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一帶一路」同時為蒙古帶來發展與地緣政經關係複雜化  


蒙古擁有豐富的礦產資源與能源,包括銅、鐵、金、稀土及煤等,南部地區也有少量石油出產。其經濟政策奉行自由貿易,但工業基礎相對薄弱,消費品須依賴進口,礦產開採及交通基建需依賴外國投資。約1/5的蒙古國民生活在貧窮線以下,被亞洲開發銀行列為貧窮國家。

蒙古的一種礦石,含有銅和金成分。美聯社

蒙古礦業興國並非可持續發展政策

礦業是蒙古經濟和社會發展最重要的推動力,政府在各項經濟規劃、社會福利、勞工政策,鐵路公路等交通基建,均離不開礦業。礦業產值佔蒙古國民生產總值三成,其次是佔兩成的畜牧業。

為改善經濟,蒙古主張礦業興國,每年外銷的煤炭達5000萬噸,近年進口中國的煤炭蒙古便佔了1/10,而且貿易額更逐年增長,在未來三至五年,蒙古礦產出口預期將增加至每年7000萬噸。由於主要依賴公路運輸,令蒙古礦產的競爭力受制於交通運載力, 所以中蒙兩國已把修建鐵路列作戰略對接的首要項目。

由於蒙古礦業技術落後,基於成本考慮,礦產公司大量抽取地下水洗礦,而洗礦後的廢水則排放於以國家名義向牧民徵收的土地上,讓水中雜質自然沉積,嚴重污染畜牧用的水資源,最終損害蒙古經濟的可持續發展。

蒙古南部一個煤礦。美聯社

中蒙貿易互補可帶動蒙古經濟發展

中蒙雙方在經貿合作上的互補性強。中國的輕工業產品及蒙古的天然資源乃中蒙貿易的重要商品。蒙古擁有蓄積量約1.3億立方米的林木資源和總儲量達165億噸的煤炭,正乎合中國經濟發展的需求;而中國的龐大勞動力也可補蒙古勞動力的不足。在旅遊方面,蒙古自 2006年起成為中國旅客之目的國,也是蒙古最大的旅遊客源國;同時中國亦成為蒙古最大的旅遊目的國。

中國已連續10多年成為蒙古最大的貿易伙伴和投資國。現時中蒙邊境共有14個口岸,兩國貨物運輸距離近、成本低,且貨品價格廉宜,蒙古大量的煤炭、石油、礦産、牲畜等大量銷往中國;而蒙古也大量採購中國出產的家電産品、農産品、紡織品等。中蒙之間的貿易額從1994年的1.2億美元遞增至2013年的60億美元。自1999年起,中國已取代俄羅斯成為蒙古最大的貿易夥伴。在2009年往後的十餘年間,中蒙兩國的貿易總額便增長了逾十倍。中國目前已經成為蒙古的最大投資國、最大出口國和第二大進口國。中國在資源、能源、畜牧業等多方面的投資正成為蒙古發展國家經濟的強勁動力。

鐵路連通造就中蒙俄合作

中蒙俄合作。圖為三國領袖2018年6月在青島開會,左起:俄羅斯總統普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蒙古總統Khaltmaagiin Battulga。美聯社
 

蒙古地處亞洲大陸中部,東連東北亞西接中亞。 其與俄羅斯的邊界線長達3484公里,與中國的邊界線長約4700公里。目前蒙古與中國之間僅有一條於1956年通車的鐵路, 即烏蘭巴托—北京鐵路。蒙古希望利用其地理優勢,成為中蒙俄跨國貿易以至橫跨歐亞的運輸樞紐。

隨著中蒙兩國全面戰略伙伴關係的確立,2014年11月蒙古提出基於地處歐亞之間的地理優勢,擬實施「草原之路」計劃,通過運輸和貿易振興蒙古經濟。「草原之路」計劃由5個項目組成,總投資需500億美元,具體包括:建設長達997公里的高速公路連接中俄,同時新建輸電線路1100公里,並在蒙古現有鐵路基礎上進行擴展,對天然氣和石油管道進行擴建。蒙古政府期望「草原之路」計劃可令蒙古沿新的交通基建網絡拓展商機,並可帶動當地各類產業的升級改造,也為蒙古的核心產業能源與礦業帶來直接裨益。據估計,通過經營中俄間天然氣和石油的過境運輸,蒙古在2020年已可獲得2000億蒙圖的收益。

目前, 中蒙俄三國正積極發展並提升從俄羅斯的烏蘭烏德途經蒙古東部的蘇赫巴托,以及中國內蒙古的二連浩特等站的鐵路運輸能力;共同協力把「草原之路」對接「一帶一路」,為中蒙俄區域合作奠下基礎。

