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紅太陽會點樣「照常」升起 ──兩支管治隊伍逐個擊破全港反對勢力時間表初探


【撰文:羅依】

二〇一九年夏一場正義、民主與自由之火,延燒至八月六號晚,終於炆到共黨喉舌「中国中央电视台」按捺不住,跳出熱鍋來炮製《新闻联播》〈五星红旗永远在香港高高飘扬〉 一節,恫嚇七百五十二萬港人道:「躲得过初一,躲不了十五,少数乱港暴徒所欠的债,迟早是要还的!」時維己亥年七月,初六。

然後,香港市民度過「解放军」未出營,又一個七月十五;然後,香港人度過《緊急法》未出臺,又一個八月十五……人月兩團圓之夜,惟獨「中华人民共和国」二十四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其中一位,斯人寂寞,幻想〈黑衣暴力行動高位回落〉道:「勇武和和理非『兄弟爬山』變成『田雞過河』、甚至擴大篤灰的趨勢會更為明顯。很快我們會聽到他們的哀鳴。」喃喃不休,如慕容復南面而坐土墳上,悲夫。

「各有各緣法,慕容兄同阿碧如此,我覺得佢哋可憐,其實佢哋心中,焉知唔係心滿意足?我又何必多事?」段譽如是說。我亦無暇揮霍同情心到梁匪振英、鄭匪月娥身上,只為一四年十月一日一點一點記憶、一滴一滴教訓,隨九月將盡,逐漸淹沒腳下一座危城……

一肚皮 〈黔之驢〉 等不合時宜,余以為雨傘革命無力推翻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於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 2016 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 之結局,敲定於一四年十月一號朝升旗禮與酒會「胜利闭幕」後,時任「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主任」張匪曉明志得意滿一句「太阳照常升起」。當日,「革命黨」無礙金紫荊廣場照常升起五星紅旗,明日,自然亦無礙;明年今日,自然更無礙……既然街頭啲「暴徒」對國家主權之威脅,尚且不如天上雷公有力觸發雷暴警告導致儀式暫停,當局何必捨本逐末、不問鬼神問蒼生?所以,時為「梁班子」第二把交椅嘅鄭匪月娥撥冗於太陽再度照常升起嘅十月二十一號好言宣慰香港專上學生聯會五位同學,可謂多此一舉;究其用心,未嘗不是本乎「禮多人不怪」、「對未來主人翁網開一面」。

可知現已貴為「港澳办主任」之張匪、「特区首长」之鄭匪,掌中「止暴制乱」時間表與路線圖,必有一九年十月一日一欄、灣仔金紫荊廣場一站;過海之後,官車將駛上勝利道、囚車則駛入新屋嶺扣留中心之類──載客量以一代一代人為單位,好比一六年起呢個「法治社會」取消梁頌恆一代為人之資格、取消陳浩天一代為人之資格、取消羅冠聰一代為人之資格、取消周庭一代人為人之資格……至於終點,正是胡燕青老師筆下,「富庶安定,農人不用交稅,免費教育」、「因景色優美,文化古跡多,大家更因旅遊業賺很多錢」嘅美麗新疆。

車輪,無非一個「武卫」、一個「文攻」,兩個轆走路。政府新聞處八月九日公報「劉業成獲委任一臨時警務處副處長(特別職務)職位」、「該編外職位的主要職責為協助警務處處長處理……國慶 70 周年相關的慶祝活動等」,所言非虛。其實,六月廿九至七月一日五千警力「水馬圍城」,就粉碎過一場「塞爆金紫荊」陰謀;九月廿八日至十月一日,加上香港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匪志偉鼓吹實彈上陣、劉匪業成指揮水砲車助陣,紅太陽「照常」升起、紫外線隨後殺滅一眾「曱甴仔」以至某隻「曱甴王」,指日可待……

除非一小撮「极端核心暴力示威者」把握立法會議員何匪君堯號召全港市民九月二十一號「清潔十八區垃圾」、警方分散兵力掩護各區「清道夫」以圓盾遮面撤離現場空檔,突襲防線未築成之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半島,並且及時分身、喬裝成大批市民包圍「永远盛开的紫荆花」雕塑,直至十月一日──甚或九月三十日晚以電鋸及麻繩重施八月二十四日拉倒「智慧燈柱」故技,傾覆「金紫荊」、與天安門「大阅兵」競逐翌日國際頭條。屆時「林班子」與「中联办研究部」前部長曹匪二寶筆下「第二支管治队伍」,只有兩步棋可走──其一,奏請中共中央政治局,批准血洗金紫荊廣場,代價係習酋近平「千古一帝」即刻夢醒,來生再續;其二,訴諸「文攻」,利用次要敵人誘騙主要敵人拱手讓出陣地,以防「同行兒女」搬演烏克蘭人民「再見列寧」一幕、以便紅太陽「照常」升起。

