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8.31屍殺列車】眾新聞追訪6名沒被捕乘客 重組速龍太子站無差別襲擊市民


8月31日晚上,速龍及防暴警察進入港鐵太子站月台及車廂追捕示威者,「屍殺列車」場面震驚公眾。警方事後解釋,稱是接獲報案才入站執法,前線警員根據現場市民報料及其「專業判斷」,例如見到「遮陣」、有人襲擊警察行為,便以武力制止。警方多次否認毆打無辜市民。

然而,眾新聞找到6名當晚在場的市民,他們願意受訪,包括5名親歷「屍殺列車」的乘客。從他們的證詞可見,是速龍先在月台用槍及胡椒噴霧瞄向車廂內的乘客,後者才嚇至開遮自衛;乘客未有作出任何攻擊行為,速龍及防暴警察就突然衝入車廂打人,之後並沒有當場拘捕車廂內的乘客。他們質疑警方純粹為發洩情緒,而「無差別」襲擊市民。

相關報道:【8.31屍殺列車】太子站車廂內被速龍警棍猛打 90後青年多處瘀傷 擬民事追究

親歷「屍殺列車」Andy指,是速龍先在月台用槍及胡椒噴霧瞄向車廂內的乘客,他們才被嚇至開遮。Pakkin [email protected] Post影片截圖

8分鐘「屍殺列車」:

據港鐵公布的資料,警察當晚10時56分抵達3、4號月台層,兩個月台的列車都已停下,被形容為「屍殺列車」的,是4號月台荃灣線列車,於11時04分駛離太子站。

6名受訪者背景及事發時位置:

Andy、Daniel、Jackson、Ivan(全為化名):4人是中學同學,當晚飯聚後乘港鐵回家。4人從旺角站上車,乘坐的觀塘線列車到太子站時停下,4人及後一同登上荃灣線的「屍殺列車」。
Jane(化名):與男友Peter(化名)及女友人在太子吃晚飯後,3人從太子站上車,打算乘坐觀塘線列車回家,3人及後一同登上「屍殺列車」。
細輝:下班後,從荔枝角站上車,乘坐荃灣線列車到太子站,準備轉乘觀塘線回家。他在混亂中登上觀塘線列車,最終在石硤尾站下車。

90後大專生Andy、Daniel、Jackson和Ivan是中學同學。他們8月31日下午與另外幾個中學同學到旺角逛街消遣,並沒有參與當日的示威活動。大夥兒共晉晚飯後,一行七人乘搭港鐵回家。他們一同在旺角站上車,乘坐觀塘線往調景嶺方向的列車,各人本應在觀塘線不同的車站下車、轉車,惟當列車駛到太子站,突然停下來。

「我哋喺車廂度企咗好耐,諗住等車門閂,一開始係以為有人阻住車門。好多人同我哋一樣,都係塞喺車廂度,當時架列車係全滿咁濟。」他們在列車中後段的一卡車廂內,完全不知道車頭位置有乘客衝突。Daniel憶述,他們在車廂內呆等一段時間後,聽到港鐵廣播:「噹、 噹、 噹。緊急廣播:由於發生嚴重事故,本站將會關閉,乘客必需立即離開。所有閘機現已開啟,出閘毋須使用車票或八達通卡。」他們出到月台,見到連屏幕都轉成螢光粉紅色,「嗰時個氣氛好恐怖。」當時Andy、Daniel、Ivan都是穿著白衣、 Jackson 穿著黃衣,都沒有戴口罩,更沒有頭盔、眼罩等防禦裝備。

月台屏幕轉成螢光粉紅色,顯示「嚴重事故 請立即離開本站」的字句。TMHK提供圖片

Daniel 指,當時月台非常混亂,其他乘客與他們一樣不知所措,有人說前方有乘客打鬥,他們正打算上前了解,但旋即又收到另一訊息,「有啲市民,我都幾肯定佢哋唔係示威者,佢哋著住普通嘅衫、冇戴口罩,同我哋講話:上面已經封晒,有警察落緊嚟。我哋冇選擇向上走(離開車站),係因為佢哋話上面啲出口已經封晒。因為覺得現場好危險、氣氛好恐怖,我哋就求其上咗對面月台架列車(4號月台荃灣線列車),以為可以走。」

見警察追捕才戴口罩自保

據港鐵公布的資料,警察當晚10時56分抵達月台層,而 4號月台荃灣線列車11時04分駛離太子站。Andy、Daniel、Jackson和Ivan在事發後8日受訪,向記者憾述那漫長的8分鐘,餘悸猶存,四人反反覆覆說「好驚」。

他們登上荃灣線列車其中一卡車廂,正是後來震驚公眾的「屍殺列車」。他們見到月台有很多乘客奔跑,速龍一直隨後追著,撲倒好幾個市民。他們當時尚未能理解,何以出現眼前這場追捕,不清楚誰是警察追捕的目標。車廂內的乘客見狀,開始傳遞、戴上口罩,Andy解釋,當時大家只是害怕被秋後算帳,「唔係話我有參加(示威),而係保障自己,驚佢(警察)屈你參加非法集結,所以先戴口罩。」