「草原之路」對接「一帶一路」的布局。插圖來源:華發網
 

「一帶一路」把蒙古的資源優勢轉化為發展優勢

習近平主席於2015年在上海會見蒙古總統額勒貝格道爾吉,表示中國將透過「礦產資源開發」、「基礎設施建設」與「 金融合作」,以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為契機,拓展兩國合作。而針對中長期開發投資的絲路基金則可為落實「一帶一路」提供投融資渠道。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亦於2018年訪問蒙古時進一步提出中蒙共建「 一帶一路」四點倡議:(1)支持蒙古加快基礎設施建設, 釋放發展潛能;(2)支持蒙古改善民生,使民眾在「一帶一路」 建設中受益;(3)加強重視環境和生態保護,共建綠色絲綢之路; (4)幫助蒙古把資源優勢轉化為發展優勢,實現多元化發展,提高可持續發展能力。

面對發展瓶頸,蒙古急需國外大量的投資和基礎設施建設援助,而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正好為蒙古提供經濟發展的選項。當前中國的「一帶一路」 倡議在經濟影響力上已遠超區域安全影響力。蒙古也意識到區域和平是發展的先決條件,然而「一帶一路」倡議既可透過區域合作創建和平,更進一步讓經濟得以發展,故此受到執政者與人民的歡迎。

蒙古外交政策對「一帶一路」產生關鍵影響

在冷戰時期,蒙古對蘇聯採取一面倒的追隨政策,在政治、經濟、軍事安全等方面全面服膺蘇聯的政策,使蒙古在內政外交上基本喪失了自主權,淪為蘇聯在東北亞的「 衛星國」。隨著蘇聯於1989年解體,蒙古的政治經濟也發生了巨大變化,無論是執政黨或反對派,在對外政策方面都主張完全拋棄過去單方面依靠蘇聯,改為發展全面均衡的對外關係。

蒙古於2015年宣布成為永久中立國。圖為學生在首都烏蘭把托國會大樓的成吉思汗銅像前留映。美聯社

蒙古於2015年宣布成為永久中立國,對「一帶一路」 倡議下的中蒙俄經濟走廊產生深遠的影響。

蒙古的永久中立使蒙古傾向以全面開放來推動經濟發展,對中國的「 一帶一路」倡議帶來積極的影響。而且蒙古的永久中立有助緩解俄羅斯對地廣人稀的遠東地區鞭長莫及的安全憂慮, 從而使俄羅斯更願意與中國及蒙古共同建設中蒙俄經濟走廊。蒙古目前在國內設置了三大自由貿易區:阿勒坦布拉格、 扎門烏德及查干諾爾自由貿易區。其中在地理位置上貼近俄羅斯Khiagt港口的阿勒坦布拉格自由貿易區,更是中、蒙、 俄貿易的樞紐。

新修訂的蒙古外交政策原則強調「和平、開放、自主、多支點」,在保持自身獨立和發展的前提下,發展與更多國家和地區的關係。「 多支點外交」戰略有別於過往在中俄之間選邊站的思維。對於中國和俄羅斯,蒙古採取「等距離外交」,在中俄之間採取中立,即既不與任何一方結盟,亦不與任何一方對抗。在「等距離外交」政策下, 蒙古與中俄兩國幾乎同步開展了一系列合作。同時,蒙古亦試圖透過「第三鄰國外交」戰略與其他大國和地區,包括美國、日本、韓國等積極開展合作,從而構建新的外交、安全與經貿關係。

「第三鄰國」概念源自1991年美國時任國務卿貝克訪問蒙古時提出,兩國自2003年起定期舉辦「可汗探索」聯合軍演;至2006年拓展至多國聯合軍演, 並改由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部和聯合國支持維和基金聯合主辦。此外,美國也透過政治捐獻、政治人才培訓及提供各類經濟援助等,積極推動蒙古民主化,試圖建立親美政權。

韓國對蒙古的投資集中於電信(韓蒙合資企業聯合電信和蒙古電信是蒙古的主要電信營運商)、房地產、清潔能源和環境治理(造林防止沙漠化)。兩國於2011 年締結「全面戰略伙伴關係」。

日本對蒙古的主要投資為電信、房地產和銀行業。現時日資企業MobiCom及澤田控股已分別成為蒙古最大規模的流動電話營運商及最大商業機構。除了商業投資外,日本也是提供最多財政援助予蒙古的國家,該等援助項目有部署地集中於社會制度建設、人才培訓、扶助基層、縮窄地方及貧富差距、環境保護和推動外貿產業,在獲取蒙古民心方面甚具成效。

蒙古採取永久中立的外交政策,對促使「草原之路」與「一帶一路」 對接,以及推動中蒙俄區域合作產生積極作用;但「第三鄰國外交」卻同時引入多方勢力於蒙古開展乎合各自利益的政經企圖,令蒙古的地緣政經形勢,充滿多變性及複雜性,對「一帶一路」 在該處的發展部署,或許存在一定程度的不確定性。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