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守護孩子」陳伯不忿隊友被捕 中椒後警一度阻急救 視力未恢復


 

「守護孩子行動」成員Don,周六於元朗鳳攸北街、警方清場期間,被多名警員帶到後巷行私刑、起腳踢。他隨後經救護車送院,同時被警方以襲警罪名拘捕。

早前絕食的73歲馬屎埔村民陳基裘(陳伯)向眾新聞憶述,包括Don在內的一隊「守護孩子行動」成員,當晚正向警方了解是否有青年被捕,並沒有肢體衝突,陳伯卻突然被噴胡椒噴霧,並被推倒在地上,警員卻一度阻礙現場救護員替他急救,並對他說:「等救護車嚟啦。」

陳伯昨仍未完全恢復視力,但記得當晚他中椒後,Don的頭部被兩名警員按在地上,Don曾質問警察:「點解你咁樣對老人家?推老人家?」之後Don便被帶入後巷。 陳伯批評,警方先濫捕,後否認行私刑,更以「yellow object」形容隊友,做法極不人道、「一錯再錯」。

相關報道:急救員屯門被捕 73歲陳伯元朗中胡椒噴霧

陳伯(左)與Don(右)是「守護孩子行動」其中一個小隊的隊友,周六晚為提供被捕支援而與警方交涉,及後遭到暴力對待。眾新聞製圖

陳伯與Don周六屬「守護孩子行動」同一小隊。陳伯憶述,當晚事發前,他們得悉在元朗鳳攸北街,有警員將一名青年帶入後巷,他們不確定該名青年是否被捕,遂前往了解。他們到場時,已見一批警員守在街口,持盾牌戒備,他們到警方防線前,向在場警員查問該名青年是否被捕、名字是什麼等。陳伯補充指,如果被捕者未夠16歲,他們會聯絡社工跟進。

陳伯記得,前排為身穿黑衣的便衣警員,當中有一、兩個他已見過幾次,雙方在機場、東涌等地點曾經碰面,惟他不知道對方的名字及官階。陳伯說,有警員也認得他,對他說:「又係你呀?」他當時回應:「唔得呀?你都喺機場跟到我出嚟啦,我點解冇權監察你做嘢?我睇你警察做嘢有冇違例、違法,我有權監察你㗎。」陳伯感到警方很仇視他:「佢唔敢污辱我,但佢去削弱、虐待我身邊嘅人。」

陳伯說,就在「守護孩子行動」成員與警方交涉期間,後方有速龍小隊警員突然拿起胡椒噴霧,向陳伯迎面噴射,他感覺連續被噴兩次,臉部及雙手均有中椒,雙眼完全看不到東西。陳伯指,當時雙方並沒有肢體衝突,但他與隊友到場後不久,便有警員將他們前後夾擊,他被噴胡椒噴霧後,隨即有警員衝前,持盾推撞他,他被撞至倒地,而警方從來沒有解釋推撞他的原因。


陳伯倒地後,曾掙扎睜開眼,他在矇矓中看到身邊有個穿黃色衣服、披上「守護孩子」背心的人被兩名警員將頭按在地上。陳伯指,他雖然看不到該人的臉孔,但憑衣著可認出那是Don。

陳伯表示,Don事發時在他身旁,聽到Don曾經質問警察:「點解你咁樣對老人家?推老人家?」他續指,Don並沒有做攻擊動作、沒有襲警,成員有影片為證,惟影片或作呈堂之用,目前未能公開。陳伯質疑警方以「襲警」罪名拘捕Don是濫捕,要求警方拿出證據證明隊友有「襲警」行為,「(警方濫暴及濫捕)錯就錯,唔能夠將錯誤推畀市民。」

陳伯意識到警員將Don帶入後巷時,他想拉著Don,與隊友共同進退,要是Don被捕就一同被捕,但警員行動迅速,陳伯未及跟隨。陳伯表示,他被留在原地時,扯著向他施襲的警員,揪住對方的衣服質問:「點解咁樣對我?我犯咗咩法?」隨後另外兩、三個警員將陳伯拉開,未有理會他,亦沒有將他拘捕。

