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10.1荃灣】警近距離開槍  中五男生左胸中實彈  盧偉聰稱「膊頭附近位置受傷」


 

10.1中共建政70周年,全港多區出現警民衝突。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凌晨見記者,指警方昨日共開實彈6發。

在荃灣大河道,有警員以真槍實彈近距離射向一名中五男生的左胸,是警方三個多月來首次向人發射實彈並致傷。18歲的傷者就讀荃灣公立何傳耀紀念中學,《明報》引述消息指,男傷者左邊肺部中彈,子彈在心臟左邊3厘米位置,肋骨有裂痕,左肺亦出現氣胸,昨晚在伊利沙伯醫院接受手術取出子彈碎片,正在深切治療部留醫。傷者已回復清醒,毋須使用呼吸機。

不過,盧偉聰卻說,傷者是「左邊膊頭附近位置受傷」。被問到傷者是肺部受傷,為何他卻說是「膊頭附近位置」時,他答:「我哋唔係醫務人員,我哋無X光機,只就他的傷口在膊頭附近講出來。如果子彈入的方向,可能影響其他地方的話,我相信醫管局或醫院方面會給大家更多資料。我哋無俾唔正確訊息,我哋只係俾到我哋知道的訊息。」

 

盧偉聰交代警員為何向男生開槍時說:「當時有同事被暴徒推跌,繼而有大量暴徒衝向佢而打,有人用尖頭硬物插向該名警員,其他警務人員嘗試拯救佢,但被掟磚頭和石頭遇襲,在場警務人員生命受嚴重威脅,所以向施襲者開了一槍。當時更有暴徒連自己人都不顧,繼續向受傷倒地的暴徒和受傷警員擲汽油彈。其後警員為施襲者止血和施救,並封鎖現場防止急救人員和施襲者受進一步襲擊。」他指,該警員開槍是合乎一般指引,即警員生命受嚴重威脅,迫於無奈、迫不得已之下使用配槍制止暴力襲擊,做法合法合理。

盧偉聰被問到,為何警員當時開槍不射向男生的手腳?為何不用布袋彈、橡膠子彈等較低殺傷力武器?他說:「當時同事在電光火石之下受襲,防止自己及同袍受生命威脅,他在短時間作決定向施襲者開槍,我相信這是他當時認為最好的判斷,我覺得他是合理和合法。」

有記者詢問,警方如此近距離開槍是否蓄意謀殺?盧偉聰說:「距離不是我同事決定,係施襲者近距離企埋嚟,佢(開槍警)當時無其他選擇,只能用手上武器制止這個行為。」他說,有看過片段,「我呢一分鐘公布我而家知道的」,指如日後調查有更多線索會進一步公布。

盧偉聰並指,昨日共開6槍實彈:荃灣大河道1槍、沙咀道1槍、旺角向天開2槍、黃大仙沙田坳道1槍,餘下1槍未有交代位置。他指,除大河道1槍外,其餘5槍未有造成傷亡。

開槍位置在大河道附近的祥興記包店前,事發後警員進入店內。莊曉彤攝

 

 

由公立醫院醫生組成的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發聲明,譴責警察蓄意射傷市民。聲明指,從網上影片所見,開槍警員只是被棍攻擊手部,並沒有如警方辯稱生命受到嚴重威脅。學生中槍旋即倒地並大量出血,傷者同伴見狀,立刻上前試圖施救,惟被另一名防暴警察阻止並將之制服按在地上。

聲明提及,開槍警員在射擊前沒有對示威者發出口頭警告,即於極近距離對致命部位開槍。除此以外,該名警員當時左手手執一支用作發射布袋彈的長槍,然而警員選擇以殺傷力更大的手槍向學生左胸瞄準發射,而並非以殺傷力低級的布袋彈向非致命身體部位發射。 「警員行徑根本與行刑無異, 亦嚴重超出警隊應該使用的武力水平,本會予以強烈譴責。事後,警方在社交媒體表示相關學生只是膊頭位置附近受傷,而非左邊胸腔受槍傷,嚴重歪曲事實。」

