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記協攝協要求警方對記者濫暴道歉 謝振中:我從來無指真正記者違法


香港記者協會及香港攝影記者協會召開聯合記者會,表示在過去3個月採訪示威活動,記者在前線受到警方多次阻撓及攻擊在前線採訪的記者,包括強光照射鏡頭以妨礙拍攝、近距離發射胡椒噴霧等,批評警方對記者懷有敵意,形容連月來是有史以來最惡劣的工作環境。記協主席楊健興強調記者的第四權具有重要的監督作用,又呼籲警隊停止對記者有肢體及語言上暴力,並要求警方就過去3個月反修例運動期間,對記者各種攻擊及無禮對待致歉,以及停止作出無根據的指控,以免妨礙新聞自由。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在例行記者會則回應稱,警方不會也無意去抹黑記協或任何專業記者,重申自己從來沒有講過專業和真正的記者會作出違法行為。

 

楊健興表示,自從6月爆發《逃犯條例》修訂示威後,傳媒已開始被警方針對,如以強光照射傳媒阻礙拍攝,而近日更非僅 僅阻礙拍攝,而是「近乎攻擊」的向傳媒施放胡椒噴霧,又有前線警員以「黑記」稱呼記者,對傳媒採取敵視態度。而對於警方指示威現場有記者阻礙警方執行職務,零距離貼近警方防線甚至意圖「搶犯」,以及指控有「假記者」混雜在記者群當中作出不法行為,其中所謂「假記者」的指控,兩個傳媒組織警方必須澄清所謂的「假記者」,以及必須提出實質證據,他直言:「這些指控只是為了合理化警方針對記者的濫權和暴力行徑。」

楊健興指記協早前曾與警察公共關係科會面,對方曾稱不會阻礙傳媒拍攝,而記協過去3個月曾多番投訴,但警方和政府均一直未有回應,政務司長辦公室曾要求會面,但記協要求公開會面後就未再獲回覆。

速龍小隊警察近距離直接向記者噴胡椒噴霧。

他重申,傳媒的「第四權」是不容置疑,傳媒有職責去尋找及報道真相,不應受到阻撓及威嚇,又指報導及尋找真相在大型運動中更見重要。楊健興認為若沒有記者在場,許多事件根本不能見光,永遠變成一個謎,例如831太子站速龍小隊衝入車廂打人、811臥底警員拘捕示威者及721元朗站白衣人無差別襲擊等,亦有賴記者的報導才能揭發。他表示,任何人阻撓記者,都是衝擊新聞自由及知情權。楊健興亦提及到831太子站的事件,指當晚所有記者均遭受警察趕離太子站,致使沒有傳媒能夠進行採訪,令事件至今均未能釐清真相。

楊健興又提醒及呼籲公眾應該避免在大規模衝突期間混雜在記者當中,以免產生不必要誤會,同時也應避免滋擾、阻礙甚至攻擊在現場採訪的記者,特別不應針對個別傳媒或記者,以免損害新聞自由和公眾知情權。

香港攝影記者協會主席陳奕釗則引用《警察通例》的39條中,指警方應以互諒互讓的態度協助傳媒進行採訪工作,但警員經常以強光照射傳媒,令他們未能拍攝,但當現場記者拍攝對警員有利的場面時,他們則會十分配合。他又指過去三個月兩會共發出15份聲明,認為警察對傳媒存在敵意,又指出警察只會呼喝記者「行返上行人路」,每當理虧時只會使用強光招呼記者。陳奕釗形容,記者和警察的關係現已跌至谷底,自6月9日以來,對記者的粗暴程度不斷增加,由最初以盾牌推開記者,轉變為上周以胡椒噴劑直接噴射記者,以及向記者投擲催淚彈,他指雙方已再沒有任何交流,促請警方的傳媒聯絡隊和記者加強溝通。

香港記者協會執委林彥邦形容,過去3個月以來,警方阻撓傳媒採訪的惡劣程度是史無前例,包括以粗口辱罵、向記者噴胡椒噴霧及投擲催淚彈等,直言:「過去咁多年幾乎未有聽聞。」傳媒即使公開表態及反映,警方仍拒絕認錯問責,只不斷推説有個別警員「不禮貌」及「表現唔理想」,但情況未見改善。

他亦反駁警方的指控,包括記者零距離貼近警方的防線以及搶犯的情況,他指警方就有關指控從沒提出實質證據。記者會現場又播放片段,指警方所指的「零距離」,其實絕大部分情況都是警員主動用盾牌貼近記者,再將記者推走。

對於警方提出的「假記者」問題,林彥邦指香港不存在假記者的定義,因為任何人都可以成為公民記者,但是否能進入政府場地採訪及成為記協會員則另作別論,而大部分示威和遊行均在公眾地方進行,要判決一個人是否記者,則要視乎那個人的行為是否與記者相乎。林彥邦批評警方:「既然能夠喺太子站分辨市民同示威者嘅時候,唔明白點解唔能夠分辨當時嘅記者,係咪正進行一個合適嘅採訪工作。」對於有外界批評記者「做乜都得」,他強調記者沒有特權,「第四權」並不代表能凌駕於法律,若記者進行一些違法行為亦要負上責任。

另外,對於「假記者」的指控,楊健興指並不存在「廿蚊一張記者證」的說法,批評是誹謗言論。他重申,記者協會是註冊工會,目前有約580名會員,共發出80張記協記者證,指如果要申請成為會員,必須有一半收入為傳媒工作。他強調,每間傳媒機構都會發出證件予員工作採訪,不需要及不會由記協和單一團體統一發證。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表示他從來沒有指責過真正的記者違法。   RTHK網上截圖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在下午的例行記者會亦主動回應兩個記者組織,他表示警方從來沒有指責過專業及真正的記者違法或「搶犯」,又認為警方及專業的記者工作之間不應有任何敵對關係。警方不會亦無意去抹黑記協或記者。

至於記協指出「沒有假記者」定義,他澄清早前所說假記者,是包括四種人士,第一類,有傳媒機構不承認持證者是機構員工,他舉例指在8月19日,記協發現有一名自稱持記者證的澳門記者,但聯絡後該機構否認該人是他們員工,案件正由警方跟進;第二類,是現場穿着記者反光衣及持有證件的人士,但當警方傳媒聯絡隊上前與其交涉,就立即離開;第三類,是一些警方完全不認識的媒體,例如反光衣上寫上「觀察員」,但證件上卻寫有「PRESS」等的字體;第四類,有部份人穿着沒有標誌的反光衣的裝束,但阻撓警方執法。他又重申,警方及專業的記者工作之間不應有任何敵對關係,未來會繼續派傳媒聯絡隊到現場。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