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逆權反告警察】反修例受傷市民冀籌一千萬 向前線警員提民事訴訟


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爆發3個月以來,超過1,400名人士被捕,社會上充斥着聲音質疑警方於行動中涉嫌濫權及使用過度武力。10名警暴受害人聯同民陣義務律師團隊發起「反濫權大控訴眾籌計劃」,希望眾籌 1,000 萬元,透過民事途徑向警方索償或提出司法覆核,其中 6 名受害人今日見記者,交代眾籌計劃細節。他們強調,提出申訴只為了「公義」,希望以實際行動,告訴其他受害人,有很多人會支持他們,並強調將優先考慮控告施襲的前線警員,令前線警員知道要為其行為負上後果,「唔好以為遮住個 number,就無嘢需要承擔」,以遏止濫權趨勢。

 

 6名出面的受害人資料如下,另外4人不願上鏡,沒出席記者會。

●吳康聯,6月12日於金鐘夏慤道被超過10名速龍小隊成員使用警棍打傷

●吳應武,6月12日在夏慤道,被警方以橡膠子彈射中肚皮的肺癌第三期患者

●魯湛思,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助理,7月14日在沙田大埔公路被防暴警察推進時襲擊

●陳恭信,8月4日在將軍澳散步時被警棍打至頭破血流

●林維坤,8月11日在銅鑼灣被臥底警員推倒拘捕,致左手嚴重骨折需開刀,林曾被送往新屋嶺拘留所

●徐子見,東區區議員,9月1日在港鐵柴灣站被捕 

他們表示,在過去的反修例運動中,各自都因警方執法時涉嫌濫權及使用過度武力,導致身體有不同程度的受傷。他們期望首階段眾籌1,000萬元作為訴訟費,以協助共10名有相關經歷的市民,向警方和涉嫌「濫權者」提出民事訴訟,包括民事申索和司法覆核。他們表示眾籌所得費用將用以支付原審、上訴階段的法院費用、醫學專家和律師費等費用,他們對訴訟有信心,預計整個司法程序4至5年。此外,他們並不希望義務律師無償工作,故此打算以不高於法援水平的金額繳付律師費。若完成訴訟後有餘款,他們會將款項捐給性質相同及追究濫權的團體。

受害者們表示將優先考慮控告施襲的前線警員,令前線警員知道要為其行為負上後果。   RTHK網上截圖

社民連已經義務借出銀行戶口及網上募捐平台供市民捐款,籌集的資金將由上述出鏡的6名受害者集體管理,社民連承諾不會參與決策,並無權決定如何動用相關資金,亦不會收取一分一毫。而銀行戶口號碼將於下周公佈,現時市民可透過社民連網上募捐平台捐錢,平台供應商將收取3.4%手續費。其中一名發起人陳恭信解釋,資金使用的詳情會盡量透明,但基於部份受害人並不想公開身份及案件,所以部份案件的訟費細節或未能完全透露。同場的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則補充稱,網上募捐平台一定會公佈是次眾籌的收支。

陳恭信指出,是次眾籌並不希望向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提出訴訟,而是為了向導致他們受傷的警員提出訴訟,但他認為過往太多警員身上均沒有展示警員編號,令他們投訴及控告警員方面更加困難,未來仍需與律師團隊溝通,再作決定。他亦表示,他們會視乎第一階段眾籌的反應,如果日後有更多受害者希望向警隊,甚至其他公營機構如港鐵公司,進行索償,他們會考慮進行第二階段的眾籌。

有線及now新聞影片可見,陳恭信當晚被打至血流披面,他遇襲後坐在地上。截自入稟狀

陳恭信表示9月4日在將軍澳用膳後,與兒子在區內的景林邨散步期間,被於附近執行清場任務的警員無故打穿頭部,流血暈眩。他事後在將軍澳醫院留醫2天,共縫9針,事件中他無被拘捕。他又指由於涉及的警員身上也沒有展示警員編號,現行的監警制度亦未能有效地監察警方,質疑政府縱容警隊濫權,故希望透過民事訴訟討回公道。

陳恭信頭部縫9針。截自入稟狀

另一名受害人魯湛思指,若眾籌所得的資金不足,將會優先進行較有把握的訴訟。他強調最希望控告向他們施暴的前線警員,若案件勝訴,「起碼令其他警察以後做嘢時醒醒定定」。

其中一名受害人林維坤不滿警方濫捕,直言:「如果一個等巴士嘅人都隨意俾你襲擊,咁係咪叫所有市民以後都唔好出街?」   RTHK網上截圖

於8月11日在銅鑼灣被臥底警員拘捕的林維坤曾被送往新屋嶺拘留所,他憶述自己當日在銅鑼灣只想等巴士離開,卻被卧底警員粗暴拘捕,致其左手嚴重受傷,關節位碎成4份,較低位置的一節骨亦斷裂,即總共有5處裂痕,直言:「如果一個等巴士嘅人都隨意俾你襲擊,咁係咪叫所有市民以後都唔好出街?」他表示被捕後已經立即要求去醫院,但警方堅持要先送他到警局,結果足足五小時三十分鐘後才被送院。他又指當晚有數人與他一同被送到新屋嶺,形容當晚其他被捕者的表面傷勢相較自己輕微,但後來送往醫院後,發現自己的傷勢竟相較其他送院的被捕者輕。他又指自己過去戴口罩接受傳媒訪問是因應記者要求,他亦不怕被「報復式起訴」,並說:「如果驚就返屋瞓啦!」 

發起人之一吳應武的女兒表示,今次訴訟是為了「公義」,雖然感到壓力,但仍會站出來。RTHK網上截圖

被記者問及眾籌計劃與一連串的法律程序會否影響生活,發起人之一吳應武女兒表示,今次訴訟是為了「公義」,她對於香港近日的社會事件情況感到心疼,希望透過是次訴訟令前線警員明白,濫暴不是沒有法律責任的,不是掩蓋了警員編號便可沒事。她又指,希望透過行動給予年輕人支持。被問到會否感到壓力,她坦言是有壓力,因為不知道警方會有何行動,又擔心警員會「報復式起訴」,因為她父親過往曾兩次被捕,但她坦言不能因為害怕,而不站出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