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林鄭講話反映她何等無恥


林鄭月娥日前在Vision 2047 Foundation[註1]的閉門會議上發表了一個內部講話,不料講話的錄音帶外泄,讓人看到林鄭的無恥程度實在令人咋舌。本來,這已經是上周的新聞,現在來評論它有點明日黃花的感覺,但是,通過詳細分析這個講話,卻可以讓人看到林鄭的真面目,為此筆者特別對其講話作出重點評注以暴露其人之無恥心態。在以下文章,筆者先抄錄其原文(普通字體),然後作出評述(藍色字)。她的原文是英文,中文版本是根據路透社的翻譯本。

路透獨家:聽林鄭閉門會晤商界談話錄音

在過去兩年中,我花費最多時間的政策領域之一是創新和技術。現在,我實際上親自擔任指導委員會的主席。   

在不到3個月的時間裡,香港已被顛倒過來,我的生活也被顛倒過來。但這不是自我可憐的時刻,雖然現在我出去是非常困難的。我不能逛街,不能逛商場,不能去理髮店,不能做任何事情,因為我的行蹤將傳播到社交媒體、Telegram和連登,你可以期待一大群穿著黑色T恤和黑色口罩的年輕人在等我。

評注:林鄭這個開場白讀之令人非常反感。她一開頭就訴說香港被顛覆,自己的私人生活也被顛覆,仿佛自己也是受害者,但請問:孰令致之?說香港被顛覆(英文文法中的被動語態),那麼顛覆香港者又是誰(主動語態)?林鄭開頭這一句本身就反映她全無內疚虧欠港人之悔意。

再問一聲,究竟是你出行受阻損失大,還是幾個以死相諫的青年損失大(人死可不能複生啊)?青年人因為抗議你而被打(打到眼爆和骨折等終身殘廢)、被捕、將來會失去自由並且終身背負刑事記錄的損失大?她竟然可以引用自己出行不便來做開場白,而不是向受其錯誤政策影響的人道歉,足見林鄭的無良和涼薄。

(這裡略去一段無關痛癢的話......)

我不想花你太多時間,也不想浪費你的時間,讓你問我出了甚麽問題,以及為甚麽會出錯。作為一名行政長官來說,造成對香港的巨大破壞是不可原諒的。這是不可原諒的。如果我有選擇,第一件事就是離開,並深深道歉,以及下臺。所以我請求你們原諒。

評注:在這裡我們看到林鄭是一個表裡不一的人。在閉門會議上說的這一段話,對任何正常理解力的人來說,都是表示自己願意辭職,但中央不批准。路透社根據這段話指出林鄭曾經辭職但不獲批准,完全沒有歪曲之意,但港府和北京則馬上出來否認,《環球時報》更嚴厲批判路透社造謠,迫得路透社要公開這段錄音以證明自己沒有造謠。當錄音曝光後翌日(9月3日),林鄭見記者時,說自己從來都沒有向中央提出請辭。從這裡我們看到林鄭是一個政治上極之不道德的人:一,在閉門場合,她表示自己希望辭職,只是身不由己,不能辭職,這樣就把不辭職的責任推給中央,把中央擺上臺,從而博取不知就裡的人的同情。二,到了錄影帶被公開後,她無法再說謊了,就只好承認她從來沒有辭職,這就說明她在閉門會議中的話完全是騙人的鬼話。這種表裡不一,說明她是非常缺德。   

 

無論怎樣,我都希望將這個資訊傳達出去。修例不是惡意的。這不是由中央政府強制指示的。我和我的一些主要同事試圖填補香港系統的法律漏洞,這是出於好意,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我們對單一案件的同情,但情況證明這是非常不明智的。香港人對中國內地的這種巨大程度的恐懼和焦慮,我們對此並不敏感。當然,如果要我說的話,這種恐懼和焦慮通過非常有效的宣傳被誇大和歪曲。

評注:這段話說明林鄭到現在還不知道她闖禍的原因。她仍覺得她沒有錯,她強調:一,修例的正當性;二,修例為填補法律漏洞;三,香港人對中國的恐懼和焦慮是被誇大和歪曲。過去香港很多人都指出,雖然陳同佳案有其必要性去處理,但有很多辦法可以使用而不必通過拆除「一國兩制」之間的防火牆來解決,只是她聽不進去。過去很多人指出,現行法律「排除中國」的條款是一個經由當年的中央政府認可的精心安排而不是漏洞,她也聽不進去。而香港人對大陸司法的缺乏信心,是有大量具體例子佐證的(如銅鑼灣書店李波和四季酒店蕭建華被擄事件),而不是被誇大的。換言之,自己犯了不該犯的錯誤後,經過次逾百萬市民示威後,她還沒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她的頑固自負已經到了一個閉目塞聰的地步,我們已經沒法再作任何解釋了。

