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8.31太子站消防紀錄】至少13處在3天及10天後修改 消防處:做法常見、有人一知半解


8.31太子站疑團未解,雖然消防處早前解釋指,負責點算傷者的救護指揮官「點錯數」,由原本的10名傷者最終減至7人,但仍然未能釋除公眾疑慮。立法會議員楊岳橋周二(17日)再公開一份由8月31日晚至9月1日凌晨消防處個案紀錄(incident log),紀錄了現場消防員上報消防控制中心的內容。

而紀錄重點之一是有多宗行動紀錄在事發後三天以至十天後才被修改,分別在9月3日晚上和9月10日凌晨兩個時段,資料牽涉到傷者數目由10變7以及警方將傷者運送到荔枝角站的決定等。而消防處早前曾兩度出席記者會:分別是9月2日的警方例行記者會,以及9月10日聯同警方、醫管局及港鐵代表召開聯合記者會,修改紀錄的時間均在這兩次記者會召開前數小時。

有三名保密身份的現職消防處職員透過視像對話解說有關文件,他們認為相隔三天,以至十天後才修改紀錄是不尋常的做法,促請處方解釋和港鐵公開閉路電視片段釋除公眾疑慮。

三名透過視像對話的現職消防人員,和部分於9月3日及10日修改的消防處incident log。眾新聞製圖

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早前引述一份消防處人員在8.31當晚,於太子事故現場與控制中心的對話紀錄。紀錄顯示,在太子站月台的消防處人員,先後6次提及不同的傷者數目,其中4次指傷者人數介乎9至10人,而最終有3名原本屬紅色級別(傷勢嚴重)的傷者在紀錄上消失。消防處早前召開記者會以及出席警方例行記者會,回應有關疑團時指,因為場面混亂、傷者不時改變位置、負責點算傷者的救護指揮官未有帶同檢傷分類卡進入車站等原因,最終致「點錯數」,由原本的10名傷者最終減至7人。

公民黨楊岳橋周二(17日)再公開一份由8月31日晚上約11時,至9月1日早上的消防處個案紀錄(incident log),完整紀錄了現場消防員以無線電向消防指揮中心上報的訊息,紀錄所顯示資料與早前毛孟靜所取得的電腦紀錄吻合,文件當中的Log Date Time為訊息輸入的時間,Event  Date Time為事件實際發生的時間,有關紀錄顯示了至少有13項行動訊息,於事後三天以至十天後,分別在9月3日晚上和9月10日凌晨兩個時段,才被修改。

楊岳橋公布的9頁8.31太子站消防incident log

消防831太子站個案紀錄(incident log)至少有13項行動,是在事後3天,以至10天才被修改。眾新聞製圖

曾在9月3日被修改的資料如下:

1. 8月31日23時49分, 助理消防區長(ADO)匯報有2名傷者頭部受傷、1人氣促。

2. 9月1日凌晨0時01分,快速應變救護車(RRVA)匯報有9名傷者,出現頭部受傷、氣促等情況。

3. 9月1日凌晨0時15分,快速應變救護車(RRVA)再匯報共有10名傷者,有6名為紅色(嚴重)傷者、2名黃色(普通)及2名綠色(輕傷),並指七架救護車(AMB)已經足夠。

4. 9月1日凌晨0時26分,高級救護主任(SAO)正進入太子站

5. 9月1日凌晨0時27分,救護監督(SUPT)匯報,需要多兩架救護車,並在太子站E出口運送傷者

6.    9月1日凌晨01時02分,見習救護主任(PAO)匯報傷者人數為7人,包括3紅、2黃及2綠。

7. 9月1日凌晨01時10分,醫管局(HODO)為7名傷者進行分流,包括1紅、1黃、1綠送往明愛醫院(CMC)、2紅1黃1綠送往瑪嘉烈醫院(PMH)。

8. 9月1日凌晨01時21分,救護監督(SUPT)匯報太子站的情況不穩定

9. 9月1日凌晨01時39分,救護監督(SUPT)匯報13名救護員(AMBS)已到場,將聯絡助理救護總長(ACAO)是否需要為7名傷者提供協助

10. 9月1日凌晨01時55分,高級救護主任(SAO)匯報,7名傷者已移送到地面。

曾在9月10日被修改的資料如下:

1. 9月1日凌晨01時07分,救護監督(SUPT)引述警方高級警司指,7名傷者將會經列車運送至荔枝角站,並需要5架救護車在荔枝角A出口準備。

2. 9月1日凌晨01時16分,快速應變救護車(RRVA)匯報,需要再多一架救護車在荔枝角站A出口待命。

3. 9月1日凌晨01時44分,根據一名高級警司的指示,因應太子站的暴亂情況,7名傷者將移送到荔枝角站B出口再送院。

被問到修改資料的日子是否與消防開記者會的日子有關連,楊岳橋表示,無意為此作任何結論。周滿鏗攝

消防處早前曾兩度出席記者會:分別是9月2日的警方例行記者會,以及9月10日聯同警方、醫管局及港鐵代表召開聯合記者會。被問到是否與修改資料的日子有關連,楊岳橋表示,無意為此作任何結論,僅促請港鐵公開閉路電視片段才能釋除公眾疑慮,他又指已就手上資料去信保安局要求澄清。