24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發聲明,強烈譴責警方不必要地將武力升級,「動輒使用足以致命的實彈,而該警員的近距離開槍動作疑似攻擊甚於自衛,況且,每名警員的防禦和攻擊的裝備十足,有無必要使用實彈存疑。警方須即時全面交代始末緣由,以至其他一切開槍事件,還所有受害者公道。」

民間記者會發表聲明,聯同五個聯署組織(傷者就讀的荃灣公立何傳耀紀念中學反修例關注組、中學生反修例關注組、九校聯罷、青年反修例關注組、香港眾志)要求「馬上重組警隊和追究魔警惡行,瓦解這個謀殺香港市民的恐怖組織。」聲明又批評:「魔警不單泯滅人性,為掩飾暴行更不惜指鹿為馬,不但將距離心臟3厘米處指為『左邊膊頭附近』,更以自衛一說掩飾蓄意謀殺的真相。」

昨日下午4時許,警方在荃灣大河道發射多枚催淚彈驅散示威者,大部分示威者撤退到海壩街荃灣官立中學附近。示威者遂向警方投擲磚頭、漆彈、汽油彈等;警方則發射催淚彈、胡椒球彈、橡膠子彈等。警方突然衝前,拘捕了至少三名示威者,其中一男生被打至血流披面,示威者隨後再組織攻勢,手持雨傘作盾前進。現場所見,當時大約是30、40名防暴警員與上百示威者對壘。

示威者繼續投擲磚頭和雜物,以及至少一枚汽油彈,警方後退,其中一名防暴警撤退期間一直擎槍、槍口對著示威者,另又有一名便衣警員一度向示威者舉槍,二人均手持左輪手槍、可以射出實彈。現場傳出一下槍聲,疑為發射催淚彈,未見有人倒地。警方幾近撤出海壩街時,一名手持擴音器的警員突然衝前並大叫「啊~!」旋即被同袍帶回陣中,撤出海壩街。

同一時間,大河道另一邊亦都有警民對壘。數十名示威者在大河道休憩處與約10名警員發生衝突。其中一名警員「落單」,另外一些警員未有留意之際,示威者襲向該「落單」警員,之後發生了另一警員近距離向示威者胸口開實彈槍的一幕。傷者先被送往瑪嘉烈醫院,再轉送伊利沙伯醫院心胸外科做手術。

開槍地點位於祥興記包店門前,事發後便衣警員到場封鎖附近一帶,並進入店內。一段時間後,警員將店員帶上警車,並要求記者不要拍攝證人,警車副駕駛座上是新界南總區警司梁國榮。當晚8時05分,有直升機在開槍位置一帶的上空停留了4分鐘。

開槍後,現場警員不斷被街坊罵:「殺死人咩!」、「走啦,用實彈,離晒譜!」「有報應架!」、「無理由用實彈架嘛大佬,入晒醫院喇!」、「你返大陸啦,咁鍾意射香港人!」

同時,警方繼續在大河道開催淚彈,中途更需要同袍從警車取來催淚彈補給。及至下午大約5時半,警方大致驅散所有示威者,從大河道乘警車離開。警方撤退時,又有市民叫罵,其中一名持槍(非左輪手槍)警員曾向群眾舉槍,他的同袍拉他上車離開。

數百示威者之後再聚集在大河道、荃新天地外,有人撒溪錢並高呼「十月一號,賀佢老母」、「沒有國慶,只有暴政」。示威者之後破壞荃灣港鐵站、荃灣西鐵站閘門、在閘外縱火,並打爛吉野家玻璃、「美心皇宮」招牌、中國銀行櫃員機、優品360店面等。另外,荃灣二坡坊一間麻雀館起火,麻雀館上方的通風口噴出黑煙,消防到場處理,該館門口鐵閘亦被噴漆寫上「黑社會」。晚上近8時,示威者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