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車四十四》的啟示


【撰文:古勒馬

當年只有26歲,出生於台灣的美籍華人導演伍仕賢,於2001年自編自導的香港微電影《車四十四》曾獲得第58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評委會特別獎。這齣僅有11分鐘的微電影,是改自一個在重慶發生的真人真事。最近,這部微電影在藍營傳了出來。朋友把劇情粗略介紹,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完全不理解為何藍營會認為這套電影所帶出的訊息會是對他們「有利」。看過短片後,在好奇心驅使下,把電影的連結傳給了身邊藍、綠、黃的朋友,並問他們把如要把劇情套用在香港的景況,會如何作出比較。

短片講述兩個歹徒搶劫一輛巴士,搶劫後其中一名歹徒色心又起,把女司機強行拉了下車,強暴了她。車上的乘客最初有人想下車去救女司機的,但是身旁的人把他按下來,大概是叫他「不要多事」的意思。最後,只有一個年青人下車,嘗試救女司機,可是卻被歹徒打鬥時被利刀鎅傷,未能「英雄救美」。歹徒走了後,女司機上了巴士,嘗試救她的年青人卻被她拒於門外。年青人完全不明白為何他嘗試去救她,卻被拒絕上車。後來,年青人發現,女司機連同車上袖手旁觀的乘客,在絕望中將車開下了山崖。

這個簡短的故事,雖然沒有甚麼創新,但是畢竟是真人真事改編,我看過後,不寒而慄。

如果朋友不告訴我藍絲的看法,我實在無法估計得到,他們是怎樣去把這套電影,套用在香港現時的景況上。據我的朋友轉述,藍絲把注意力集中在巴士司機身上,認為她代表了勇武和焦土派,而坐視不理的乘客,是沉默大多數的香港人。歹徒是示威者,而救人的年青人是警察或是撐警的市民。而最後焦土派以攬炒方式,同歸於盡。

藍絲認為巴士司機代表香港現今的勇武和焦土派。《車四十四》劇照
車上坐視不理的乘客,是沉默大多數的香港人。《車四十四》劇照
嘗試救女司機的青年,是警察或是撐警的市民。《車四十四》劇照

聽到這裏,我開始有點精神錯亂。我雖然明白他們的比喻,但是整個故事,完全不符合邏輯。其實,我覺得要把這故事套用在香港的情況上,是有一定難度的。但是要把這故事曲線理解為藍絲版本,也不是我的腦能容許發生的事。我收到十多位朋友的回覆,只有兩個回覆是一致的,其餘的,每個人的看法都不一樣。有的認為救司機的年青人就是抗爭者,但也有人認為他是警察。有人認為,坐視不理的乘客,是無辜的香港老百姓,但也有人認為他們是和理非的抗爭者。至於女司機,有人認為她就是抗爭者的縮影,但也有人認為,她只能代表焦土派的「暴徒」。總之,各持己見,大家都是認為自己的演繹最理所當然。唯一的共通點,雖然觀點南轅北轍,但是大家都認為自己站在正義的一方。

這個小小的測試,重點不是誰怎樣去詮譯這個故事,而就是一個十分鐘的故事,也有無數演譯的可能。唯獨我有兩個朋友堅持不正面回答,認為香港所發生的一切,比起電影的橋段複雜得多,無法直接對比。這也倒是事實,現在香港發生的一切,不是三個月累積而產生的,而是20多年來政府倒行逆施,香港人被溫水煮蛙而得出來的結果。林鄭口口聲聲說要建立對話平台又談何容易?!政府認為說出來代表示威者才適合呢?又從何說起呢?是不是要追溯到1997年中英談判開始?又或是由董建華開始?真正的對話,是需要有基本的共識,但是現在只有撕裂沒有共識。當大家都覺得自己是為「正義」而戰鬥的時候,再加上政府的態度是要求人民首先妥協才可對話。這種「肉隨砧板上」的對話方式,現在的示威者又怎會接受呢?更何況,根本沒有大台,他們想和誰對話?為何到了這一刻,還要做戲,繼續嘗試欺騙市民,欺騙越多,積壓的怨氣就越多,對話的空間就越渺茫。什麼對話平台,很明顯是「拖字訣」,公關騷一場。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