三名現職消防處職員透過視像對話出席記者會,指出8.31個案紀錄當中有多個不尋常之處。三人稱,一般情況下,個案紀錄不能新增項目或刪除項目,只能作出修改,而修改權限只屬於處方主任級與控制中心人士。他們又舉例指,一般情況或因為打錯字、發生火警地址位置等資料未確定的原因,才修改個案紀錄,但只會在數分鐘至數小時內作出修改,而8.31紀錄在數天後才作出修改的做法是不尋常,並指出另一份稱為「amend log」的紀錄會記載由誰更改、以及修改前的內容,只有主任級以上人員可以看到。

該三名消防處職員戴上鴨舌帽、以墨鏡和圍巾遮蓋容貌,又展示消防處的職員證以茲證明。周滿鏗攝

其次,根據紀錄顯示,在9月1日凌晨0時15分,見習救護主任匯報共有10名傷者,有6名為紅色(嚴重)傷者、2名黃色(普通)及2名綠色(輕傷),醫管局(HODO)在0時20分亦為10名傷者進行分流,分別指示送往6間不同的醫院。但直到凌晨1時02分,來自流動指揮車(MCU)的見習救護主任突然匯報傷者人數為7人,包括3名為紅色(嚴重)傷者、2名黃色(普通)及2名綠色(輕傷),當中少了3名紅色嚴重傷者。其中一名消防處職員認為,在醫管局已進行分流的情況下,若根據處方解釋指是「點錯數」的話,情況屬不尋常。

另外,在9月1日凌晨1時07分的紀錄顯示,救護監督(SUPT)是「根據警方高級警司的說法」,7名不同傷勢的傷者將會經列車運送至荔枝角站,並需要5架救護車在荔枝角A出口準備。消防處職員認為做法與過往有出入,因為救護員不會依靠別人的引述,只會「親眼見到先作準。」

紀錄中,由9月1日凌晨0時36分至凌晨1時02分,當中至少出現了「空白的26分鐘」,現場消防員和控制中心均沒有交流。消防職員指情況比較罕見,因為消防救護重視訊息交流,控制中心不會長時間不向現場人員了解情況,但他們指出,現場人員有機會以電話溝通,當中亦會有電話錄音,但不會紀錄在incident log內。

三名消防職員質疑警方阻撓救護入現場進行救援,導致傷者失救的話應該由誰負責,而傷者的撤離方式亦應交由救護人員的專業判斷,他們最後促請處方就紀錄的多個疑點解釋,以及港鐵應公開閉路電視片段釋除公眾疑慮。

眾新聞向消防處查詢有關紀錄修改前的內容、修改原因等,消防處回覆指,消防處的事故紀錄(Incident Log)載有事故的相關資料,包括現場主管與消防通訊中心聯絡的訊息。由於在處理事故期間,一般需要在短時間內處理大量訊息,所以在紀錄上可能有些不清楚的地方。而在處理事件過程中亦很多時以電話對話方式與通訊中心聯絡。為確保事故紀錄反映真正實況,在完成行動後,消防通訊中心會於有需要時與現場主管再核實資料及翻聽錄音,以補充或修正事故紀錄。消防處指出,此舉為消防通訊中心一貫做法,特別在大型事故中常見,而並非有人在一知半解的情況下指為罕見。

消防處稱,明白公眾對事件十分關注,為確保處方就該事件所提供資料的準確性,消防處人員連日來翻聽超過七百條的相關錄音,亦再三與現場主管核實所有行動過程,並把相關資料補充在行動紀錄,務求更準確地整理有關事件的事故紀錄。

消防處指出,在不同的記者會、回應傳媒提問及在本處的Facebook專頁等不同渠道,已多次交代消防及救護人員在處理「8.31港鐵太子站事件」的詳細情況,並強調處方一直是按現場人員的觀察與紀錄,如實向傳媒提供有關該事故的資料。

副消防總長陳慶勇(右)在13日的記者會上保證,8.31當晚的太子站事件,消防沒有見到死亡個案。左為副救護總長曾敏霞。香港電台截圖

 

對於有人質疑,當晚到場的消防人員是否真的有先遣急救裝備去協助處理傷者,消防處稱,早前於其Facebook專頁已提到,消防人員在當晚10時57分接報到太子站處理一宗二級火警,經調查確定沒有火警跡象並考慮到站內可能有傷者後,現場消防主管先後指示隊員帶備消防車上的先遣急救裝備進入站內協助處理有需要的人士。而且從港鐵早前公布的太子站閉路電視截圖亦可見,抵達E出入口並進入太子站的消防人員,已帶備了紅色的先遣急救裝備背包。

消防處最後重申消防通訊中心的行動紀錄及相關文件涉及大量專門用語及行動資料,有自稱本處人員在不熟悉有關運作、當晚的行動細節及事故背景等情況下片面解讀行動紀錄,實在是不負責任的做法,同時亦很容易會混淆或錯誤解讀某些訊息,而引起更加多不必要的猜測或誤會。對於再有消防處內部資料外洩及上述人士的行為,引起公眾對消防處誠信及當晚處理事故人員作出質疑,消防處作出嚴厲批評,並表示極度遺憾。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