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歐洲之聲】科隆「中國節」的另一種聲音


2019/9/14獨立中文筆會、大赦國際(AI)、南蒙古大呼拉爾(議會)、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西藏行政中央駐歐洲華人聯絡官、民主中國陣線、德國西藏協會、全能神教會、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中國民主黨海外委員會等組織的代表都參加此次在科隆聲援香港的活動。/田牧

【撰文:田牧】
 
科隆與北京建立「姐妹城」已歷時32年,今年又是科隆市的第四屆「中國節」,新華社報道:12日晚,德國科隆上千民眾聚集在萊茵河畔的科隆大教堂廣場,欣賞來自中國北京的藝術家的歌舞、口技、雜技等精彩表演。德國規模最大的三城市「中國節」拉開序幕。

在這喜慶節日裏,獨立中文筆會、大赦國際(AI)、南蒙古大呼拉爾(議會)、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西藏行政中央駐歐洲華人聯絡官、民主中國陣線、德國西藏協會、全能神教會、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中國民主黨海外委員會等組織的代表也來了,表達了另一種聲音……

為香港市民打抱不平

9月14日中午12點,在科隆大教堂廣場前,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說:今天我們也來了,是自願來的,來自於德國、荷蘭、法國、比利時和瑞士,代表著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團隊,在這裏舉行示威抗議活動,發出了異口同聲的吶喊:香港香港香港!加油加油加油!

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已經持續了3個多月,參加示威活動的朋友長期生活在西方,理解與支持香港市民維護民主與法治,維護「一國兩制」50年不變,大家更理解這背後的深沈原因:歸根結底,是為全體香港市民討生存、爭民權,發出最後的吼聲!

我們簡單地算一筆帳:香港回歸22年,回歸前香港是亞洲的四小龍,香港市民的普遍生活水準,遠遠優於中國與亞洲地區的水平。但回歸了中國22年後,中國與亞洲地區人民生活水準成幾何級增長,而香港市民的生活水平卻始終原地踏步,幾乎陷於貧困的邊緣。不進則退,這個道理世人都明白,香港人受苦了,香港人遭罪了。漫長的22年香港治理,管理之劣之差,這筆爛帳應該如何清算?事實明擺著:這個板子應該狠狠打在港府的屁股上,因為港府用臀部思考問題,選擇座位;這個板子也應該狠狠打在北京政府的腦袋上,因為中共政府用意識形態定調定位定人,害了香港。

難怪香港市民厭惡假仁假義的香港特區政府與特首,這些官僚們淩駕於百姓頭上,享盡榮華富貴,卻一事無成。難怪香港人不滿意形同虛設的「一國兩制」,所謂的兩制,只是附庸溜須的橡皮圖章,不管不顧香港市民已陷入了水深火熱的生活。難怪香港人思念英國殖民時期,如果英國政府繼續治理,香港是不是會繼續領先於亞洲水準與水平呢?

令香港人憤怒的香港治理爛帳,不算在港府與北京政府頭上,難道還要算在22年前的英國殖民政府頭上嗎?一、二百萬香港人上街吶喊示威,足以代表了香港的民心民情民意民聲民勢,我們有什麽理由不支持香港市民勇敢正義的運動?

2019/9/14獨立中文筆會參加此次在科隆聲援香港的活動。

為德國外長瑪斯叫好!

9月9日,德國外長瑪斯與香港民主運動著名人士黃之峰見面交談,對黃之峰獲得保釋表示了「歡迎」,並合影留念,一下子觸怒了中國政府,引發了中德外交新風波。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發表聲明,批評德國干預中國內政,稱之為「無禮行為」。德國外交部予以駁回,聲稱:「與公民社會的成員見面純屬正常行為。」馬斯本人宣稱,聯邦政府始終支持言論自由,他今後會繼續與人權律師和民主運動人士見面,他強調:「我們對中國『一國兩制』原則的立場不變,我們支持香港人民在這一政策範圍內享受的權利」。「我們始終支持那些香港的示威遊行者,可以在街上發表自己的意見。」

瑪斯為什麽不可以見黃之峰?瑪斯是德國的外長,還是中國的官員?指黃之峰為「香港分裂頭目」,「鼓吹香港獨立」,香港法院還沒有這樣的判決與結論,香港法院也並未阻止黃之峰赴德,黃就是一位自由獨立之人,憑什麽中國政府要淩駕於法制之上?憑什麽德國外長瑪斯與黃之峰見面,要得到中國政府許可?豈不是太搞笑了?

