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真香港人,請留下來光復香港


6月9日,百萬人上街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掀起了這場香港人從沒料想過會出現的波瀾壯闊逆權運動,至今仍未止息。美聯社

反送中運動剛好百日,與其說香港人在這三個多月裡經歷連場惡夢,不如說我們終於從睡夢中驚醒,發現回歸後的香港早已面目全非。

其實明眼人都看到,香港的轉變絕非一夜之間發生,而是一直按著中共的劇本一步一步上演。回歸二十二年來,中共對於維持「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根本毫無興趣,當初信誓旦旦的所謂「五十年不變」承諾也只是緩兵之計,所有政策都只為爭取時間對香港人進行統戰,以及讓更多的內地人來港定居,然後從政治經濟文化各個方面控制香港,最終達致返回「一國一制」的目標。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中共萬料不到竟然會在形勢大好之時栽跟頭。事到如今,當發現自己的統戰工作全盤失敗,港人全面覺醒,它們就完全失去方寸,乾脆直接露出自己的猙獰面目,不惜一切打破香港人引以為傲的社會秩序,散播恐懼,製造矛盾,希望令所有「冥頑不靈」反抗極權的香港人盡快離開,使他們的計劃能更快地完成。

面對這種比溫水煮蛙更赤裸的攻勢,香港人應該如何自處?這次抗爭運動經常聚焦在走到前線的年輕人,以及自認已到收成期的人士身上,其實,那些正值三四十歲青壯時期的七八十後的走向,對香港未來的發展一樣非常關鍵。一來,他們很快就會成為各個界別的領導階層,直接主導香港的政經發展;二來,他們大多準備或已經生育, 香港未來生力軍的成長歷程就由他們來決定。那麼,他們心裡的想法是如何呢?

為了下一代,我們這一代香港人應該如何決擇呢?

我當然不能代表他們所有人,但還是可以談一談我的觀察。一方面,我們都曾經歷殖民地時代最後的光輝,接受過良好的教育,在廉潔公正的社會中長大,生活大多無憂。我們對現時社會發生的一切非常痛心,難以接受,非常渴望盡一切能力將香港重回正軌。但另一方面,我們又大多已經生兒育女,生活上有各式各樣的負擔牽掛,要走到抗爭最前線難免諸多限制。面對中共日益明顯的侵略,理智又告訴我們這個城市所剩下的時間似乎已經不多了,為了下一代,盡早離開似乎是唯一的選擇。可以毫不誇張地說,身邊的同代人其實經常都在討論,應該如何安排子女離開?應該在甚麼時候?哪個地方才是安身之所?

這種既想留下又想離開的心境,令我想起一九四九年的中國。曾經我不明白為何當年的中國人會有所猶豫?離開根本就是如此明擺著的答案。當年的人尚且未見識過中共的厲害,尚且懷抱建設新中國的期盼,可是如今呢?難道還可以有所幻想嗎?有能力的話難道不應盡早打算?

擔任急救角色的少女,在尖沙咀警署外,被警方的布袋彈打爆右眼。

可是令我意想不到的是,當香港的情況越壞,自己留下來的心志反而越堅定。因為我不甘心就這樣將香港拱手相讓給極權政府,不甘心作惡多端的壞人就此逍遙法外,不甘心如此美好的地方就此蒙塵。我接受不到自己不能在成長的地方暢所欲言,我更接受不到自己連穿上甚麼顏色的衣服上街也要思慮再三。如果我們有能力的一代人都離開了,剩下來的年輕人怎麼辦?我們是否又要重覆著上一代人的歷史,在遙遠的他方寄託對家鄉無盡的思念?當一次又一次看到年輕人被無理搜查、無理羞辱、無理虐打、 血流披面、傷痕累累的時候,我們能接受自己就此一走了之嗎?

我知道自己人微言輕,但我很想在此向同代的人呼籲:這一次,我們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夠離開的。我明白大家都有各自的顧慮,但為著成就我們的城市,為著那些勇敢抗爭的年輕人,難道我們就不應該盡全力守護他們嗎?如果我們都自認是真香港人,就應該勇敢地留下來守護香港,因為我深信歷史都是由人創造出來的,我們香港人在如此艱難的三個月裡都挺過來了,為甚麼不能夠相信自己能再次創造奇蹟?這場比賽還遠未結束, 未到最後一分鐘都應該作戰到底。

這三個月,有很多讓香港人感動落淚的時刻,像中秋節晚上,舉頭望見獅子山頭被照亮了的直播,和山脊的光鏈。美聯社

我們能否等到「光復香港」的一天?沒有人知道,但我知道如果我們離開了,就肯定沒有機會。我永遠不會忘記電影「 飛越瘋人院」裡最著名的一幕:主角為了喚起院友們爭取自由的意志,拼命要舉起那個奇重無比的洗漱台,雖然他失敗了,但他說道:「 至少我嘗試過了」。為了香港,為了自由,我們至少都應該留下來盡全力嘗試,與香港共存亡。這樣才是「 光復香港」的真正意義,這樣才會不枉此生。

願榮光歸香港。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