2017年6月26日,眾志和社民連示威者成功突襲,用黑布包裹金紫荊。習近平於3日後訪港主持香港回歸20周年典禮和林鄭月娥特首就職禮。

砌詞誤導少女──與少男,不外乎一句硬、一句軟,軟硬兼施,萬變不離其宗。儘管狠話如行政會議召集人陳匪智思六月十二日所謂「我絕對、絕對係唔想見到即係、即係……除咗我哋香港嘅紀律部隊以外嘅執法人員呢喺香港、喺度執法」、香港浸會大學協理副校長楊匪志剛六月二十七日所謂「政府總部被迫關閉,行政立法兩會無法運作、治安部隊總部被圍、市民蜂擁上街、市中心癱瘓。放諸世界任何地方,都足以宣布進入緊急狀態並調動軍隊維持秩序」,已成陳腔濫調,「行騙者總搵到人受騙( che colui che inganna, troverà sempre chi si lascerà ingannare )」,塩野七生老師摯友馬基維利先生,如是說。

動之以情──又名「情緒勒索( emotional blackmail )」──則借重道德珠穆朗瑪峰上各位「黃屍 KOL 」之處,多的是。一四年老調,稍加「循環再用( reuse )」或「循環再造( recycle )」,足以制伏金紫荊廣場上「勇武派」於道德馬里安納溝中,永不超生──例如九月三十日,一位潘姓時事評論員言於臉書曰:「切記,懇請明天切勿佔領金紫荊廣場。中共是天下間最要面(其實是最不要臉)的社團,一旦他們在大日子無法在金紫荊廣場升旗,猶如八九年學生佔領天安門廣場而不能迎接戈爾巴喬夫而臉上無光。當年的學生佔領天安門尚有必要,今天我們根本毋須佔領金紫荊廣場,否則很可能成為梁振英用來激怒習近平的藉口,習惱羞成怒之下很可能流血收場。你不懼流血不怕犧牲,這沒問題,但不能叫戰友及其他市民也流血呀!」輕取五千六百名用戶讚好、二千三百次轉載。

例如十月一日凌晨,一位歐姓武術家賜教曰:「就算再不認同,就算有多反感,今天,請絕對絕對不要做出破壞國慶升旗儀式等等的無禮舉動,不懂尊重別人,必不得人心,且會對今次的社會運動做成不可補救的破壞。各位晚安。」讚好者四萬二千、轉載者四千二百,在々引誘金水、細良等後起之秀去迎合。

葉姓通識科教師,則連發二帖曰:「真係要廣傳!你點唔妥都好,中共國在國際上始終係一個主權國家!你大可不理佢,自己香港自己救,你無謂衝擊佢,你衝擊佢救唔到香港還會賠上香港……如果市民聽日真係想去金紫荊廣場/只需要著黑衫,靜靜咁低頭企 or 擔遮(響應遮打革命)就夠/千祈唔好衝擊升旗禮/連口號都唔好叫/即使你如何不喜歡一個國家都好/騷擾升旗禮只會顯得我哋不尊重他人/有違民主本意/有見學民思潮成員亦有意默站參加升旗禮/各位可選擇跟隨他們穿著白色衫/中國國慶,全球都會關注。如果真係呢個時候亂,畀人影低,依家偏向我哋嘅輿論風向就會 180 度轉變,到時 689 政府就真係『揸正牌』嚟清場/唔好忘記,外媒肯咁樣大篇幅報導佔中,就係因為我哋夠文明,冇主動衝擊。千祈唔好因為一時衝動,令我哋數日來辛苦爭取到的東西,得而復失!」「有條 Damon Chan (懷疑熱狗)在留言不斷煽動人去金紫荊,本來都冇所謂,當大家話理智時佢竟然話『理智?仲講理智?佔咗幾日仲可以理智幾耐』。呢啲人斬立決,即 Block 。有好多人開始做一啲令運動轉向的事,大家小心!」多者二千三百 like 、一千 share 。

「反對派政客」之用,則在於拖延非法集會與暴動至十月一日午後爆發,賊過興兵。要「充分利用」民間人權陣線,一紙通知書反對「九二八」遊行、一紙不反對「十一」集會,足矣;要「长期打算」泛民主派,開出空頭支票承諾今屆區議會選舉將「公平公正進行」以換取其頭面人物防範及勸解金紫荊廣場上危機,買賣雙方,可望一拍即合──法政匯思創會召集人任建峰律師八月七日 〈反修例運動轉化的時機〉 一文,預示商機如下:

