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而我不能說「我不知道」


【撰文:樊詩琪】
作者為80後中學教師

【編者按:教育局上月向學校及教師發出《2019/20學年新推行的教育措施》附錄,當中附錄提及「教師可能不知道用什麼字眼向學生解釋社會當前的狀況。遇到難以解答的問題時,教師可以表示『不知道』或『自己也不理解』」。】

韓愈《師說》云,「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無惑?」學生在成長階段中,於學科知識、處世為人、價值建立、人際溝通等方面,難免有困惑。為學生解惑,是老師的責任。固然,老師亦不可能知曉一切的「答案」,但即或沒有答案,亦不能簡單以一句「不知道」來回應學生。這並非出於「老師」的光環、或所謂的「自尊」,而是筆者堅信,面對困惑,老師可以教導學生的,比說一句「不知道」來得更多,且更重要。

這場席捲全港的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學生都參與其中,老師可以說「不知道」嗎?照片來源:美聯社

學習態度:正因不知道,才有學習的動機與必要。「人非生而知之」,面對「不知道」,我們應求知求真,嘗試讓不知道成為知道,這才是學習。筆者亦明白老師亦並非「聖人」,也不是「通才」或「全才」,《論語》亦有云「知之謂知之,不知謂不謂,是知也。」不過,儘管事情很是複雜,甚至難以有所謂的「答案」、或「結論」,但我們還是可以分析、討論。我們可以不談立場,但不能不分析、不理解、不討論、不對話,這不是教育。

學習方法:學生是可如何把「不知道」變成「知道」的?我們需要了解學生是如何學習、以及他們接收資訊與知識的媒介又是什麼?當學習形式已經轉變,不少年青人以社交平台、網上討論空間去認識和理解社會狀況,我們需要關注的是,如何幫助學生分辨真假資訊;再者,在個人化與大數據的分析下,學生能否於上述平台獲得客觀或多角度的觀點,從不同事件、言論去建構個人的思考,而並非單單以個別事件或言論塑造個人的想法?這些都是教育。

正面價值:對於極具爭議的事情,意見不同不代表敵對,分歧不代表分化,我們可以如何與想法不同的人溝通、相處,達至「和而不同」?當我們指責別人傲慢、偏聽、不願意聆聽的同時,也要警剔自己,千萬不要成為自己所討厭的那類人。讓學生培養「尊重」,了解「多元」,往往比政治立場來得重要;正如程介明教授所言,他不會要求老師中立,而是期望他們尊重不同的政見,讓學校成為一個擺脫仇恨,包容共融、「和而不同」的環境。

著名教育學者陶行知曾謂:「千教萬教,教人求真;千學萬學,學做真人。」面對學生,我不逞強,我們都是謙卑的學習者。可是,面對不知道,而有一件事,就是謙卑學習,這才是榜樣。而對於我所知道的,我亦不能佯作不知,這是坦誠,亦是自重。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