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香港第三次財富大轉移勢將出現


由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天成為逆權運動,一發不可收拾。由於持份者包括示威者、林鄭政權以至中、美,都沒有退場的意願,何時終局,根本無人可以預料。但可以肯定的是,香港的命運又面臨一個關鍵的臨界點,政治不過是經濟的集中表現,改朝換代,就是財富大轉移的時候。

全無資源的香港可以由一個藉藉無聞的漁村蛻變成為國際注目的金融中心,全憑港人的努力,但過去大半個世紀以來,香港先後出現過兩次財富大轉移,面對今次空前重大危機,看來第三次財富大轉移正要出現,無可避免。

夕陽勾劃出香港金融中心的天際線。筆者相信,第三次財富大轉移正要出現。美聯社

第一次財富大轉移,是六七年暴動,仍然存有難民心態的香港傳統世家、社會精英以至部分紅色肥貓(有別今天來自大陸的紅色資本家),面對暴亂,恐怕中共會收回香港,「借來的時間」和「借來的空間」不再,開始動搖對香港的信心或分散投資及移民海外,或減縮在本港的投資規模,於是富冒險精神又對香港前景抱懷信心的華資地產商便有機可乘,乘時而興,大手購入廉價土地。暴動後,港英政府要為香港的長遠發展籌謀,重建社會,不得不改弦易轍,放棄五、六十年代不作為的「自由放任」政策,大事改革房屋、教育、醫療和社會福利政策以降低社會成本有利發展,積極不干預經濟,其中高地價政策正好為地產商提供創業致置發大財的黃金機會,為他們日後富可敵國的經濟王國奠下堅實基礎。與此同時,留在香港的社會精英亦適逢其會,在社會擴張、經濟上升發展的時候,全部得益,成為香港繁榮穩定的重要基石中產階級一份子,分享社會經濟發展的成果。

1979年,時任港督麥理浩就九七後香港前途前往北京探索中國的意向,帶回中國領導人鄧小平一句空話:「香港投資者放心」。網路照片

第二次財富大轉移,當然是香港前途問題的九七危機出現。七九年港督麥理浩就香港九七後前途前往大陸探索中國的意向,只帶回鄧小平「香港投資者放心」的空話,熟知內情的兩局成員簡悅強春江水冷鴨先知,立即變賣家產移民。隨著中英談判的折騰及最終中英聯合聲明簽定,大局底定,再無政治優勢的老牌英資集團如怡和、和黃、會德豐、太古,儘管取態各有不同,但大勢已去,逐步淡出卻是無可避免的趨勢。匯豐將手上持有和黃之22% 股份賣給李嘉誠,進一步壯大李嘉誠的企業王國,為其日後長和集團進軍國際成為全球舉足輕重的跨國企業奠定最重要的基礎。因石油危機和空運崛起令海運黃金時期不再的包玉剛,亦通過收購九倉及會德豐集團資產成功登陸香港。怡和雖然在八七年避過本港華資四大集團的敵意收購,但亦決定遷拆,淡出香港,以倫敦及新加坡為集團發展基地。太古集團儘管留守香港,但旗下的重要資產國泰航空也要先後接受中資及國企的入股,不再只是英資號令天下。

對於在八十年代隨著本港管理階層急劇擴張而快速壯大的中產階級和社會精英,因為出現信心危機,特別是八九六四出現之後,也紛紛移民海外,主要分散於英、美、澳、加、紐,以至新加坡等地。四、五十後騰空的專業職缺,剛好由六、七十後的一代來填補。高地價、高樓價和高通脹,正好為留港或買保險後回流香港的一代中產,帶來一生最重要的財富。

回歸二十二年,中共隨著紅色資本和官僚權貴資本的壯大,充滿「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一國」壓倒「兩制」,「一國兩制」 根基動搖,「港人治港」名存實亡,自由與法治不斷被破壞,反送中運動令積累已久的民怨瞬間爆發,社會政治危機再度湧現,衝擊之大,較諸過往兩次危機,有過之而無不及。

香港早已開始逐步赤化。美聯社

社會財富大轉移其實早已出現多年,單看恆指成分股中資和國企佔七成以上已可確認,但隨著當前的政治危機惡化,速度肯定只會不斷加快,對香港人來說,深度和廣度較諸九七回歸,猶有過之。土生土長香港人,感受到香港核心價值已受侵蝕,憂慮香港行將「玩完」,但對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簽訂之後,甚至回歸後才移民香港的內地人,以及準備未來要移民到香港的大陸人,卻正密鑼緊鼓想取而代之。中資不僅會坐大,更會利用危機逼迫本地英資和華資廉價賣出資產,進一步擴大它們的王國版圖。

事實上,不少原來是香港的企業已慢慢赤化質變,特區政府份屬大股東的港鐵和港交所固然是變相國企,國泰航空亦因為今次危機俯首稱臣,早晚會被中資股東吞噬。匯豐也難置身度外,過去沒有單一大股東,但現時平保已佔約 7%股權,而連同其他實質由中資擁有的股權,說兩至三成已是保守的估計。至於華資地產財團,除了高瞻遠矚的長和集團資產遍佈全球及遷冊外,不少都要與內地財團合作或委任內地重要人物加入董事局,購買政治保險。最近中共在深圳召集國企巨頭開會,要求加強對香港公司的控制,擺明準備「買起」香港,填補資金流走的真空。香港政局愈惡化,樓市股市大崩圍,正好是中資趁低吸納的時機。對於一士諤諤早已豁出去的李嘉誠,不過是憑良知說了一些人話,中國法政委竟然點名大肆批判,在地產霸權的問題上大造文章。中共忘記了,李嘉誠不單是香港亦是大中華唯一最有國際視野的企業家,在全球投資的戰略部署,不但教海外華人吐氣揚眉,與有榮焉,也是中國走出去躋身成為國際真正強國的最大助力。如今不識好歹為鬥爭而批判,不啻是自絕於人,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點名批判李嘉誠是一石二鳥,旨在威嚇地產商,要求俯首稱臣,不可獨善其身,否則遲早會被清算,難怪地產商紛紛登報發表聲明表態支持特區政府和「止暴制亂」了。對於戰略性行業如金融、航運、公共事業、媒體、電訊等,中共一定會自己伺機控制權,「愛國愛港」 的前任特首董建華的家族事業東方海外也要乖乖被中資國企「收購」 ,TVB主要股權落入黎瑞剛手上,而《南華早報》亦被馬雲收購,其他非自己友的港資企業,盡歸國家企業所有吞併,只是早晚的事而已。

在民間,再移民潮或確切說回流海外潮正在興起,不管今次危機終局如何,為數逾百萬港人,包括五萬擁有居英權家庭的約二十五萬人,官方估計三十萬實際應該達五十萬的加藉港人,連同在美、澳、紐, 新以至葡萄牙、台灣、泰國、馬來西亞等地取得護照或居留權的港人, 相信會在未來五年陸續離開香港,由大陸人填補空間。撇開政治爭拗不談,這是人皆可見的財富大轉移,喜歡與否,都是不可抗拒和無可避免的歷史潮流。

香港前景確實堪憂,但令人動容的是,在困難中仍有為數不少的香港人,堅持抗爭,一些年輕人更帶著遺書上前線,展現寧死不屈的決心。這是以往兩次財富及權力轉移沒有的,亦在變動中為香港埋下希望的種子。黃之峰、何韻詩及學界代表張昆陽在美國國會中國事務委員會陳辭,表現的質素和情感,絕對會令不少香港人引以自豪。香港人,加油!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