搜身的時候,他主動拿出一個銀包,並向警員說明,銀包是他在中大集會時,受中大學生會所托,交還予浸大失主同學;而他當時亦向警員展示他與失主聯絡的電郵內容,及其後與失主相約交收的WhatsApp內容。他說,當時警員著他致電失主,但電話未有人接聽,其後他曾詢問搜身警員,會否控告他盜竊,當時警員向他表示不會,惟該警員向現場上司請示後,即指他涉嫌盜竊罪,要將他帶回警署協助調查。

方仲賢表示,當時已即時向警員交代與失主聯絡的電郵(左)及WhatsApp(右)內容,反駁警方昨日的說法。方仲賢提供

方仲賢說,在他被押上警車時,有在場傳媒及社工問他姓名,他在回答後,被押解他的兩名警員大力捏頸,並恐嚇他:「邊個畀你講嘢,如果你再講嘢就死X緊。」他去到旺角警署後,警署內多名警員鼓掌,並問他:「暴徒做乜扔磚呀?」又不斷以粗口惡言相向。他在旺角警署逗留約3小時後,因頸痛被送至醫院。最後失主親自前往警署解釋,方在沒有落口供的情況下,獲無條件釋放。

方仲賢指,兩名警員在押解他上車期間,大力捏他的頸。三人示範當時方仲賢被捏頸的情況。鄭靖而攝

他批評警方濫捕的行為,「我之前講話,你就算落街買嘢食或者行過,只要係身處警署附近,或者附近有示威活動,你行過呢個地方,你就係有罪。呢次經歷,完全反映出呢段說話係切實存在。」方仲賢說,他感受到是次拘捕,極大可能有私怨成分,因為現場被制服的一群人中,只有他被押返警署,而他亦已在現場展示有關證據,表示自己已聯絡事主,但警方仍以盜竊罪拘捕他,十分不合理。方仲賢表示,不會經由警察投訴課或監警會投訴,會跟律師商討,考慮提出民事索償。

另外,繼早前收到恐嚇訊息後,方仲賢表示其母昨日收到消息,有人出價8萬元找黑社會斬他,但他表示不會考慮向警方備案,「佢哋(警黑)都係咁合作,佢哋(警察)會唔知咩,會唔會分分鐘,懷疑係佢哋(警察)幫手搵人都唔奇。因為佢哋兩次對我拘捕,兩次都冇得起訴我,心有不忿係十分正常的事,呢個係我嘅推測。」他表示會考慮聘請保鑣,但強調不會因而卻步,拒絕白色恐怖。

至於8.31在太子站被捕的教大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會長梁耀霆,他表示當晚從尖沙咀上港鐵,到太子站後,因車站停止運作而沿扶手電梯,打算前往大堂離開車站,期間在電梯被大批速龍小隊警員圍困並拘捕。梁耀霆指,當時警員只向他們表示以非法集結罪拘捕,沒有提到涉及何處的非法集結。他指,其後他被帶回葵涌警署,被扣留約47小時後,獲無條件釋放,惟被警方扣留兩部手機及一張學生八達通,表示作調查之用,亦沒有表示將調查至何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