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也來拆局2:淺評反修例事件下的香港政治制度與改革


以發表 〈歷史的終結?〉 聞名,預示冷戰結束,提出西方自由民主體制為人類制度選擇的唯一依歸的日裔美籍政治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於二零一一年、二零一四出版《政治秩序的起源》以及《政治秩序與政治衰敗》,主張任何長治久安的政治制度,都必須兼具強大的國家治理能力、重視法治的文化,以及民眾可以向政府問責的制度。

日裔美籍政治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維基百科照片

這位師從亨廷頓(Samuel P . Huntington,曾提出知名的《文明衝突論》)的學者同時指出,一個有效的政治體制必須讓上述三者相平衡。林鄭在修例問題上是以著重展現強大的治理能力為理念,不惜逆龐大民意於不顧去展開修例。甚至在應付反修例事件上明知警員執法時大量違反《警察通例》,都以警隊展現事件受政府控制,局面是受控。而這種理念的側重,有很強烈的中央政府影子。當然,實際上香港政府多大程度上有這種管治能力,理念和執行間有否落差,是可以再討論。但背後的「有權用盡」,正是體現了著力展現治理能力。

同一時間,政府無視監警會權責有限,無法有效監察警權,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審視事件,可以說幾近無視政治制度中「民眾可以向政府問責的制度」的重要性。加上強推修例本身已經粗暴地變相否定現時的香港政治制度,暴露出現時政治制度民眾無法向政府問責的問題。

所以,問責就成為市民的訴求焦點,而長遠如何有效問責,亦即政治制度的改革就成為當前市民爭取的重點,亦何以示威者持續向政府不斷施壓的重要原因。

在福山眼中,政治問責的制度是近現代西方國家的強項,而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所展現的政府效能亦是願意肯定的,亦認為是東方國家的優點。東西方的政治制度可謂各有所長。

回到香港,面對當下的問責問題,落實基本法賦予的雙普選自然是香港人的直線反應,最起碼,先易後難,立法會先全面普選,再給予合理時間讓中央準備普選特首或在831框架下轉身或退而求其次提高民主成份都可以預見會納入未來政改的討論中。然而中國作為香港的政治母體,向來強調政府效能和強大的國家治理能力,難免對香港的政治制度加入更多制衡會有顧慮。同時內地在高舉制度自信下,香港的雙普選亦可能影響大陸的政制發展和政治穩定。

然而,回看基本法的條文,基本上早在起草和通過時已確定香港和中國大陸是完全不同的社會。在主權在中國的前提下,最終以普選作「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如果北京只想香港是一個經濟城市,只想讓中國的經濟從中獲利及獲得窗口作用,而置香港的政治局勢和需要於不顧,輸打嬴要,是不現實,今次修例事件就是明證。而北京亦應該再思當初回歸時高舉的歷史承擔和初心。

示威者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因為深明沒有政治改革,社會深層問題所帶來的衝突,仍會不斷重演。美聯社

中國政府素以實用主義態度看香港問題。回歸前有多次機會未收回香港正是佐證。以福山的理論視野審視香港局勢,除要回應民眾可以向政府問責的制度的需要外,重建重視法治文化,包括修補因選擇性檢控、監警會投訴成立率過低及難以投訴警員所帶來的公平問題、避免再推出與一般社會價值相違背的法律、重建民間的守法精神。同時,如何讓特區政府擁有強大的治理能力,以處理產業單一、土地問題等經濟結構難題,解決某程度上被地產霸權綁架的困境,以回應市民在反修例運動中不怕「攬炒」的經濟結構。

當前述三者兼具並相平衡,才是福山筆下的長治久安的政治制度。也是愛香港的人需要共同尋找的長治久安之道。

參考資料:

江宜樺(2018):序,輯於長風文教基金會編《從歷史的終結到民主的崩壞─法蘭西斯‧福山講座》,(頁9-23),新北市,聯經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