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8.31太子站傷者10變7 救護指揮官未持檢傷分類卡進站數錯數 增援被阻相隔1小時始會合


消防處昨日召開記者會,回應有關8.31太子站內有關傷者人數及處理傷者的疑團,其中透露當時到場的負責數傷者的救護指揮官,未有帶同檢傷分類卡進入車站,為點算人數增添困難。消防處晚上以電郵補充,確認警方當晚11時05分,以「999」直線致電消防處消防通訊中心,要求派出救護人員到港鐵太子站救助傷者,該處引述警方表示,當時太子站3號月台暫時有5男10女受傷。

根據立法會議員毛孟靜周三公開的消防紀錄及消防處的說法,救護指揮官及一至兩架救護車,當晚11時14分已到場,救護指揮官及其餘增援救護員,分別遇到警員告知站內沒有傷者(詳見另稿),須協調一番後才獲放行。結果救護指揮官在與警員及地鐵職員協調約15分鐘後,在11時30分進入太子站;而其餘救護員,先因B1出口落閘,而須將地面準備工作轉移到E出口,及後再被警方拒絕放行,協調15分鐘後方能進站。最終所有救護員進入太子站的時間是0時30分,與第一架救護車到場的時間相隔逾1小時15分。

副消防總長陳慶勇(右)在記者會上保證,8.31當晚的太子站事件,消防沒有見到死亡個案。左為副救護總長曾敏霞。香港電台截圖

消防一度報稱太子站有10名傷者,惟最終送院卻減至7人,成為事件一大疑團。懷疑8.31有人在太子站死亡的說法甚囂塵上,副消防總長(總部)陳慶勇在記者會上保證,消防8.31當晚在太子站沒見到死亡個案,救護員所處理的7名傷者,都是在清醒情況下送院,「我哋同事絕不會隱瞞死傷者的數目。大家試想下,當日喺月台,有38位同事,我哋冇可能會見到有死傷者冇被好好照顧,而我哋走咗去,呢個係唔可能發生。」

雖然消防曾解釋,傷者人數有出入,是因為現場情況混亂,同事「數錯數」,惟說法似乎未能令人釋疑。副救護總長曾敏霞在記者會上透露,當晚到場負責點傷者數的救護指揮官(PAO見習救護主任)未有帶同檢傷分類卡到月台,成為點算傷者的其中一個困難。

8.31太子站內,不止一人被打至頭破血流。網上影片截圖

曾敏霞指,救護指揮官於晚上11時30分進入太子站,評估現場情況以匯報指揮中心,為第一個因處理大量傷者事故進入站內的救護員。當時檢傷分類卡由救護車的其他人保管,指揮官預計其他同事會隨後很快進站,故沒有帶同檢傷分類卡。不過,其他同樣於11時14分抵達現場的救護員,在B1出口地面完成準備工作後欲進站,卻因B1出口落閘而須將裝備再轉移到E出口,0時15分E出口的警員表示站內沒有傷者,拒絕放行,經過15分鐘協調後,19名救護員才於0時30分成功進站。曾敏霞說,已進站的救護指揮官由於沒有分類卡,只是在紙上簡單紀錄傷勢,故在點算傷者數目時出現困難。

她指,加上被捕人士在警方押解下亦有移動過位置,而救護指揮官只有一個人,在大型現場點算傷者,壓力很大。根據紀錄,該名救護指揮官先粗略估計傷者有10至15人,及後再匯報有9人、10人,最終減至7人。曾敏霞指,當時指揮官在0時15分匯報有10名傷者後,發現點算方面有困難,故決定將傷者集中在一個位置,最終在1時02分確定傷者為7人。

在大量傷者事故的傷者身上,應被掛上填寫傷勢資料的卡,但8.31當晚的傷者沒有。毛孟靜提供

曾敏霞指,惡劣環境下,傷者數目都會浮動,因為情況經常有變,她舉例7月尾大欖隧道出口兩巴士相撞,當時救護員一度匯報傷者人數為50多人,但最終人數為70多人。她指,太子站傷者人數的出入,不排除是指揮官重複點算,或者是傷者的情況有好轉,因為當時站內除了該名點算人數的現場指揮官外,亦有18名因較早前的火警事故而到場的消防員在場,其中10人有先遣急救員資格為傷者治療,惟她亦不能確定是屬於哪種情況。

在紀錄中少了的3名傷者,均為紅色(嚴重)傷者。有人質疑,紅色傷者是否可輕易「降級」為黃色(普通)或綠色(輕傷),曾敏霞指,紅色傷者不一定是代表不能行走或不清醒,若傷者呼吸急促,都可以被劃分為紅色。

毛孟靜周三公開的消防處行動紀錄。

另外,根據毛孟靜公開的行動紀錄,曾匯報傷者人數的人物,除了見習救護主任(即當時的救護指揮官)外,還有消防局局長及流動指揮車,其中最令人關注的兩次匯報人數,分別是於0時15分由見習救護主任匯報有10名傷者(6紅、2黃、2綠),以及於1時02分由流動指揮車匯報有7名傷者(3紅、2黃、2綠)。陳慶勇解釋,當時不同人都有匯報人數,如消防局局長曾匯報有3名傷者,但數目只是他手上處理的傷者,確實的傷者人數須以救護指揮官(即見習救護主任)為準。他亦指,流動指揮車於1時02分匯報7名傷者的數字,是由救護指揮官提供的更新。

有曾參與本地多宗大量傷者事故並負責分流任務的人士透露,現場點算傷者人數,是以救護主任為準。他又指,一般情況下,救護主任會為傷者掛牌(檢傷分類卡),同時作顏色分類,而一般如被掛上紅色牌,不會在短時間內「降級」,舉例如病人要入ICU病房,也不會短時間內轉回普通病房。

消防在處理8.31太子事件中另一個備受質疑的地方,是在處理傷者時跟從警方的建議,將傷者用港鐡列車先送到荔枝角站再送院,令傷者承受廷誤救治的風險。消防早前在警方記者會上,曾表示當時警方在風險評估後,認為太子附近一帶有聚眾活動,甚至認為會有搶犯風險,故建議經港鐵特別列車,將傷者移送到荔枝角再送院,取代直接由太子站運送傷者離開,而消防在考慮同事安全及傷者的安全與穩定情況後,決定接受警方建議。曾敏霞指,普通大型事故是由消防救護主導,決定現場救援模式、送院途徑等,警方須配合消防行動;但如太子站等衝突形式的事故,消防須與警方分工,由警方負責確保現場安全,消防負責處理傷者,亦要聽取警方的安全提議。對於傷者須經地鐵由太子站運送至荔枝角站再送院,陳慶勇承認做法在救援角度來說是不理想,「但係考慮過之後,呢個係最佳選擇。」

另外,有8.31目撃者曾表示,當時目睹有人被警員打至「嘔白泡」,更陷入昏迷,被呼喚「醒啊,唔好瞓」亦沒有反應,又提到有人為該傷者「搓心口」急救。惟陳慶勇表示,所有在場的消防都表示沒有人傷者嘔吐過,亦沒有人見過有昏迷個案,消防及救護亦沒有做過心肺復甦術(CPR)。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