現在我想請求大家的愛。這不是憐憫我,也不是要同情我,而是要愛香港。

評注:林鄭把香港帶到這個嚴峻的處境,她本來就應該問責下臺,還設想有人會憐憫、同情她?足見她完全沒有自知之明。她要人愛香港,難道示威者不愛香港嗎?示威者冒著被打、被捕、被審判、受刑的厄運,仍然要出來抗爭,目的難道是為摧毀香港嗎?他們冒險犯難,正是因為不甘心林鄭魯莽地、自以為是地摧毀「一國兩制」的防火牆,把香港置於這麼一個險境,現在她叫人愛香港,真是賊喊抓賊。

那麽我們每個人都需要問的問題是如何修復它。如何修復它?我不得不說我沒有現成的解決方案,因為情況變化如此之快。

但是,當然,我相信你會感受到,並且我相信很多人都覺得我確實有一個解決方案,那就是政治解決方案。但我必須告訴你,這就是問題的關鍵所在。一旦一個問題被提升到國家層面,去到主權和安全水準,更不用說在世界兩大經濟體之間這種前所未有的緊張局勢中。這個空間,行政長官的政治空間,不幸的是,行政長官必須透過憲法為兩位元主人提供服務,即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人民,因此政治上的操縱空間非常非常有限。

評注:這是一個典型的把問題往北京推的、極端不負責任的例子。筆者讀到這裡,無名火起三百丈。首先,最簡單的政治解決方案就是按照總商會的三點建議(撤回修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相關官員問責下臺),但她都不予理會,以致事件越鬧越大。其次,等到問題鬧大後(所謂「被提升到國家層面,去到主權和安全水準」),她以超出行政長官的「政治空間」而且還拖中美貿易戰落水來解釋自己無法有所作為,這是徹頭徹尾的不負責任。第三,我最反感的是她說為兩位元主人服務。她什麼時候有盡過《基本法》第43條為捍衛香港的這一制服務過?筆者上月就正正針對這點發表文章《林鄭沒有捍衛「兩制」意識》(8月22日《信報》網路版),如果她有為香港這位元主人服務的意識,她會主動摧毀守護香港這一制的防火牆嗎?她在閉門會議上的說法,聽起來很委屈,因為要服侍兩個主人嘛,順得哥情失嫂意嘛,左右做人難啊。香港市民經歷了林鄭之禍,看到她還在扮委屈,不怒髮衝冠幾稀矣!

因為我們沒有受過那種國家觀點的培訓,所以我只能繼續著力於香港的情況。但這些香港情況是否會超越國家觀點和民族情緒?我相信你知道,現在有14億內地人已經對香港正在發生的事情形成了看法。

評注:林鄭提到「有14億內地人已經對香港正在發生的事情形成了看法」,這些看法是對是錯,林鄭應該有個明確的表態。我們從內地的宣傳看,這些看法明顯是錯誤的(最典型的是解放軍少將徐焰的充滿對香港人仇恨的講話,以及《環球時報》胡錫進等人的謬論)。作為特首,林鄭本應該公開澄清這些言論錯誤之處,才能真正捍衛香港這一制的利益。遺憾的是,林鄭不但沒有駁斥這些十分危害香港與中央關係的言論,反而鸚鵡學舌地反復重彈北京的一些讕言(什麼顏色革命、與中央爭奪香港的統治權等等)。如果她說有服侍兩個主人的苦衷,那麼請問她有曾制止這些十分傷害香港市民感情的看法嗎?

(下面這一段,路透社的翻譯不十分準確,所以我選擇保留其英文原話)
So, without going into a lot more details, I can only share with you discreetly that the room for me to offer a political situation in order to relieve the tension, nor to reduce the pressure on my frontline police officers in order to at least respond, or pacify the large number of peaceful protesters who are so angry with the government, with me in particular, of absolutely dead silence despite repeated participation in the protests, is what causes me the biggest sadness.

評注:她的意思是由於缺乏空間來採取政治解決辦法,這點是她最大的哀傷。事實是:只要她願意,空間是很大的。就以香港總商會的建議:撤回、問責、獨立調查。這些都是特首權力範圍內的事。現在她選擇不做,然後抱怨自己沒有政治空間。這番話就等於她說她願意辭職可是沒有這個選擇一樣完全是誤導公眾。假如她真的要辭職,北京會不批准嗎?北京多次表態支持她任何決策,當然也包括她辭職的決策。所以這番話一再見證她的虛偽,非不能也,實不為也。

如果沒有政治操作空間,我們還有甚麽其他方法香港的核心價值,那就是法治。法治有多種形式,當然還有執法,我們的員警這次遭受了極大的痛苦,特別是在他們應該慶祝員警建立175年的時候,特別是在他們為犯罪數字下降而驕傲的時候。

事實上,上半年我們仍然看到香港犯罪總數下降4個百分點,這是香港自1972年以來最好的一次。而且他們還委託進行一項調查,以紀念這一場合,找的不是支持員警的機構,而是(名字隱去),調查表明在佔領中環之後對警方的信心已經重新回到歷史高位。這就是員警遭受苦難的背景。

因此,法治需要執法,我們必須通過逮捕這些犯事者,來解決這種不斷升級的暴力行為,然後將他們置於司法程式之內,由律政司以公正的方式起訴,而不受我自己或來自中央人民政府的影響,最終送上法庭。

