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對話與不對話之間


【撰文:不妙花生】

至少八條人命,無數義士受傷,逾千五人被捕。是次運動能持續至今而未被瓦解,除港人堅強意志和決心外,亦是因為吸收過往對話中政府「齋聽唔做,隨後逮捕」的失敗經驗,去中心化不設大台。在理想情況下,反對聲音既不被任何組織及領袖所代表,政府自然難以對話協商或針對,只能直接回應訴求。

而這對一向不聽民意只聽上意,獨斷獨行的政府自是殺著。特首班底「一身侍二主」的心態,本身在這畸型制度下就是先天不足,無心亦無力自主地對港人作實質回應。而同時回應亦會影響港府以至中央「管治威信」,等同默認過往決策及施策出現嚴重出錯,未能強勢領導,所以作重大讓步。也因此要拆局,政府只能故技重施,堅持「對話」,在所謂「對等」情況下重奪主導權。而沒有大台,就幫對家起大台,政府月前邀請大專院校學生會對話正是如此,猶幸此招已被識破。學生會反應是拋出一句「要對話,先回應五大訴求」直接KO,而反對黨亦難得開竅,站在抗爭者一方堅持不割席。

首場社區對話會在灣仔伊利沙伯體育館舉行。

八月,政府再提出構建「對話」平台,但對象換成是全港市民。既是全民參與,各抒己見,本質上就再無搭大台一說。而全民參與理論上是直接反應民意,不出席,就只會被其他出席者所代表。

有說,出席對話會是在幫民意盡失的政權找回認受性,這點無容置疑。但我們要認清一點,就是你不出席,也總會有人送上門。「有人出席」就已添認受性,而你阻止不了其他任何政見的人去,甚至阻止不了政府安插戲子進場。一場公開,「彷彿」全民參與的對話會,本來就不太需要大量「反對聲音」加持。

那不派員出席,不就能起杯葛效果?當然不會,若反對聲音變少只會反映1)「對話會」、「止暴制亂」等措施見效,或人民不再堅持;2)所謂「沉默大多數」在發聲,而且客觀而言,3)你不去,也總有其他滿足部份訴求就較易收貨的市民出席。而站在政府立場,亦不太可能坐視藍絲圍爐,有心做公關表演,總不能予人「過於虛假、未能反應實情」的感覺。所以出現如此的難看局面,喬裝成黃絲以至中立的有心人自會粉墨登場,營造總有部份人在反對的「真象」。

另一方面,若不出席,我們將更難抵抗「見好就收」朋友的良好意願及有心人「帶風向」的影響。在第一場對話會中,林鄭堅拒多位在場人士關注的「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訴求。倘若在若干時日後,她毅然表示「身受感動,已聆聽大眾訴求,付最大誠意而轉軚」,場面會是多麼感人,多麼容易令部份市民就此收貨?如此低劣的銷售手法,港人不得不防。

換句話講,公開對話會就是要硬食。我們應該想的,是如何拆解而不是眼不見為乾淨。正如部份朋友所言,或者「出席,但拒絕對話」是一個較為理想的做法。或者你可以(部份已有人在做):

 1) 對市民作宣講,重申何以「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2) 反客為主,宣讀抗爭者宣言

3) 逐條讀出政府及警察所違反的人權法及基本法條文

4) 講解監警會,特赦及律政司不檢控相關條文及案例,如胡仙案及1977警廉衝突

5) 分享警察濫捕及濫暴案例

6) 批評對話會形式垃圾/無改進及政府官員虛偽

7) 引述有關五大訴求調查,以表示民意已清晰

8) 繼續在場所外支持,逼使政府回應,同時突顯場內外「民意」可能出現之差異

筆者介紹:天地一花生,苦海中載浮載沉,望能以拙劣文筆,為世上諸般不平事發聲。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