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今個夏天變型男 譚文豪:我講嘢都無精彩過


做議員,最緊要有soundbite,浮誇唔緊要,有人識就掂。公民黨譚文豪做了3年立法會議員,如果在反送中運動前問:譚文豪係一個點嘅議員?有人或會答:「Er……Er……」、「邊位吓?做過乜呀?」、「公民黨?我識陳淑莊、楊岳橋,譚文豪就……」

聽過譚文豪的人,大概又會話:「成日著西裝嗰個飛機師,官仔骨骨呀,好似好elite咁,但會唔會好離地呀?」

過去3個月, 譚文豪這個名字,據悉在社運圈中不時被人提起。話說,他大大聲同警察講道理的片段被連登仔大讚「好L型」;又話說,6.21包圍警察總部,凌晨時份記者走晒佢都未走。

譚文豪的Facebook沒有扮鬼扮馬搞爛gag短片,以往都係一大堆比較正經,關於航空和交通的資訊,無乜soundbite。3年來,最多人看的一條片是今年6月13日,他在6.12之後開火質疑警察拒絕出示委任證,身上穿的是一件「生於亂世有種責任」的黑底白字T恤。這幾個月,大家在鏡頭前見到一個沒著西裝、流露情感的貼地譚文豪。網民叫他「型男」,但警察就話佢阻差辦公。

譚文豪話:「你哋覺得我悶,而家都悶啊,我好精彩咩?係發生喺我身上嘅嘢精彩,我講嘢都無精彩過,都係邏輯理論。」

飛機師從政,真係幾多邏輯理論。

譚文豪覺得,在立法會穿西裝很理所當然。休會期間受訪,他穿的是恤衫西褲,未有全套西裝。周滿鏗攝

 

44歲的譚文豪,1999年加入國泰航空一直做到副機師,「我細個已經好鍾意落手落腳,砌嘢拆嘢,木工金工我好鍾意。」他是澳洲昆士蘭大學機械及太空工程學士、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交通工程碩士, 回港後在一間做船尾機的公司做了一年多,之後睇報紙見國泰請機師,有感揸飛機都好啊,於是即晚填申請表,獲取錄之後須訓練14個月。

乜嘢人先可以做到飛機師?「其中一個要求係:夠膽講嘢,見到唔對路會出聲。」

「好多打工仔,怕得罪老細同事唔敢講嘢,呢個甚至係好多行業嘅潛規則。但揸飛機絕對唔得,要有膽,作出質疑時要有理據。這個在航空業界好重要。醫生如果有嘢做錯,死嘅係病人;但機師有嘢做錯的話,死嘅唔只係乘客,仲有機師自己。機師嘅訓練係:大家同一隻機, 唔對路一定要出聲,已經擺低咗驚得罪人嗰樣嘢。喺一架飛機上面,飛機師無得同乘客、空中服務員割席。如有意外,機師會係最後一個離開機艙。所以考機師面試時,會測試性格係咪夠膽指出問題。」

敢言,原來是做飛機師的一個必要條件。譚文豪說,這就是為何全球的航空業工會特別大聲。

也令人想起,嗌咪叫「香港人加油」的那位機師。

譚文豪續說:「當然也要懂得邏輯思考、冷靜合理分析, 唔係人哋叫你做就做。喺飛機上,每按一個掣都有原因,前面有邊一條路可以行、選擇咗後果係點、是否承擔得到、出事會有幾嚴重、可唔可以救得番、有乜嘢人可以幫到手,全部都係邏輯分析。」

「所以,做機師,唔係好似啲官咁,乜都話按程序。而家唔係請個機器返嚟,要識得變通解決問題。」

譚文豪是香港史上首個從政的民航機師,「外國有做過空軍的人從政,有無民航機師從政?我找不到啊。」

機師同政客好唔同,試問有幾多政客,願意最後一個離開機艙?