南蒙古大呼拉爾(議會)主席席海明說:這恰恰證明了中國政府的專制性質,連德國瑪斯外長的言行都要管束,那麽我們這些蒙古族、藏族、維吾爾族人民被奴役,豈不成了中共政權天經地義的奴隸了?參加示威活動的台灣女孩始終舉著「CHINAZI」牌子,抗議中國式的納粹主義。

科隆市長與中國大使「槓上了」

一波未了一波又起。科隆「中國節」12日揭幕,這天的12-16點,「中國節」經濟論壇在科隆植物園舉行。在植物園門口,大赦國際科隆負責人與全能神教會組織靜默示威,手舉一幅幅宣傳牌,以示對中國人權狀況的批評。

中國駐德國大使吳懇目睹現況,十分惱火,向主辦方提出「把這些牌子挪開」,得到的回答是無能為力。吳懇直接找科隆市長亨麗埃特・雷克(Henriette Reker)說話,雷克市長的回答是:「這裏是德國,不是中國,憲法允許他們這麽做,這是合法展示他們想要展示的內容,我沒有權力讓他們離開。」吳懇惱火道:「他們不走,我們走。」市長的回答也幹脆:「那就隨意了……」據說吳懇一行人真走了。

在植物園門口,大赦國際科隆負責人與全能神教會組織靜默示威,手舉一幅幅宣傳牌,以示對中國人權狀況的批評。圖/作者提供

錯的不是科隆市長,不是示威群眾。美國特朗普總統算是牛了,但他來歐洲各國訪問,還不是遭到一路的示威抗議,各國政府也不可能為他清道。特朗普還不是只能生悶氣,發發推特,罵罵街了事。

錯的是吳懇大使,一個中國的高級官員怎麽可以淩駕於德國憲法之上呢?要步入世界,與國際接軌,首先應該懂得尊重所在國的憲法、道義與價值觀,即便看不慣,心不順,也應該學學特朗普總統,寫寫推特,罵罵街,找回心理平衡。

願榮光歸香港

香港朋友程翔傳來一段視頻,在香港一所中學的開學儀式上,學生們引喉高歌《願榮光歸香港》,歌詞高昂激情,旋律悲壯有力,學生們猶如整裝待發的勇士,吹起衝鋒的號角。這首歌被香港人譽為「香港的國歌」。

歌詞大意是:香港這片土地上,發生了讓人流淚,讓人憤怒的故事,人們為了公義,而拒絕沉默,並選擇不再退縮,香港人有勇氣與智慧,可以渡過黑暗時刻,走向「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民主自由永不朽」的未來。

德國之聲記者長平帶來了這段「香港的國歌」,他說:我們在這裏播放,讓這悲曲在科隆大教堂的天空回蕩,讓科隆,讓德國惦記著香港,牽掛著香港,思念著香港。讓香港市民知道,《願榮光歸香港》在世界上每一片天空傳播與蕩漾。

被阻攔在「中國節」的牌樓外

德國有瑪斯外長,有雷克市長,但也有屈勢附庸的德國小市民。在「中國節」我們也遭遇了撞墻與碰壁。

晚上6點,示威活動結束,廖會長提議:我們去「中國節」市場看看。一行人隨即步入50、60米開外的中國牌樓,誰知那裏的德國男女保安不讓我們進入,手指幾乎觸碰到我們的胸口,指著廖會長、錢躍君、長平、台灣女士和筆者,他們說:你們5人禁止入內。

作者等人被阻擋不能進入「中國節」市場。圖/作者提供

這就奇了怪了,大教堂前的廣場,我們每人都是幾十回,幾百回的穿行,這回居然在德國土地上遭遇這等欺人之事。他們似乎盯上了《歐華導報》主編錢躍君,而我們屬於被波及的「搗亂份子」。原來錢躍君、王國興等數位示威活動朋友,在幾小時前,掛著抗議胸牌穿行於中國市場,「中國節」市場內禁止示威活動,他們之間已經發生過小衝突,最後被驅逐出來,所以才有了後來我們的被波及。

長平拿出《德國之聲》記者證,希望記錄下他們的姓名,他們趕緊捂住掛牌,不讓拍照,不讓記名。既然不敢堂堂正正亮明姓名執法,卻還這樣狐假虎威,完全拜倒在中國的財勢之下,但願不要出現唯利是圖的政府官員,被利益奴役而趨炎附勢,將人權、原則與價值觀拱手相讓。

本月6-7日,德國總理梅克爾訪問中國,原本冷卻了近兩年的中德外交關系,總算走出了陰天與霉季,出現了復甦的生機。殊不知梅習北京的熱炕頭尚未捂熱,卻又遇到了瑪斯外長與黃之峰的見面寒流,又撞上了雷克市長與吳懇大使的「互杠」風波,一頭栽進了酷寒冰窖。中德外交在面對香港問題、人權問題、價值觀問題等,依然是南轅北轍,連連撞車。

要問中德外交究竟幾時修復愈合?看來是「難難難,不是知音難相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