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3名警暴受害者入稟高院 要求頒令警員執勤時須展示編號


 

繼6月12日在金鐘被射傷右眼的拔萃女書院通識科教師楊子俊之後,再有3名市民以警暴受害者身份,入稟高等法院尋求司法覆核,要求法庭頒令防暴警察及速龍小隊執勤時,必須在制服上展示警員編號。

入稟狀指出,俗稱「速龍小隊」的特別戰術小隊及防暴警察,有系統而持續地不在制服上展示警員編號。Pakkin [email protected] Post影片截圖

3名報稱警暴受害者的市民,包括陳恭信、魯湛思、吳康聯,今日(16日)由資深大律師潘熙及大律師黃宇逸代表入稟高院。入稟狀指,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早於6月去信警務處處長,要求對方即時承諾所有警員日後執行職務時均會在制服上展示可辨識身份的編號。然而,警員沒有在制服上展示警員編號的問題持續至今,陳、魯、吳分別在8月、7月、6月遭受警暴,惟因無法識別涉事警員身份,而無從追究,因此,3名申請人認為有必要提出司法覆核。

3人要求法庭裁定,防暴警察及俗稱「速龍小隊」的特別戰術小隊,有系統而持續地不在制服上展示警員編號的做法,違反《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及/或《香港人權法案》第3條,同時要求法庭頒令防暴警察及速龍小隊執勤時必須在制服上展示警員編號。

入稟狀提及3名申請人的背景及遭受警暴情況如下:

將軍澳街坊飯後散步 被防暴警扑頭後無拘捕

第一名申請人陳恭信現年51歲,與家人同居於將軍澳。他今年2月中風,此後一直接受藥物治療。8月4日晚上約10時半,事主與家人吃晚飯後,跟兒子落街散步。回程途中、約11時12分,事主被一名戴頭盔的防暴警察以警棍打傷頭部,造成大量流血。遇襲後,事主感到頭暈,坐在地上。

有線及now新聞影片可見,陳恭信當晚被打至血流披面,他遇襲後坐在地上。截自入稟狀

警方應事主要求召喚救護車,他其後被送往將軍澳醫院,頭部縫了9針,並留院至8月6日。事主於9月7日向投訴警察課提交書面陳述。在整件事件中,事主並沒有被指涉嫌觸犯任何罪行,亦沒有被捕。事主認為警方不合法使用武力,但當時在場的防暴警察,包括向他施襲的警員,全部都戴上頭盔,制服上沒有警員編號,亦沒有其他可識別其身份的標記。

陳恭信頭部縫9針。截自入稟狀

參與獲批不反對通知書公眾活動 被近距離噴胡椒噴霧

第二名申請人是24歲男子魯湛思,他去年畢業於中文大學宗教研究系,其後一直任職立法會議員朱凱廸的助理。在7月14日下午約4時,事主在沙田參與一項已獲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的公眾遊行。當晚約9時,當他前往參加另一項不反對通知書涵蓋、於沙田百步梯舉行的公眾集會期間,突然見到一批戴頭盔的防暴警察衝向他,當時他在一群示威者之中。雖然事主並沒有參與任何暴力行為,沒有行為不檢,亦無觸犯任何罪行,但他仍然被至少3名防暴警察近距離向臉、手噴胡椒噴霧,令他感到強烈的痛楚,痛楚持續一整晚。入稟狀未有提及事主及後是否被捕。

被捕時無反抗遭棍打腳踢 3厘米頭皮血腫

第三名申請人是51歲男子吳康聯。在6月12日下午約3時,事主在夏愨道與添華道交界被一群速龍小隊成員襲擊。入稟狀引述《香港01》報道指:「網上流傳至少三條短片,拍攝到一隊速龍小隊在夏愨道與添華道交界橋底,衝向一名身穿深色衣服的男子。當時該男子一人獨站在路旁,側身背向警方,並無任何動作。惟一名警察從後拉扯男子背包,將他扯倒地上,其後多名警員一湧而上,揮動警棍毆打及腳踢男子。男子倒地後並無反抗,一度以手掩護頭部。其他警員則從旁阻擋上前拍攝的記者。惟其中一條片段仍拍攝到男子倒地後再無反抗能力,但一名警員仍用腳踢向其頭部,似有違反通例守則使用不適當武力。男子其後站起並被三名警察帶走。」事主認為報道準確描述當時他遇襲的情況。

警方及後以非法集結罪拘捕事主。他當晚被送往瑪麗醫院治理,他頭部受傷,有3厘米頭皮血腫(scalp hematoma),需要留院一晚,至6月13日出院。事主目前正保釋,未有被起訴。

網上片段可見吳康聯被多名速龍圍毆。截自入稟狀

3名申請人均認為警方使用不合法武力,有意向投訴警察課投訴作出投訴、提出民事索償、私人檢控等。然而,3人均未能確認施襲警員的身份,無法採取有關行動。

入稟狀指出,3名申請人分別在8月、7月、6月遭到戴頭盔的防暴警察及蒙面的速龍以不合法武力對待,可見警員沒有展示警員編號的問題是有系統及持續的,而且有關問題已經是眾所周知,新聞亦經常報道。從電視及網上的直播片段可見,警員執勤時不展示警員編號的問題,持續至9月16日(即入稟狀提交之日)。

此外,據監警會主席梁定邦在8 月23日的記者會上透露,不展示警員編號的做法是受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認可的。梁定邦指出,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表示希望以速龍頭盔上的「代號」取代原有的號碼牌。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曾經指速龍「工作服的設計是沒有位置去展示警員的編號」,但入稟狀引述傳媒報道,顯示速龍制服過去有展示警員編號,以反駁李家超的說法,並指出在制服上展示警員編號是可行的。

圖左:《蘋果日報》在6.12上午拍攝到有速龍小隊成員制服上有編號。圖右:眾新聞記者在6.12下午拍攝得速龍小隊多名隊員的制服上都沒有編號。

申請人質疑,警員不展示警員編號的做法,違反《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或《香港人權法案》對於公民免受酷刑或殘忍、不人道、侮辱性待遇或懲罰的保障。入稟狀引述聯合國《和平集會和結社自由權利問題特別報告員及法外處決、即審即決或任意處決問題特別報告員關於適當管理集會問題的聯合報告》指,執法機關須訂立一套清楚及透明的指令結構,以減低暴力的風險,並確保執法者須為其不合法或違抗指令的行為負責。每一名執法人員都必須可被明確識別,例如佩戴名牌或編號。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