在國泰工作20年,譚文豪為自己曾當飛機師感到自豪。網上圖片

譚文豪面對鏡頭說話時,大部分時間都很正經,很少見他搞爛gag,「其實,我都幾爛架。」他Facebook比較搞鬼的片段有這一條:

 

「你話啲人唔識我?關心飛機、交通的人會知,係咪低調到沒人知,我相信未至於。」

「點解成日著西裝?喂, 立法會著西裝好正常啊。話我離地?我沒所謂離地或貼地,根本上我沒變過,我做番自己。」譚文豪說,送中條例草案在立法會鬧得熱哄哄時,有一晚他在會議廳門口瞓,「有人覺得好奇怪點解我會咁做,我話有乜問題呀、有幾慘呀,呢度有冷氣地毯。」記者說,如果那個人是朱凱廸、陳志全,大家不會覺得奇怪,正正瞓地下的是平日著畢挺西裝、形象好pro的飛機師譚文豪,大家才會驚訝。譚說:「我都係基層出身,細個住葵涌木屋區 ,阿爸揸的士。14歲之所以去澳洲讀書,因為我阿姨喺昆士蘭一個冇乜人住嘅小鎮Townsville ,阿爸在六四後,想我離開香港。」

今次反送中運動,譚文豪經常著T恤走到示威衝突現場,終於貼地了?「唔係因為呢場運動,我突登去做啲嘢,而係性格上我不嬲都係咁,係個場景有無人留意。2016年梁游宣誓時,有班議員包圍讓他們進入議事廳,我係其中一個。可能有人話,點解譚文豪突然間好似好激進、企得咁前,其實我不嬲都有做,係啲人沒留意,或者我沒特別告訴其他人。加上過去市民唔係好關注立法會發生乜事,而家多咗關注吧。」

譚文豪在示威現場做乜?係咪嗌幾句「香港人加油」就收隊?「我沒帶咪的,我個人覺得,帶咪有領導的諗法。」

譚文豪說:「我會同警察講道理,我睇唔到邏輯就質問,如果你講得贏我,我咪聽你。哈,就俾人告阻差辦公。」案件涉及7月7日九龍大遊行後的旺角衝突,他在831前夕被捕,認為是當權者的政治計算。

譚文豪曾在多個衝突現場質問警察有無委任證、為何示威者走晒仍推進防線等。他說,鏡頭後其實會做溝通。「我會問警察,喂,其實你哋想做乜先,想驅散定點?警察話:總之佢哋(示威者)唔郁就得啦。咁我就同示威者講:嗱,我唔知你想做乜,但警察話,你哋唔郁佢哋唔會郁;等佢哋判斷,因為好多時,大家誤會對方想衝。」

「好似元朗遊行(7.27),我喺大馬路見警察突然上晒裝備,示威者又突然上晒嘢。我問警察咩事,有個commander話:你睇佢哋,全部上晒架生,想衝埋嚟;之後我行去條巷度問示威者係咪想衝,佢哋話:唔係呀,大馬路班人想衝;於是我又走去大馬路問,那兒的示威者又話:唔係呀,我哋以為巷嗰邊想衝,咪一齊衝囉。三路人都以為大家想衝,但原來無人想衝。咁跟住我同警察講:冷靜啲,大家都冇衝。」

譚文豪說,他的Facebook Inbox常收到一些人來訊,著他叫示威者撤退,「但我覺得在前線的人,才最掌握是否要撤退。我們沒參與的人,好難評估。會唔會叫人撤退,反而令剩番喺度的人仲危險,叫人撤退未必絕對啱。」

「直接啲講,條街、馬路,我無份打番嚟,我邊有資格叫人走。要喺對方角度諗,代入感好重要。調番轉,我係一個和理非,你唔可以叫我同你一齊打。我唔可以逼你,你都唔可以逼我。」

8.14佔領機場,部分人對待《環球時報》記者的一幕引起爭議,張超雄和郭家麒兩位泛民議員勸喻時被罵。譚文豪當天不在場(他不想見到機場癱瘓)。如果當天他在,會如何處理?「我都會衝出去叫唔好打那個人,instead of just叫人唔好咁做,我會話:而家有好多記者喺機場影緊,大家想出現一個點嘅場面,俾全世界人睇到。香港示威者而家做緊乜嘢,大家諗清楚,乜嘢係對場運動最好,大家目標係想做乜、想傳達乜嘢訊息。」

譚文豪去了好多場示威衝突,「7.1凌晨在龍和道,早上5時至中午在夏愨道向灣仔方向的位置。」衝擊立法會時他在哪兒?「我在旁邊,我阻不到,就行開了。」他說,未遇過有人當面罵他左膠,「或者有,我聽唔到。」

