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希望有罪


【撰文:邵家臻,在囚的立法會(社會福利界)議員】

戴耀廷入獄前在庭上親自陳辭,他說「佔中案」關乎深愛香港的人,這些人相信真普選才可化解深層次矛盾;陳辭末段,若三子有罪,罪名就是「在香港這艱難的時刻仍敢於去散播希望」。謝謝戴耀廷,好一句「散播希望」的罪名。

這一刻,我正在獄中思索一個「散播希望」的問題。刻下的進退兩難是,該不該將手上有關台灣、日本、星加坡、澳門等地的監獄菜單和在囚人士可藏有之物品名單跟囚友分享呢?該不該在無望之處散播希望?

例如台灣,法務部矯正署桃園監獄收容人每日餐菜單(2019年7月21日至7月31日)中清楚列明,收容人的膳食跟一般台灣人的生活水平無異。以7月31日為例,早餐是豆漿、黑糖饅頭配藍莓醬、水煮蛋;中餐是蝦仁炒蛋、客家小炒、炒時蔬、綠豆湯;晚餐是滷豬腳、洋蔥香腸、炒時蔬。

更值得注意的是,台灣的監獄容許「送入飲食予收容人」,條件有:1. 送入之飲食,每次不得逾2公斤;2. 有損收容人健康、夾藏違禁品、妨害機關紀律者,不許進入;3. 寄入之飲食若經查獲涉及不法情事者,當事人應負法律責任;4. 送入人姓名及居住所不明,或為收容人拒絕收受者,予以退回。什麼是聯繫?食物之聯繫最易表達情感。「寧食開眉粥,莫食愁眉飯」,家人的一道家常小菜,對在囚人士來說,勝過千言萬語。

又例如澳門的路環監獄、規定「須透過申請方式傳遞予在囚人士之物品」即包括有:1. 收音機/卡式機/CD機;2. 電子辭典;3. 手提遊戲機;4. 遊戲帶;5. 耳筒;6. 錄音帶或CD光碟;7. 書籍;8. 相片;9. 賀卡;10. 束髮橡筋;11. 指甲鉗;12. 眼鏡;13. 棋;14. 結他;15. 結他弦線;16. 間尺;17. 手錶。你以為是平常不過,應有之舉,但香港的監獄莫說是手提遊戲機,連指甲鉗也不准個人擁有,要一個期數共同分享三隻指甲鉗。

再例如……不用再例如了。懲教署早前對於立法會秘書處研究部所做的《國際監獄管理研究報告》的反應是近乎不值一哂,先以新聞公報作「樣板」回應,指現有機制足夠回應投訴;繼而透過4個懲教人員協會和工會發聲明,指我、張超雄、莫乃光和其他與會者「單方面」誣衊懲教人員,把執勤妖魔化為暴力及違法,表示遺憾及憤慨,並把聲明交保安事務委員會存案。然而,署方並沒有回應3600字建議書內的任何要求。所以不難預料,再舉出日本、星加坡、韓國等鄰近社會的監獄規則,香港懲教署都只會說:「我們不用掌聲,但也絕不容許尊嚴遭到踐踏;香港是香港,人家是人家,無謂比較。持續『炒作』對更生人士、懲教工作和香港穩定毫無幫助。」

我們都知道在本地懲教院所傳遞外地懲教院所的資料是件突兀的事。這只會引起囚友不設實際的期望,甚至化成詰問,叫管方難堪。然而,我明知故犯,是希望為囚友注入希望。

「在艱難時刻散播希望」是戴耀廷(Benny)的說話。眾新聞製圖

「在艱難時刻散播希望」是戴耀廷(Benny)的說話。2019年4月下旬,在「佔中九子案」中,Benny站在被告欄內,宣讀了他人生首次法律詞,情辭並茂,叫人動容:「若我們真是有罪,那麼我們的罪名就是在香港這艱難的時刻仍敢去散播希望。入獄,我不懼怕,也不羞愧。若這苦杯是不能揶開,我會無悔地飲下。」只是香港是個不容眨眼的城市,這番振聾啟聵的說話竟像是發生在很久很久以前。如果署方要追究我終日投訴,又引入外地監獄情況作出比較,究竟所謂何事?我會以Benny的陳詞作為我的陳詞。

明年是懲教署成立一百周年。百年老店,不用小覷。她是現代社會的產物,是政府的一隻強而有力的臂彎,是紀律部隊中的金漆招牌,是國際知名的「穩妥、安全、人道、合適、健康」的mission statement,所以就是最挑剔成性的好事之徒,也難在署方身上找碴。唯一需要面紅的是:希望之稀缺(scarcity of hope)。

「連夢裏也會覺得快樂難求,連淚光都光不過黑夜盡頭。」這就是希望的稀缺,就是監房地、高牆內、閉路電視下的眾生相。坐過千日冤獄的程翔在《千日無悔》中總結牢獄是如何貶損人格:(一)從身體形態上,是要明確地作「罪犯」的標籤,使這個群體從形態上明顯地有別於正常人,而在這個特定群體之中,則是儘量消除人與人之間形態上正常的差別;(二)從精神狀態上,是要強化犯人作為犯人的「身份意識」,使他自覺低人一等;(三)從意識上,通過強制背誦監規,務求犯人無條件地接受自己是罪犯的意識;(四)從心理上,是用「利誘」來驅使犯人「認罪服法」。難怪在囚人士老是自我標籤、自我弱化、習得無望(acquired hopelessness),依循直覺去適應環境變化,但求過得一天得一天,好捱一分得一分。

邵家臻(前排右二)入獄前,今年3月與張超雄(前排右三)等人關注囚權。資料圖片

懲教署大抵以為我最激進的殺著是《囚權小本子》——綜合了我和張超雄自2017年5月下旬至今就「囚權」所作的倡議行動紀實,所以不惜諸多刁難,阻止它在懲教院所流傳、散播。可惜,署方捉錯用神,真正的激進其實是在艱難處仍散播希望。「激進」一詞,又譯「基進」,因為在Radical的拉丁文字根裡頭,Radical跟Root(根莖)是相通的。基進者,在乎上下求索、查根問底、深入肌理,顛覆常識。

愈是習慣站在陡峭的山坡以聲勢噓人的當權者、管理者,他們說得最多的是:This is no alternative,要麼照單全收,要麼什麼都沒有。他們念兹在兹的,不是解答問題,而是解決問問題的人。是故在權力封閉的體制下,問題往往比答案重要。

懲教院所的絕大部份問題,都跟「保安理由」有關。「保安理由」其實是一個語焉不詳又任君玩弄的說法。要摧毀一切常識和常理的方法,就是將重點放在「例外」這概念上。署方制勝之要訣,就是先讓社會大眾相信當下的處境是例外狀態,再將例外狀態轉變為永久的緊急狀態。如此一來,人們便會為了求取虛假的安全,任由「保安理由」為所欲為。所以更要問:

- 「保安理由」如何同「囚友福祉」check and balance?
- 「保安理由」如何是理由而不是拒絕變革的藉口?
- 「保安理由」是一個人說了算?

我的「激進」,就是以他山之石來揭櫫現狀之不滿、不足、不妥當,如果你以為我只在覬覦屬於某人的東西,少年人你太年輕了。在此重申,比較人家是為了改進自己,何況古語有云:Pain is Universal But So is Hope.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