 如果金錢、安全用具物資等繼續全數投放在示威上,這只會令反建制派區議會參選人找競選經費的過程更困難,讓建制派最終受益。所以基於人力、資源限制,再加上反建制派在區議會選舉得到好成績的重要性,我呼籲大家開始積極考慮把運動由示威活動轉化到全力打好區議會選戰。當然,我知道要突然停止所有示威活動是沒可能的……
最後,我亦懇請示威者在未來幾個星期已定了期的示威,盡量保持和平……我們要提防建制勇武聲音借示威者動武為藉口,趁中共領導在北戴河開會時鼓吹以解放軍鎮壓示威活動。我知道以上提議在情感上,或許是難以立刻接受。但我強調,我並不是要大家停止抗爭,亦不是要與示威運動割席,而是希望為『反送中』運動找更持久的出路。

試看 Now 新聞台九月十九號朝《時事全方位》,民主建港協進聯盟屯門兆翠區議員葉匪文斌、西貢環保北獨立區議員方國珊異口同聲改稱「反對派」為「泛民」,可見「中联办」已通知十八區各界「愛国愛港人士」統一口徑麻痺「反對派」、配合「港澳系統」新一輪「统战」高潮。

葉匪又透露十八號「對話會」上,至少兩位區議員問及十一月二十四號投票日,「如果喺街嗰度有好多示威,當日可能甚至乎有暴力事件,咁到時啲街坊想投票,但係我又好擔心安全,咁點算好呢?」「好嘞,咁即係警察喺度嘅時候,係咪真係可以足夠 cover 哂全香港咁多、即係成千個票站?」「究竟啲街坊落去投票嗰時候可唔可以確保到安全?確保唔到嘅話,咁啲候選人點算好呢?我點樣投訴呢……」筆者冒昧試答,建制派議席安全、非建制派選民則危險,因為兩支管治隊伍穩渡金紫荊廣場一關,將再下一城,黑白兩道並用力保各區議會控制權不失,杜絕香港人「胁迫中央,争夺特区管治权」非分之想。投票時間朝七點三十分到晚十點半,以正午為界,旅遊巴十二點前運載同鄉會「鐵票」入票站、社團十二點後支援警方驅散票站外「喬裝」選民啲「暴力示威者」,投票率以至泛民主派席次將雙々墮崖──催淚煙中、開山刀下,「傘後無力感」戰勝歸來,紅太陽「照常」升起……

要而言之,張、鄭二匪合著「止暴制乱」時間表脫稿,當不晚於八月九日劉匪就任臨時警務處副處長;九月下旬,民間人權陣線十月一日集會將上訴得直、九月二十八日遊行維持原判,「愛国愛港人仕」重提「驻港部队」,「中间人」則訛騙「反對派政客」鄉黑勢力會遠離區議會選舉;九月廿七日星期五,五千警力進駐會展半島;九月三十日,運動「黃屍 KOL 」勸阻「极端核心暴力示威者」衝擊金紫荊廣場;十月一日,「港澳办」主任重申「太阳照常升起」;十月、十一月,聚焦民生議題、輔以參選資格爭議,誘敵選舉機器超負荷運轉,透支公民社會活力,以逸待勞;十一月二十四日,其他「愛国愛港社团」護送會員投票,福建社團聯會、新義安、 14K 、和勝和協助警方驅散票站外「暴力示威者」……最後,順藤摸瓜,揪出李嘉誠以下地產商打成「反党反革命集团」,鬥臭鬥垮,確立「中央对香港全面管治权」,革命江山萬代紅。

一九年九月二十日於「曱甴王國」

後記:

G20 團隊「眾籌熱烈祝賀中国 70 大壽」之壯舉,創意與勇氣固然可嘉,然則廣告畢竟有異於新聞,動搖黨國、振奮人心嘅效果,難免稍遜七月一日「佔領立法會」、七月二十一日衝擊「中联办」一類行動──偶見網民譯介 Enzo Mazak 氏 〈一封給香港人和「香港示威者」的信〉( A Letter to Hong Kongers, "Hong Kong Protestors" and People in Hong Kong ),讀到「切記政治符號必須成為你們運動的先決目標( Remember, political symbols should always be the prior targets in your movement )」一句,噫,深感作者與譯者,用心良苦。

後 Web 2.0 時代,訴諸報端,容易失諸單向;唔似 #Eye4HK 挑戰,你一遮我一露、你一言我一語、你一來我一往,為香港人感動並贏得金義聖先生等各國友好參與──如果街頭「极端核心暴力示威者」十月一日前夕,居然喪心病狂渾跡社交媒體,借口宗主國草菅人命、愛惜國旗而「勾结外国势力」加以侮辱,煽動城中「不知就里的群众」瘋傳五星紅旗被掃進歷史垃圾桶、歷史垃圾堆慘況……

唉,習惱羞成怒之下,好可能流血收場。你無懼流血唔怕犧牲,咁冇問題,但唔能夠叫戰友同其他市民都流血呀!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