Andy和Daniel當時靠近車門,而 Jackson和Ivan則在車廂較入的位置。Daniel從車窗見到,車廂對出,有一人被幾個速龍制伏,「佢被撲低、跌咗落地下,佢雙手冇任何嘢,赤手空拳,遮都冇;啲速龍就拎住警棍係咁毆。我哋好驚。佢哋係揸住把槍。」

Daniel從車窗見到,車廂外有一人(紅圈)被幾個速龍制伏,身中多棍。Pakkin [email protected] Post影片截圖

同一時間,53歲的廚師吳志輝(細輝)正在月台。他在下班回家途中。他從荔枝角站上車,乘坐荃灣線列車到太子站,準備轉乘觀塘線。細輝在太子站月台聽到「緊急廣播」後,未及離開,一批速龍從後而至,一手將他推倒。他聽到該批奔跑中的速龍說:「嗰度有個full gear」、「嗰度有人著黑衫」。他知道速龍並非要制伏、拘捕他,只是視他為「障礙」,故將他推開,再繼續追捕前方一個黑衣人。細輝指出,速龍以年輕人為目標,特別是穿黑衣、戴口罩、身上有裝備者,他們一到月台就大舉追捕,將目標壓落地,以警棍打、用腳踢。他認為月台不安全,及後躲到觀塘線列車一卡車廂中。

速龍無預警舉槍指嚇乘客

在4號月台荃灣線列車上的Andy,用手機拍下速龍走近他們所在車廂時的情況,影片僅長11秒,可見月台有身穿反光背心的記者以及全副武裝的速龍,車門一開,便見速龍迎面舉槍指向車廂,然後車門關上,從車門玻璃的倒影可見,車廂內有數人,有人戴上口罩,有人手持雨傘,但未有打開。

Andy拍攝得速龍舉槍指向車廂乘客,當時車廂尚未出現「遮陣」:


Andy拍攝影片中,車門倒影可見車廂內有多名乘客,當時未見「遮陣」。Andy提供影片截圖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9月2日見記者時指,前線警員見到某些車卡裡有一些「遮陣」,以及有人作出對抗行為,例如用遮及硬物去襲擊警察,警員認為需要介入處理。不過,Andy、Daniel、Jackson和Ivan在現場所見的情況,與謝振中的說法完全相反。

相關報道:8.31速龍太子站車廂打人是7.21元朗恐襲翻版?眾新聞比對未經剪接錄像看警方執法是否過當

Andy表示,他們是見到速龍用槍及胡椒噴霧瞄著車廂乘客,他們感到極度恐慌,才張開雨傘,架在車門,沒有人將傘或其他硬物伸出車廂、攻擊警察。「佢(速龍)攞槍瞄住我哋車廂裡面嘅人。講真,嗰個距離係人都驚。」

「嗰期有睇到啲新聞片段,(警察)近距離(向市民)開槍,我哋好驚。跟住就有人叫話攞啲遮擋。」Daniel補充說,當日下雨,很多人本身都有帶雨傘出街,也有不少乘客在混亂中遺留下雨傘,「我哋真係求其拎起把遮。我哋諗住保護吓自己,冇攻擊意圖,我哋真係咩都冇。」而Jackson連雨傘都沒有,只是將背囊抱在胸前。

速龍在月台用槍及胡椒噴霧瞄向車廂內的乘客。Pakkin [email protected] Post影片截圖

在他們印象中,車廂內以年輕人居多,未見長者或幼童。Daniel憶述:「我哋可能有啲大男人啦,見到後面有啲女人,佢哋好驚,咩都唔做。我哋就話,不如我哋喺前面擋住。嗰對情侶由始至於都係嗰個位,冇乜移動過,冇意圖做啲乜嘢,個男仔一直都睇住佢女朋友。」

Daniel坦言,速龍及防暴警察會進入車廂打人,是他們始料不及的,「我哋或者有個心態,以為佢哋唔會入嚟(車廂)亂咁打。因為正常啲講,始終我哋冇做錯啲咩吖,冇諗過(警察)會咁黐線。」Jackson接著說,他們其實不知道哪裡有速龍、哪裡沒有速龍,他見毗連的車廂也有很多人,對方沒有走動,故他們沒有想到改去其他車廂。

然而,迅雷不及掩耳,速龍突然衝入車廂。

速龍挑釁乘客:「出嚟吖!出嚟吖!」

到底此前發生了什麼事?是什麼觸動速龍的神經?

