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不吐不快系列——社福界的楚河漢界


香港正處兵荒馬亂之際,在痛心時局之餘,筆者仍然要專注本身工作,也按捺不住要在此再度發炮。
 
話說數月前接手一個案,很快便發現案主家庭問題更大:爸爸與大仔有長期積怨(註:案主是細仔)。多年前,爸爸曾用刀斬傷大仔,到近年隨著爸爸年歲漸老,雙方強弱形勢逆轉,爸爸常常被大仔打罵,有一趟大仔鬧得興起,拿起刀當頭便想劈下去,幸得案主死命抱著哥哥,不止釀成血案。
 
大仔出刀那一晚他們報了警,惟警察到場照舊「息事寧人」,其後轉介至社署家庭服務中心(簡稱ifsc)。負責跟進的社工指兩父子不肯跟她對話,很快便結束個案;反而,她見細仔疑似有妄想情況,随手便轉介給筆者工作的中心跟進。
 
筆者接手細仔個案時,爸爸因為「頂唔順」大仔無間斷指罵,擔心自身安全,一個人回鄉暫避。筆者亦運用這段緩衝時間,成功遊說細仔接受精神科治療,跟細仔倾偈時,他承認爸爸與哥哥的長期鬥争令他好困倦,家嘈屋閉多少影響了他的精神狀况。
 
平静的時間總不會太長,患有長期病的爸爸須返港覆診,再加上他領取長者生活津貼,離港時間有限制,他購買了火車票,鐵定於上月初返港。
 
可以想像,大仔得悉情況後大發雷霆,揚言不會讓爸爸入屋。筆者成功約到大仔見面,傾談間,大概也明白他也委屈之處,兩父子多年的恩恩怨怨,絶不可能於短時間內疏理得到。言談間,大仔也多次提及「有你無我,佢夠膽返來會斬x死佢」。
 
眼見事態嚴重,筆者第二日便聯絡社署ifsc,要求他們重開個案。可是,對方首要關注的並不是案主一家的安危,而是細仔的覆診期;在得悉細仔每隔四個星期以內覆診一次,便指出個案須交由精神科醫務社工處理。
 
筆者按照建議致電醫務社工方面,卻又出現另一套説法:當值社工說鬧不和的是爸爸及大仔,不直接與細仔有關,因比不應該由他們處理,將個波又抛回ifsc。
 
在跟中心主任商量後,我們決定向ifsc作出轉介,轉介信上寫明事態緊急,期望他們在爸爸上月初回港前接手案件,而筆者會與他們一起處理及斡旋。
 
不多久,我們又收到ifsc社工同事的電話,表示要與醫務社工研究,由哪一方接手這家庭的個案。言談間,筆者也聽得出對方有點無奈,這一切似乎是高層的主意。知道催迫也無用,筆者也惟有叮囑他們,務必要在爸爸回來前解決此事。
 
到最後,ifsc向我們傳真一份文件,表示精神科醫務社工已同意接手個案,還表示轉介的社工,即本人,同意在細仔上月中返診所覆診時,才安排與社工見面。(事態緊急,筆者當然沒有這樣說過)
 
可能閱歷豐富了,看到這個回覆,筆者沒有覺得憤怒,只是為業界感到悲哀。
 
原來在某些同行,尤其是高層的眼中,堅守服務邊界的楚河漢界,遠比個案的安危來得重要。
 
講完。

#精神科醫務社工最終亦是在細仔覆診時才接見家人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