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8.31太子站女被捕者哭訴被男警摸胸、女警監視如廁 教大學生會會長身穿西裝路過同被捕


8.31太子站被捕的龍小姐(化名)和教育大學學生會會長梁耀霆,講述被捕經歷。

兩名在8.31太子站被捕者,周三(4日)在立法會議員毛孟靜陪同下見記者,批評警方濫捕,並以過度武力、性侵犯、凌辱方式對待被捕者。

女被捕者龍小姐(化名)穿上連帽外套、戴上深色太陽眼鏡及黑色口罩示人,她未有透露被捕詳情,僅指她在過程中沒有受傷。她憶述,警方要她與其他被捕人士面壁,如果有人出聲,會被警員粗言穢語呼喝。由於角度問題,她仍能見到月台其他地方,其中她見到一名男子被速龍用警棍打到嘔白泡,男警即場「搓心口」,但他無反應,有警員嘗試喚醒他、問他叫什麼姓名,他都沒有回應。龍小姐指,十多分鐘後,有4名消防到場,並將傷者帶走,她不知道傷者此後的下落,亦不知道他是否被送到瑪嘉烈醫院,當時尚未有救護員到場。

龍小姐(化名)在記者會上哭訴,她被扣押在葵涌警署時,曾被一名男警觸碰胸部,又被兩名女警直視如廁。對於林鄭今日宣布撤回《逃犯條例》修訂,她回應指:「唔係政府講(撤回)兩個字,就可以平復到我哋個痛楚。」港台直播影片截圖
龍小姐(化名)目睹有人被速龍打至嘔白泡,惟她未能從傳媒拍攝的相片中確認是否她見到的人。THMK提供

據龍小姐了解,所有在太子站被捕者都是涉嫌非法集結而被捕。她說,警方押解被捕者往警署期間,有警員以「曱甴」、「臭閪」來罵被捕者。她在警車上見到警員的點名名單(8.31被捕者名單),見到有個別被捕者的名字有紅色highlight,旁邊打了5粒星,並有特別標註,她舉例指,當晚在銅鑼灣被捕的社工陳虹秀,名字旁寫了「知名社工」。

龍小姐提到,她在葵涌警署內有兩次不遇快經歷。她哭訴,在警署停車場位置,有一名刑事偵緝部男警,用手觸碰她的胸部,當中詳情她不便透露。另有一次,龍小姐表示需要用洗手間,但有兩名女警不准她關門,她要求女警擰轉頭亦被拒絕,女警對她說:「你有我都有」,直視她如廁。龍小姐指,當時兩名女警附近有男警。事後她記下相關警員的編號。龍小姐指,這些經歷令她感到羞恥,此後每晚都發惡夢。至於會否向警方投訴,她表示對警察已完全失去信心,仍與律師商討如何追究,她希望有獨立的渠道去處理。

此外,龍小姐批評,被捕者被扣押在葵涌警署期間,所有權益都被警方拖延,聯絡律師要等7小時,去洗手間也要等3、4小時。她表示,當時有人發高燒,已經「面青口唇白」,在葵涌警署停車場很焗、很熱的環境仍要拿著毛氈,但警員在10小時後才為該人召救護車。

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會長梁耀霆指,他當日僅途經太子站,他身穿黑色西裝,沒有背囊、沒有裝備,亦被拘捕。港台新聞截圖

另一被捕者、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會長梁耀霆指,他當晚從尖沙咀上港鐵,到太子站後,列車突然停了,沒有關門。及後,他聽到港鐵廣播,指車站出現嚴重事故,要停止運作,要求市民盡快離開。他與其他市民都感到驚慌,「我哋咩都冇做,只係一班手無寸鐵、冇任何反抗行為嘅市民。」

梁耀霆表示,他與其他市民聽到廣播後走到扶手電梯,打算上大堂離開車站,但當時電梯頂已有一批防暴警察,警員喝止他們,不准他們離開。他們想走回月台,亦見到大批速龍,該些速龍正衝向他們,隨後施襲,包括近距離向市民的面部噴胡椒噴霧,亦令他們沒有辦法離開,被困於電梯上。據他了解,警方並沒有提供水、生理鹽水等,讓中了噴胡椒噴霧的市民清洗。

有市民經電梯離開月台時被防暴警察及速龍上下包抄。SocREC社會記錄協會影片截圖

梁耀霆指,被困於電梯的市民非常聽從警方的指示,眾人蹲下,脫去口罩,面向牆壁,沒有作出反抗,但防暴警察依然從電梯頂衝下來,用盾牌壓他們,又用警棍打他們。他蹲下時,手放電梯扶手,亦被警員打手臂。他表示,電梯頂的防暴警察,為了走下月台,一腳踩電梯,一腳踩市民的背部甚至頭部,很多人叫「救命」,但警員沒有理會,更喝止他們,要求他們「收聲」。

梁耀霆稱,他當日身穿黑色西裝,沒有背囊、沒有裝備,他被警員綁上索帶後,亦聽從警員指示而行,惟警員用警棍指向他的鼻,近距離喝罵,問他「啲gear去咗邊」,又問地上的裝備是否屬於他,他形容警員當時是意圖把地上的裝備算在他頭上。他最終以涉嫌非法集結而被捕。梁耀霆形容,他當日只是途經太子站,而很多在場市民都是街坊裝束,他批評警方當日在太子站內是「濫捕」。

梁耀霆提到,很多被捕的市民均反映索帶太緊、身體不適等,要求警員更換索帶、提供救護服務,但大多警員都沒有理會,甚至有一名市民身體不適,呼吸困難,及後暈倒,警方只是叫該人不要睡、讓該人喝水,及後將該人拖到一邊,讓該人坐下。他見到有消防員出現,帶走了該人,但他不知道對方的去向。

警方隨後安排列將梁耀霆與其他被捕者載往荔枝角站,再轉上「豬籠車」送到葵涌警署。梁耀霆指,他深刻記得,在葵涌警署與其他被捕人士排隊期間,有一名便衣警員與他閒聊,言談間向他透露:「我哋警察呢兩個月咁辛苦,OT咁多個鐘,有時見到好似呢啲女仔(警員有指著前方一名女被捕者),想同佢發生性行為係正常嘅。」梁耀霆指,該名警員當時用粗口說,他不便原句轉述。他感到事件非常過份。

梁耀霆指,被捕者一般在翌日近中午才能打電話給律師,他亦是翌日11時許才能打到電話。他留意到,被捕者之中,有一人據稱是日本人,該人透過另一名懂得日文的被捕者與警員溝通,要求打電話給領事館,但警員表示星期日領事館沒有人上班,當時並沒有提供相關協助。梁耀霆及後不適送院,在瑪嘉烈醫院留醫。據他了解,有數名被捕者被轉送到新屋嶺扣留中心。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