評注:前面推諉自己沒有空間去進行政治解決,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所謂法治,而她的所謂法治的核心內容就是員警執法。說到底,她還是乞靈於縱容警員暴力執法這一招、乞靈於搜捕示威者以起震懾作用這個餿主意。   

如果說現在能有甚麽好消息的話,就是我們看到上街示威的人數在減退。我們估計示威者中大約有一、兩千名屬激進暴力份子,或者說他們雖然未必是天性暴戾,但他們不介意訴諸暴力。因為正如有專家所言,這是無政府主義冒起的症狀,示威者不信任建制,不介意摧毀社會,即使他們不明白破壞帶來的結果甚麼。

評注:這裡林鄭試圖把勇武派與廣大市民分開來,然後儘量孤立勇武派,把他們說成是一小撮。林鄭不知道,在勇武派背後有很多善良的和理非的香港人,對他們表示同情和理解,絕不會同他們割席。她詆毀這一、兩千人「不信任建制,不介意摧毀社會,即使他們不明白破壞帶來的結果甚麼」,這同她之前稱他們不是stake holder 一樣,是冷酷無情的。香港的政治現實迫使他們帶著遺書去抗爭,這同保家衛國的士兵抱著必死的決心上前線有什麼分別?林鄭不譴責這個她任內有份惡化的政治制度,反而去譴責抗爭這些政治不公義的勇武派,說成「是無政府主義冒起的症狀」,那麼我們必須問一下,造成這現象,她有責任嗎?「7.21元朗事件」,正是「無政府主義」冒起的典型症狀,林鄭你有徹查過嗎?  

老實說,若我現在仍認為前景樂觀、事情會好起來,或者為這件事定下平息的死線,那我就太天真了。但我可以向你們保證,北京沒有定下死線,他們明白這件事會繼續擴散,10月1日的國慶日會有慶祝活動,但當中仍有很多安排被逼中斷。因此,我們將在10月1日舉行一場低調但莊嚴的慶祝活動,這意味著他們(北京)和我自己都沒有期待在10月1日前能平息事件。

另一件我想向你們保證的是,我個人認為中央絕對沒有計劃出動解放軍。我確信你們相當清楚,共產黨現在相當害怕。因為他們知道後果太大而無法承擔。就算他們不在乎香港,但他們在乎「一國兩制」,他們在乎中國的國際形象。中國花了很長時間才建立起這種國際形象,並且取得發言權,證明中國不僅是一個巨大經濟體,而且是一個負責任的巨大經濟體。所以國家沒有打算放棄所有這些積極的發展。現在沒有短期解決方案,但他們願意以長時間應對事件。

評注:林鄭通篇講話唯一算是正面的,就是表明沒有「十一死線」以及中共沒有出兵意圖。關於中共不出兵的判斷,筆者早在七月底已經作出這個判斷(見拙作《中共出兵香港不太可能》,載《信報》網路版論壇2019-07-26),所以對筆者來說,並無新意。
 
香港正遭受重大損失,在旅遊業、經濟、新股上市等等,但能做的卻不多。等一切平息之後,國家會積極提供支援措施,特別是在大灣區。我們在大灣區的工作從未停止。

評注:要真正「止暴制亂」,唯有接受民間提出的「五大訴求」。這五大訴求中的其中三項(撤回、問責、獨立調查),就連最親政府的香港總商會都表示支援,可見港府可以做的事很多而不是如林鄭所說的「不多」。除了上述實質性的工作外,林鄭可以做的事還包括:
一)請中央約束內地政府部門(如港澳辦和中聯辦)不要散播對香港局勢錯誤的判斷(即所謂顏色革命和搶奪管治權),以及處處以出兵相威嚇的言論;
二)請中聯辦高抬貴手,尊重《基本法》第22條的規定不要插手香港的內部事務,讓香港自己去解決香港的內部紛爭;
三)爭取中央同意儘快重啟以普選為核心的政治改革。

林鄭以「能做的卻不多」為由而不作為,證明她所說的服侍「兩個主人」的說法是謊言,或最少是言不由衷的。最後兩段沒有特別值得評論的內容,故不錄。

綜括而言,林鄭講話多次反映了她的無恥和涼薄:
 
一)以自己不能出門逛街為由打扮成受害者博同情,卻無視有更多的人因她的錯誤而死、傷、殘、被逮捕、被判刑,她卻沒有半句體恤道歉的話;
二)把自己根本不想辭職謊稱自己沒有不辭職的選擇,陷中央於不義;
三)自己把事情惡化到國家、國際層面後,就謊稱已經非我這層級所能夠解決;
四)竟然聲稱要服事兩個主子,因此政治上迴旋空間有限來推諉責任
 
香港真的很不幸,由這麼一個人出任我們的特首!

註1:該組織由一群世居香港,熱愛香港的歐美及猶太裔商界及專業人士組成(例如怡和前大班文禮信及香港猶太社群的其中一位長老、興利集團主席Robert Dorfman),定期舉行論壇,旨在加深世界對香港的了解,為香港平穩過渡至2047年作好準備。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