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逆權反告警察】許智峯入稟民事索償 同晚被捕者至少3人打算申索


周日(15日)以「阻差辦公」罪名被捕、拘留38小時後獲無條件釋放的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於周三(18日)入稟區域法院,向警方提出民事索償。許說:「我哋的要求係索償,但最後唔係在乎個錢,而係法庭宣告呢個係一個非法濫捕。呢個宣告係有法律效力的,如果日後有機會再去到高級啲法院,譬如警方上訴,希望呢啲可以成為日後的案例。呢啲案例就係香港法律的一部分,變成對警方濫捕好大的制衡,希望佢日後知道每做一件事都係有後果的。」以他所知,同晚被捕者中,已經有至少三人打算向警方提出民事索償。

片段中大約2分04秒,警方拘捕許智峯:

入稟狀寫到,周日晚大約11點,警方在北角進行人群管理及驅散行動,許智峯當時正協助一名市民。許智峯其後應警察機動部隊大隊指揮官(北角基地)張志偉要求,移動到馬寶道。晚上近11時半,指揮官張志偉命令以阻差辦公為由拘捕許智峯。狀紙寫到,許其後被拘留38小時,是為「非法禁錮」。許其後拒絕擔保,警方於9月17日下午1點左右無條件釋放許。

許智峯在狀紙上續指:「這個拘捕是非法的。張志偉與作出拘捕的警員,沒有合理地相信原告人(許智峯)別有用心地刻意阻礙警方執法,因為他已經應要求(移動)。」而這個非法拘捕導致原告人被非法禁錮,繼而承受損失,故此作出民事索償,沒有列明金額,而區域法院民事案件最高索償額為300萬元。

許智峯表示,有考慮過刑事起訴和投訴警察課,但認為律政司不會檢控警方,相信效果不彰;投訴警察亦無作用,「大家都相信投訴課的人自己人查自己人,都唔會有咩結果。就算覆檢的監警會都係保皇黨查警察,其實都係無意義的,但不妨做的,加重佢哋行政成本。」

相對而言,他認為民事索償可以帶來實質效果,雖然不能令到涉事警員承受刑責,但可以在法庭上披露「核心或者政府好尷尬的問題」,譬如當晚行動目標、有否目標人物、拘捕時有否合理懷疑等,都可以在法庭要求當晚在場的警員親身回應。許續指:「我相信呢啲如果係濫捕的話,佢會講得好尷尬,唔通話因為你戴咗個黑口罩、因為你後生,我就拉你?呢啲問題好值得在庭上披露的。」除此之外,許智峯認為最重要是由法庭宣告「這是一個非法濫捕」。而且,他稱如果案件上訴到更高級的法院,將可成為案例,制衡警方濫捕。

許智峯不時現身警民衝突現場,8月3日,他在尖沙咀警署外居中調停,期間被警方搜身。

不過,許智峯指出,民事索償算不上容易。「因為在區域法院入面的程序,都係好嚴謹。一般人唔委聘律師的話都幾難做,所以要有律師行或者律師代表。之後就要處理一大咋嘢:出告票、送達對方、交換文件,跟住要寫個嚴謹的證據、起訴狀出來。呢個程序都需時的,同埋要使費,所以我諗對一般市民來講,最大(困難)就係精神、時間、金錢,絕對要付出的。」起訴狀由律師幫手寫,但需要當事人盡量準確地描述情況,所以最好有影片佐證。

他續指,民主派或民主黨的義務律師都準備好協助這些民事索償個案;使費方面,最理想的情況當然是符合申請法援資格,不然亦都有一些眾籌基金幫得上忙。許智峯又認為:「應該俾被刑事檢控那些手足優先的。」即先支援被檢控人士,後支援向警方申索的個案。

許智峯又預計,自己的民事索償個案可能需要花上3至7日審理,承認所需時間說不準,要視乎對方有多少質疑,「亦都要注意上庭時間越多、律師費就越多,同埋都唔係贏梗,輸咗可能有訟費,所以都幾考香港人的勇氣同埋耐性。」以他所知,同晚被捕的人士當中,至少有三人打算向警方提出民事索償,但要處理財政負擔的問題。許智峯亦都歡迎有意向警方索償的市民聯絡他。

「612人道支援基金」昨晚近8時則表示:「鑑於傳媒多次報導大量警察涉嫌使用過份武力或濫權的個案,基金於8月12日宣佈預留500萬元支援受影響市民向警察提出民事申索及司法覆核等,當時基金尚未正式收到申請。目前,基金正支援 8 宗民事案件的法律費用。」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何旳匡指,如提出民事索償,律政司相當可能向法庭要求暫時擱置,待被捕人的刑事案件結束後才審理民事索償,但如果一段長時間(例如三年)後仍未處理刑事案件,則可以向法庭申請頒令盡快處理民事索償。至於提出刑事訴訟:可以先像一般罪案般報警、落口供,要求警方作出調查,如果警方同律政司決定不起訴,可作出私人檢控。但要留意,警方調查期間有機會控告報案人當時所犯的其他罪行。被捕人又可以去投訴警察課投訴,如果調查結果顯示投訴成立、又有刑事成分,警方會再作刑事調查決定是否起訴。何旳匡提醒,任何時候都可以作出私人檢控,但要由市民舉證,相對困難,而且律政司有權隨時接手並終止檢控,一般被視為最後手段。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