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港人政綱:兩制一國


【撰文:籠外人】
 
六月開始的反送中之火點燃至今,已有三個月之久,抗爭持續之久已超雨傘運動一役,港人一直發出明亮的聲音: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背後包含的理念是為了保留香港固有的制度,以民主、法治、自由、人權的核心價值對抗來自北京,與日俱增的干預,向一國一制化說不、向人治說不、向專制說不。如無意外,區議會選舉將於十一月舉行,提名期於十月四日開始。現時示威者依然聚焦於街頭抗爭,但其實區議會選舉更值得關注,因為政府已經不將街頭示威放在眼內,只懂用加倍的暴力打壓抗爭者,抗爭者損兵折將的情況下,都未動到掌權者一條汗毛,反而區議會選舉是令反對聲音得以在制度內發聲的機會,雖料政府會用不同理由DQ參選人,但如果政府將所有反對派都拒諸門外,只會引來更大的正當性(legitimacy)危機,政權的地位進一步動搖。那麼抗爭者應用甚麼政綱爭取支持,並向林鄭及其背後的勢力說不呢?

持續的街頭抗爭讓示威者損兵折將,卻未動到掌權者一條汗毛。

雖然一部分的年輕人在反送中運動之後更支持港獨、自決(這是可以預期的結果,年輕人正正覺得反送中一役,林鄭政府完全暴露一國兩制失敗),但公開支持這種立場的候選人根本不可能入閘,候選人只能隱藏其對2047年的願望,這是為了入閘的妥協。泛民以至其大部分的支持者對反送中的看法是:捍衛原有的一國兩制,維持原有的核心價值,兌現普選承諾。這是一個保守的看法,林鄭政府亦都難以找藉口DQ參選人。不過,現時港人面對的問題是一國兩制崩壞,北京的力量慢慢改變香港的制度,政制上有北京不願兌現的真雙普選,司法上有北京的釋法壓力,特首的政策又進一步向大陸靠攏,例如大灣區和一地兩檢,經濟上有紅色資本進一步掌控企業,例如近期的國泰航空事件,文化上有一眾黨媒對出版和新聞自由的壓迫,當以上種種接二連三發生,筆者想問泛民:你真的願意繼續相信一國兩制的神話嗎?如果北京有誠意落實港人心中的一國兩制,為何現時我們現時要大叫還我一國兩制?這是很多泛民思想上的局限,筆者希望泛民朋友可以認真考慮。這並不是要泛民立即支持自決、港獨,但泛民主派必須要重新構築一個香港政制的想像空間。

對進步派(姑且統稱本土派、自決派)來說,如果要參選就要作出妥協,自決、港獨的理論未得主流群眾認同,所以他們可以用更溫和的政綱參選,這便是兩制一國。何謂兩制一國呢?先來看看基本法第一章:

第一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
 
第二條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照本法的規定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
 
第三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機關和立法機關由香港永久性居民依照本法有關規定組成。
 
第四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保障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和其他人的權利和自由。
 
第五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
 
第六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保護私有財產權。
 
第七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境內的土地和自然資源屬於國家所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負責管理、使用、開發、出租或批給個人、法人或團體使用或開發,其收入全歸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支配。
 
第八條
香港原有法律,即普通法、衡平法、條例、附屬立法和習慣法,除同本法相抵觸或經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機關作出修改者外,予以保留。
 
第九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機關、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除使用中文外,還可使用英文,英文也是正式語文。
 
第十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除懸掛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和國徽外,還可使用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和區徽。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區旗是五星花蕊的紫荊花紅旗。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區徽,中間是五星花蕊的紫荊花,周圍寫有“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和英文“香港”。
 
第十一條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制度和政策,包括社會、經濟制度,有關保障居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的制度,行政管理、立法和司法方面的制度,以及有關政策,均以本法的規定為依據。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制定的任何法律,均不得同本法相抵觸。

到底基本法的立法原意,「一國」和「兩制」的比重是怎樣?一國的概念當然重要,但似乎維持兩制的重要性更大(至少都跟一國同樣重要),保護香港原有的制度清楚闡述如下:高度自治(第二條)、港人治港(第三條)、人權自由(第四條)、資本主義制度(第五和六條)、司法獨立(第八條),特顯一國原則的有第一、第十、第十一條。(第七條是一國跟兩制同等重要)基本法的立法原意是保護香港原有的制度大於一國原則,是保證港中兩個制度之間的護城河。

當然,北京現在只注重一國原則,但兩制原則才是港人真正渴求的事物。試問當初中英兩國簽署聯合聲明,如果談判結果沒有對兩制的保障,港人會願意民主回歸中國嗎?英國會願意簽署條約嗎?如果兩制對中國毫不重要,為何鄧小平會願意保留兩制?一國原則對中國非常重要,但兩制原則同樣對港人非常重要,基本法理應是政府跟人民的社會契約(social contract),中國和港人雙方都遵守是理想的情況。但現時中國政府的立場就是:即使基本法列明港人有該等權利,但是只有北京認同的制度才是一國兩制,不認同北京口中的一國兩制的人,便全部都是分裂國家的港獨份子。當北京希望大權獨攬,一國兩制的喪鐘已經敲響。
 
當市民犯法,法庭會判以適當處罰,以顯法治。那麼(中國)政府違反基本法,誰人可以對其行為施以懲罰呢?現行制度的確沒有解決方法,但歷史告訴我們,人民會發出聲音,要求政府糾正其錯誤。提倡兩制一國,是在基本法框架下港人奪回對基本法的解釋權,基本法的立法原意是在維持兩制的情況下尊重一國原則。如北京政府只重一國而輕兩制,這絕對是錯誤的行為,港人要求兩制一國是合情合理合。另一方面,其實兩制一國正是泛民要求的「一國兩制」,北京政府和港人的矛盾在於雙方對一國兩制的理解不一致,而北京的違約行為,香港的傳統泛民支持者也必須看清。
 
對於進步派來說,以兩制一國作為政綱無疑是極大讓步,但是以兩制一國為政綱的參選人,根本不著重能否勝選,反而這是測試北京對一國兩制有多大尊重,如果進步派在承認基本法框架的情況下都被政府DQ(筆者相信DQ風險極大),便能讓港人看清楚一國兩制的成敗,北京兌現承諾(不論是落實基本法還是普選)的誠意。進步派原本的理念(指自決、港獨)是因為覺得一國兩制失敗而迫出來,如果政府DQ 兩制一國理念,代表它已經放棄整整一代年輕人,等於直接說只有北京理解的一國兩制而無港人理解的兩制一國,當民眾看清一國兩制的真面目只是比較「自由」的一國一制,進步派將會得到更大規模的群眾理解認同其於一國兩制外的理念,因此筆者相信進步派以兩制一國為政綱絕非一件壞的事情。
 
最後,希望進步派可以認真考慮筆者的建議,一同光復香港。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