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化學工程師:催淚彈化學物殘留在社區3周


警方3個月來在示威衝突現場施放逾2000枚催淚彈,部分散落在民居、街道、公共場所、港鐵站等。約40名化學工程師組成研究團隊,在過去3星期,於多個曾施放催淚彈的地區,採集超過200個樣本分析,發現催淚煙中主要引致不適的化學成分CS,能殘留在社區中長達2至3星期。

團隊早前以「一群熱愛香港的化學工程師」的名義,在警方8.11於葵芳港鐵站內施放催淚彈後發聲明,希望警方停止使用催淚煙驅散人群,又向公眾提供數點建議,包括勿把受污染衣物放在洗衣機裏與其他衣物混合、使用一般水性、酒精類或除油類清潔劑拭擦家具及冷氣隔塵網、有需要時扔掉被催淚物質污染的床褥、沙發、地毯等。至於殘留化學物質對人體的影響,團體代表李浩基指,成員均為化學工程師,並非醫療專業,故未能提供分析。

警方在多次驅散行動中大量使用催淚彈,不少地方更是鄰近民居。圖為8.14深水埗的清場行動。美聯社

化驗團隊自8月18日起,在多個警方曾施放催淚彈的地區,包括金鐘、上環至西營盤、九龍灣偉業街、德福花園、深水埗及荃灣,於不同日子,以含溶劑的抹布,採取物件表面的塵埃樣本加以分析,結果發現在金鐘、上環至西營盤,及深水埗一帶,於施放催淚彈後的14至21天,仍能在附近的天橋基座、廣告牌、街舖外牆、大廈梯間等位置,測出殘留的CS化學物。其中在上環至西營盤,即使是在與7.28事隔21天後的8月18日進行檢測,仍能測出殘留化學物。團隊分析,該些地方都是警方曾密集式發射催淚彈的地區,而雖然有些位置是在室外,但空氣不流通及有遮蓋,亦令化學物長時間殘留。

團隊代表、化學工程師李浩基表示,在空氣較不流通的內街施放催淚彈,會令殘留物逗留較長時間,舉例在深水埗內街,於事隔14天後仍測出CS化學物,反之較空曠的地方,如荃灣天橋及其附近的荃灣公園、九龍灣德福花園平台及偉業街行人天橋等,都在3至7天內錄得CS殘留緩解情況。另外,天氣也對化學物殘留時間有影響,如該位置會被太陽照曬、大風吹、雨水洗過等,都會減少殘留物。

此為深水埗的結果示意圖,紅色圓點為在7日後仍檢測出化學物的位置,橙色則為在3至7日內檢測出化學物位置。鄭靖而攝

不過,李浩基同時指出,若在較空曠的地方密集式發射催淚彈,殘留物會隨風擴散得更遠,影響範圍更廣。他以8.25荃灣衝突為例,在受影響的荃灣公園,最遠測出殘留物的地方,距離衝突現場達250米。

李浩基擔心,部分催淚彈施放範圍鄰近民居,位置亦在空氣不流通的內街,令化學物未能有效消除,而由於殘留的化學物質不能以肉眼觀察,如小朋友在遊樂場玩耍,也有可能接觸到化學物質。他建議警方切勿在室內及非空曠地方施放催放彈,亦不要過分使用催淚彈,又促請政府就影響範圍進行化學品污染檢測,並進行徹底清潔。

任職多年化學工程師的李浩基指,自從8.11警方在葵芳地鐵站施放催淚彈後,有見許多市民擔心化學物質對社區的影響,他便以自己的專業幫忙,希望為市民提解答疑難,分析物質對社區的影響程度,故與一班行家發起這個研究。李浩基指,是次研究中,在每個地區採取樣本的時間都不一樣,故並非一個統一的研究,而且由於團隊未能成功向化學品供應商購買CS等化學物質,故未能計算樣本中的CS濃度,作更深入的分析,他希望政府相關部門可以再作研究,或者如有大學或實驗室能提供協助,亦可聯絡他們。

團隊代表李浩基公布研究結果,發現催淚煙中的化學成分CS能殘留長達3周。鄭靖而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