公民黨三子(左起)譚文豪、郭榮鏗、楊岳橋,七一晚在金鐘街頭。周滿鏗攝

譚文豪8月20日辭去國泰職務,自2016年當選立法會議員後,他沒再揸飛機,「公眾人物未必合適,如果在飛機遇見唔支持自己嘅人,大家都難做。」他改以顧問形式,替國泰處理機師編更系統。他說,做議員三年來,國泰沒有給予他任何壓力,「從來沒影響投票。」

但今次反送中風波,國泰成了白色恐怖的代名詞,至少6名機師被炒,據說那位嗌「香港人加油」、那位在728上環被控暴動罪、還有曾在Facebook講過嘢的,都無得留底。譚文豪很感慨:「睇番間公司受到好大壓力,係無理壓力,以言入罪蔓延至各行各業。遞信,我係有呢個準備,我覺得係時候離開,如果到而家都沒離開就好麻煩,又被人大做文章。」他說,對國泰沒有仇恨,沒有國泰他也不能成為機師,「永遠令我驕傲,我見公司被人搞到咁,好痛心。」

譚文豪是否已決定瞓身從政,明年再選?「明年先諗,而家最緊要關注唔係我個人,而係成場運動何去何從,如何不要再有人受傷、濫捕。」

「我好難做番機師,在香港,一飛就入大陸,好難相信佢無blacklist我。」譚文豪2010年主動加入公民黨,他當時做機師工會爭取華人跟外籍機師同工同酬時,認識吳靄儀,非常欣賞她。「另一個是余若薇,睇電視覺得佢講嘢好make sense,我係因為呢兩個女人而加入。」2012年,他拍住梁家傑在九龍東排第二出選落敗,2016年接梁家傑棒勝出。

今時今日呢個時勢,加入民主派從政成本增加。譚文豪說:「2016年氣氛已知會愈來愈差,沒想過差到咁,真心話,但都要堅持做。我唔做,邊個做先,我唔係自大到話我做得好好,如果有人做得好過我,我隨時落嚟,那怕只有一樣嘢好過我,我都走得好安樂。」

「呢一刻,我都好十五十六,究竟我再選定做其他嘢,我呢一刻無一個肯定答案俾你。 我自己落手搞都覺得難頂,都想飛番隻飛機。」

「我覺得有一樣好緊要:千祈唔好令自己有壓力,一定要成為議員。千祈唔好覺得唔做議員,就無其他嘢做。你唔做無收入、屋企負擔唔知點算、覺得無咗所謂嘅地位,當有一刻你係咁諗,必定會追逐名利、追逐選票、不斷改變自己立場,因為這是你的所有。」

6月初,譚文豪(白衣)和朱凱廸、許智峯等議員留守會議廳,被保安驅逐。周滿鏗攝

說回那句話:政客,不會是最後一個離開機艙。譚文豪這樣說:

「言行不一是從政陋習,唔好將陋習講成好似咁嘅人先可以從政,你要奸猾、兩個面孔、口不對心、講一套做一套,支持你嘅人唔知你條線喺邊,呢期有乜嘢紅你走埋去,但其實你都唔支持嗰樣嘢,攞到票又點。」

「我唔會為迎合公眾口味,夾硬搶出來,如果不斷追逐受歡迎程度,係會失去自我。你係個咁嘅人,遲早會表達出來。過去3個月,係多咗人識我,係咪我為咗多人識,先撲出來做一啲嘢?肯定唔係,如果係,3年前已經可以做好多唔同嘅嘢來吸引眼球。係呢個時空發生呢件事,我覺得要咁做,就做咗。」

行得咁前,唔怕被DQ?「而家任何人都可能被DQ,但只會再次傷害香港。如果連我都DQ,咁成個選舉制度廢咗佢啦,變晒委任制咪得。」

10月立法會復會,經過今年夏天,議會將變得不一樣。譚文豪如何在全職議員的新跑道再起飛,來一場西裝抗爭,鏡頭不會錯過。

譚文豪在藍田匯景的地區辦事處開幕,嘉賓穿牛記,他著西裝。譚文豪Facebook圖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