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國際特赦」指港人權遭侵蝕 新聞工作者詳述過程


國際特赦組織發表有關香港人權的報告。

國際特赦組織最新發表《北京對香港的「紅線」/Beijing’s “Red Line” in Hong Kong》報告,在這份長達46頁的報告,國際特赦組織指出,《逃犯條例》修訂是香港人權遭到逐步蠶蝕的最新例證。報告詳述影響力日漸蔓延的北京政策以及「國家安全」論述,令持續審查、起訴及騷擾本地社運人士與記者的情況有增加之勢。

報告分六大部分:北京對香港的「紅線」(Beijing’s “Red Line” in Hong Kong)、佔領中環及雨傘運動(Occupy Central and the Umbrella Movement )、跨越「紅線」(Crossing the “Red Line” )、引渡法案抗議(The Extradition Bill Protests)、國際人權義務(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Obligations)、結論(Conclusion)。

國際特赦組織東亞區辦事處主任羅助華(Joshua Rosenzweig)表示,在香港政府公布《逃犯條例》修訂之前,香港的權利與自由久已被逐步蠶蝕。中國當局多年來與香港政府領導層連成一線,逐步削弱香港在人權保障方面本應享有的特殊地位,「警方對反引渡法例修訂示威的粗暴回應,令人更害怕香港正陷入中國內地的高壓管治方式。我們促請香港當局聽取數以百萬計示威者的訴求,保護他們和平集會的權利,以符合其根據國際法與香港法例所應承擔的責任,對警方的行動作出獨立並有效的調查是重要的第一步」。

《北京對香港的「紅線」》報告訪問了新聞工作者、社運人士、學者、學生、非政府組織工作人員及立法會議員,詳述香港政府自2014年的雨傘運動之後,如何在北京的指令下,在香港推行日益高壓的政策。報造說,言論與結社自由的權利遭受攻擊,2014年至今,逾百人因和平行動被檢控。除了警方採用日益嚴厲的手段、在示威者面對暴力襲擊時袖手旁觀,香港政府更濫用法例法規,騷擾 和檢控被指觸碰北京「紅線」的人士及團體。

報告分析兩個重要示威活動之間的情況,分別是2014年的佔領中環與雨傘運動,以及 2019年6月開始的反送中抗議活動。報告闡述中國當局如何引用措辭含糊且涵蓋一切的「國家安全」定義,針對香港的記者、社運人士及批評者。報告指,「國家安全」的概念在中國向來被用作迫害社運人士及其他人。

國際特赦組織續稱,2017年,國家主席習近平劃下底線,針對「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中國當局日益將市民行 使權利的行為視為觸碰「紅線」。香港政府亦採取這些手段,違背其在國際人權公約及香港《基本法》之下應承擔的責任。

接受國際特赦組織訪問的人士指出,他們以和平方式宣揚人權與民主,因而成為香港及北京當局的目標。一名於今年6月11日接受訪問的資深新聞工作者「Michael」表示,「2013年之前,中方官員如果發現太多負面新聞,他們會建議香港新聞工作者使用他們提供的正面新聞。2013年之後,當我們報道負面新聞幾分鐘之後,這些中國官員告訴我們不應報道這些,特別是沒有跟循新華社或中央電視台有關習近平的新聞口徑,像是報道他到訪時的請願。我們新聞工作者得到的壓力,大部分是與習近平或台灣獨立的負面新聞有關」。

報告引述「Michael」說,「但是壓力在這些年增加。去年,我平均每星期收到北京政府官員一個電話。他們不單對我施壓,對新聞部主管和傳媒老闆亦是如此。舉個例子,大陸當局要求前線新聞工作者低調處理有關台灣獨立的新聞。當新聞工作者無視這些要求,新聞部主管就會釋出同樣訊息。之後,老闆就會投訴大陸當局的壓力,警告新聞工作者要謹慎。我的主管對我說,聯絡辦公室的人在發出指示時大拍老闆的桌子。老闆要求我尋求中國國營企業的合作,製作新節目推廣大灣區。」(But the pressure has increased over the years. Last year, I received calls from government officials in Beijing once a week on average. They put pressure not just on me but also on the head of the news department and the owner of the media outlet. For example, mainland authorities demanded front-line journalists “play down” news about Taiwan’s independence. When journalists ignored the demand, the head of the news department delivered the same message. Then, the owner complained about the pressure from mainland authorities and warned the journalists to be cautious.My supervisor told me that people from the Liaison Office slammed the owner’s desk as they gave him instructions. The owner also asked me to seek sponsors from Chinese state-owned corporations to produce a news programme to promote the Guangdong-Hong Kong-Macau Greater Bay Area)。 

報告指出,香港娛樂事業也受到影響。過去幾十年,香港娛樂界行業與中國同行關係緊密,同一時間,越來越多 的報告顯示,「娛樂名人因為在政治議題上,發表沒有與中國政府官方立場一致的言論,被中港娛樂行業列入黑名單」(“blacklisted” by the Chinese and Hong Kong entertainment industry for making public remarks on political issues that did not align with the official stance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此外,接受國際特赦組織訪問的社運人士,很多都關注警方在示威活動期間,非法使用武力卻不被追究的情況。一名於2014年被警員毆打的社運人士說:「投訴警察是沒用的。投訴警察襲擊的成功率幾乎為零。」

今年3月提出的《逃犯條例》修訂觸發多次示威活動,國際特赦組織與其他人士記錄警方在示威期間一再使用不必要及過度的武力,違反國際法與國際標準。行政長官林鄭月娥9月4日宣布撤回《逃犯條例》修訂後,國際特赦組織繼續呼籲香港政府就警方在示威活動期間不當使用武力或其他侵權行為,進行徹底和獨立的調查,並停止基於政治動機檢控和平示威者。香港政府必須停止以「國家安全」的幌子對言論、結社與和平集會自由的權利施加不當的限制,以示其對尊重、保障及實踐這些權利的承擔。

羅助華表示:「對數以百萬計於今年夏天上街的人而言,引渡法修訂只是北京侵犯人權的冰山一角」,「當局需要證明他們決心保障香港的人權,即使這等於等於香港政府要抗衡北京所定下的『紅線』。」

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在「結論」一章指出,經常響應北京政策和指示的香港政府,越來越限制和平集會、言論自由、結社自由的權利。香港政府需要尊重這些在國際人權法及標準以及《基本法》之下的權利,「香港當局必須停止以北京變來變去的『紅線』,作為限制民眾自由的說詞。當局應該尊重、推動以及保護這些權利,而不是鼓勵一種審查和自我審查的氛圍」(Hong Kong authorities must stop using Beijing’s ever-changing “red line” as justification to restrict people’s rights. Authorities should respect, promote and protect these rights rather than encouraging an environment where censorship and self-censorship thrive)。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