Daniel記得,當時乘客與速龍曾有一輪口角,雙方情緒激動,但他們幾個朋友並沒有加入口角。Jackson憶述:「(乘客)叫(速龍)唔好開槍、走呀。好多說話喺耳邊出嚟,但唔係好確定佢哋講啲乜嘢。講得最多係:唔好射呀,呢度全部都係市民嚟㗎。都聽到有啲話:我咩都冇做過。」

Daniel認為,現場警察頗為失控,乘客手持雨具已刺激到他們,有速龍在月台挑釁車廂內的乘客,但乘客未有理會。從米報攝影師梁柏堅拍攝影片01:25-01:30可見,警員向車廂內的乘客近距離舉槍及胡椒噴霧後,兩名速龍向車廂內的乘客招手,其中一名速龍說:「出嚟吖!出嚟吖!」


兩名速龍向車廂內的乘客招手,其中一人說:「出嚟吖!出嚟吖!」Pakkin [email protected] Post影片截圖
挑釁乘客的兩名速龍,隨後被另一名速龍(紅色箭咀)拉走。Pakkin [email protected] Post影片截圖

車門多次開合,其中一次車門打開,速龍突然用警棍猛打雨傘,旋即向人群噴胡椒噴霧。站在最前排的Andy首當其衝,雙眼中椒,Jackson及Ivan即時將他拉到後排。原本在車門的人群散向車廂兩邊,Andy、Jackson和Ivan躲到架起「遮陣」的一邊,Daniel與另外數名乘客「落單」在另一邊。兩邊的人都捱了一陣亂棍和胡椒噴霧。

數名速龍隨後經另一扇車道進入車廂,Daniel頓時被多名速龍包圍,身體多處被警棍打中。「嗰幾秒之間,我唯一諗嘅就係點樣走,我一路跳返入後面安全啲嘅地方(遮陣內)。佢打嘅時候,我原本揸住把遮,佢打一下,把遮已經彎晒,我揸住把遮都冇用。」Daniel重申,他一直沒有攻擊警員,即使被打亦未曾還手。

Daniel被速龍圍毆,他重申自己一直沒有還手。Pakkin [email protected] Post影片截圖

在同一車廂,Jane與男朋友Peter以及另一名女友人在距離車門較遠的位置。速龍及防暴警察會衝入車廂時,Peter用身體護著 Jane及女友人,掩著二人的頭部,Jane視線受阻擋,未能看清楚整個環境,「但(警察)好明顯打緊人,其中一個男仔畀人扑緊頭,流晒血。」

Jane 感覺當時警察在車廂上打人時,並沒有特定的目標,「佢(警察)打緊嗰個狀態,根本冇理你係咩人。冇打到我哋3個,係因為真係好彩冇打到,而唔係佢揀過,覺得我哋3個冇嘢,所以唔打。」

警察車廂打人後不作拘捕

速龍及防暴警察入車廂打人不足兩分鐘,忽然如潮水般退出車廂。車門一開一合,有速龍趁開門期間再向車廂內噴胡椒噴霧,幾個蹲坐、跪地的市民中椒,包括一對相擁痛哭的情侶,嚎哭聲在胡椒噴霧瀰漫的車廂內迴盪。

車廂內的乘客蹲坐、跪地,手無寸鐵,但速龍仍向他們噴胡椒噴霧。Pakkin [email protected] Post影片截圖

警察陸續離開車廂時,Peter將Jane及女友人推往另一車廂,Jane一邊哭,一邊用手機拍下車廂的情況:


據Daniel、Jackson、Ivan所見,車廂內一片狼藉,一名男子被打至前額直流血,速龍及防暴警察並沒有從車廂內帶任何人到月台;當時Andy雙眼視野模糊,完全看不到車廂的情況。

Jackson 由始至終都不理解何以發生「屍殺列車」,「你(警察)拘捕或行使武力之前,都要講點解要對我哋行使武力,但佢咩都冇講到,就用胡椒噴霧射你、用棍打你。入嚟車廂打你幾棍就出去,我覺得成件事完全係唔合理。如果你有合理懷疑,譬如我似係示威者,戴晒頭盔、上晒豬咀,好full gear咁樣,你打我、捉我出去,我覺得比較合理少少囉。」Daniel指,速龍及防暴警察當時根本沒有意欲拘捕車廂內的乘客,打人純粹為發洩情緒。「如果佢有拘捕意圖,其實我哋嗰陣已經完全冇還手、反抗之力,佢可以成車都拉晒。」

他們所在的荃灣線列車,在車門幾次開、合之後,在晚上11時04分駛離太子站,開往油麻地站。而在3號月台的觀塘線列車,亦在3分鐘後、11時07分駛往石硤尾站。一眾受訪者最終各自從油麻地站及石硤尾站離開港鐵回家,未有被捕。

大律師公會9月3日發聲明,批評警方在無合理的情況下,以暴力對待太子站內的市民,包括向月台及車廂的乘客以「無差別」的方式施放胡椒噴劑及以警棍毆打,而其後警員離開車廂時,並沒有作出任何拘捕。

相關報道:大律師公會:警831太子站無合理情況下暴力對待市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