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一個輔導者的心靈對話


當我們的情緒或人際關係出現了問題又無法解決的時候,很多人會提議請教心理輔導者,以專業方法去疏理及審視問題。可是,那些輔導員一天到晚都約見憂傷煩躁的受助者,他們會否有朝一日也承受不了要「爆煲」?
 
專於婚姻及家庭治療又是中國神學研究院輔導科副教授的區祥江博士,在《一個輔導者的心靈對話》一書中,打開了心扉與大家分享,希望藉此並肩同走心靈之旅。
 
作為深資輔導員,作者卻在整本書中到處流露著謙卑的表白,並不以由上而下的幫助者心態自居,反而恭稱受助者為英雄,他們不逃避問題假裝為強者,具情感勇氣(Emotional Courage)面對人生低谷。
 
作者並剖開心田,在書中分享他踏上輔導之途的因由。他回顧個人成長因父親缺席的遺憾,以致在男性角色上不夠自信,可幸求學時期透過輔導者的開導和信仰的啓迪,令人生的癥結得到處理。
 
這樣的歷煉,讓他能以過來人的身分更明白受助者的人生掙扎,作為負傷的治療者(Wounded Healer),並協助受助者發掘他們也具的內在治療者(Inner Healer)之功能,通過外在(輔導者)及內在(自己)的醫治而痊癒。故此,作者提醒初學輔導員必須先處理個人過去的傷痛,否則,在輔導的過程中會被受助者的苦痛所影響,可能變成乏力支援。

網絡插圖

可是,終日都要接見求助者,聆聽他們人生的挫折或不幸,輔導者會否「爆煲」而自身難保呢?
 
輔導員經年累月聆聽著不同人的悲情故事,很容易也感染到受助者相近的情緒反應和壓力,出現第二層次創傷壓力(Secondary Traumatic Stress),慢慢使輔導員感到枯竭乏力,對受助者的憐憫逐漸損耗,出現憐憫勞累(Compassion Fatigue) 的情況。
 
因而,輔導員必須時刻警覺個人的情緒健康,懂得不須只倚賴在受助者身上得到肯定,也不能無休止的付出,反要定下仁慈的界線(Boundaried Generosity),而且在離開輔導室後需有自己的生活。但是,這樣的話,輔導員是不是不夠關心受助者,有點自私呢?
 
作者解釋,輔導員自我關懷個人的情緒狀態,其實是一種專業上的倫理操守(professional ethics),若輔導員自顧不暇,怎能不影響輔導的質素和成效呢?
 
然而,輔導者即使盡力平衡自己的情緒,若遇到無法解決的個案,難道沒有挫敗感嗎?
 
作者坦言,在這專業日久,所遇到的挫敗感往往是遠多過成功感的,特別是一些重性的精神病問題或積弱太久的家庭難處。輔導者要懂得接受失敗,嘗試在失敗中作出檢討和改進,找出力有未逮的地方。
 
可是,在輔導專業界有一個吊詭的現象,就是縱然這是一個助人的行業,應該知道有需要就去求助,但是行業中人卻未必願意這樣做,似乎落入「講一套,做一套」的虛偽了。
 
不過,就算輔導員願意請教更高資歷的同行,人的能力始終有限制。作者作為基督徒,明顯地察覺到與非教徒同業的分別。

網絡插圖

基督徒輔導員當然也運用所學的理論及方法,但信仰能令他明白到這「痛苦大觀園」其實背後乃聖經所說的人類苦難問題。若單靠輔導員自己擔當負傷的治療者(Wounded Healer)這角色,實難以支撐,必須轉向一位擔當了全人類的罪,被釘死十字架但在三天後復活的耶穌基督,這位勝過死亡但又親嘗世間苦痛的全能負傷治療者。
 
作者深信他只是一個媒介,他的輔導室,就是見證主耶穌的臨在。他不單聽受助者的傾訴,也在聽聖靈微聲的引導。他放下依靠自己的力量,去祈求上主施予醫治的大能,確信神在輔導室內外,皆會繼續以祂的時間與計劃帶領受助者。
 
有誰可誇口能在苦海中獨領風騷呢?世上不論甚麼學派的輔導學也不敢傲視自誇,一個也沒有。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