Don被帶入後巷後,被警察重重包圍,陳伯並不清楚後巷發生的事。陳伯知道有市民拍下Don被腳踢的過程,但警方仍不承認施暴,他批評警方「一錯再錯」,以「yellow object」形容Don更是極不人道。然而,陳伯亦指,警方的回應貫徹其作風,「(警方)邊有正面回應過?錯就繼續錯。」 


陳伯續說,他中了大量胡椒噴霧後,曾要求警員讓附近的義務救護員為他急救,但警方一直阻礙義務救護員進入防線,並對他說:「等救護車嚟啦。」陳伯認為,警方是刻意為難一個雙眼都看不見的老人家。其後,他稍作休息,才自行退至警方防線外,並大聲呼叫義務救護員。

陳伯的臉及雙手都沾滿胡椒噴霧,義務救護員在現場為他用水及生理鹽水清洗,他回家後再反覆沖水,惟陳伯形容,他沖涼後身體乾了,身中胡椒的部份更為灼熱,令他甚為不適,至深夜未能入睡,而他的雙眼至周一仍未完全恢復視力。 


陳伯表示,他在7月初參與好鄰舍北區教會堂主任陳凱興傳道發起的絕食行動期間,Don當時沒有加入絕食,但經常在工餘時間幫手處理絕食行動的日常事務。及後陳凱興與陳伯等組織「守護孩子行動」,Don加入為成員。陳伯指,每當有行動,隊員乘坐巴士、地鐵出入時,Don都會在隊頭、隊尾看顧隊友,對隊中長者照顧有加,往往會伴在他與黃伯身邊。

陳伯得知Don在博愛醫院接受治療後,被送到上水警署,他遂於周一下午到上水警署外靜坐等候隊友。陳伯曾於一名義工陪同下,進入報案室向警員查詢Don的情況,但由於陳伯不知道Don的中文全名,亦不認識其家人,警方未有向他披露Don的情況。此後,陳伯在上水警署旁的小公園守候,期間多名街坊到場問候他,送上粥、豆腐花、蘋果、寶礦力等。及至晚上7時許,有警員到場,向陳伯解釋Don出院後,雖然曾被送到上水警署,但他已在周一早上被送到元朗警署,並於下午約2時保釋離開。陳伯接受警方說法,離開上水警署。


作為「守護孩子行動」的中堅份子,過去兩個月的警民衝突場面,陳伯幾乎次次都有落場。他曾在以往示威現場被警員指「做戲」,陳伯反諷:「係呀,係警察做戲。」

8月初,警方於黃大仙清場期間,陳伯所屬的「守護孩子行動」小隊一行5人,在東頭邨道面對防暴警察持續推進,5人不斷後退,但防暴警察在完全沒有警告下突然推前,一度將陳伯捲入盾陣,警員更將他箍頸,壓在地上。陳伯臉上有明顯傷痕,鼻有瘀傷,「嗰次唔死得,老天爺要我繼續為公義抗爭。」陳伯提到,該次他的隊友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其中年過80歲的黃伯被推倒,在地上翻了兩個筋斗,亦有人被噴胡椒噴霧,5人都沒有被捕。陳伯當時曾質問警員為何向他們動武,但警方沒有回應,而他在混亂中未能認到涉事防暴警察的容貌。


再加上周六元朗事件,陳伯有感警方對於「守護孩子行動」成員愈來愈暴力。他指出,如果有人犯法,警察可以拘捕,但不應施暴,警方以暴力鎮壓市民,實在說不通,「警察有規例㗎嘛,點解唔遵守呀?」他批評,警方的行為不僅虐老,更是全方位的武力打壓,「正一知法犯法,佢唔理你老嫩都好,佢志在施行暴力,年輕人不在話下啦,連我幾十歲佢都唔放過,做到『順我者生,逆我者亡』,你話咩世界?咩法治?」

儘管形勢愈見凶險,陳伯明言會繼續「撐落去」。他坦言,自己有子女、有兒孫,希望為下一代做一點事,但求心安理得,「第時子孫大咗,都認為我阿爺、我老豆,為呢個社會盡咗一啲能力、貢獻。」

我身體撐到落去,都會繼續出嚟,要盡自己能力,去維護香港核心價值。為公義、法治,我哋義不容辭去做,使社會未來嘅棟樑能夠健康成長,我犧牲自己就冇問題喇,我心安理得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