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槍擊示威者】警稱「威脅未解除不宜急救」 開槍警員未有停職 


 

10.1中共建政70周年,多區爆發示威,警方以武力鎮壓,期間開實彈6發,當中在荃灣大河道射出的一槍,打中一名18歲中五男示威者的左胸,據報距離心臟3厘米。警方在昨日記者會上,未有交代開槍警員的資歷背景,他亦未有停職。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行動)否認為前線警員使用實彈「開綠燈」,強調警隊指引容許警員生命受威脅時開槍,而警員開槍射中男生的左胸位置仍屬「中央軀幹」部份,合乎指引要求。

有心臟專科醫生質疑,警方延誤救治胸膛中槍者,幾近令傷者送命,做法泯滅人性、極不人道。惟警方表示,警員開槍後,有汽油彈、磚頭擲向警員,現場威脅未解除、未恢復安全,不宜進行急救。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於10.2凌晨見記者時稱,警方對開槍事件未作調查,但他稱開槍是「合理、合法」。警務處副處長(行動)鄧炳強在記者會上解畫,指盧偉聰的說法是基於警方當前掌握的資料,開槍警員所屬隊伍的指揮官已根據指引作出初步調查,結果顯示這次開槍是「合乎指引」及「合乎法例」。而根據警方指引,警方會再作更深入的調查,將會有最後的調查報告。他提到,傷者已被捕,涉及襲警及非法集結罪,隨後亦會有刑事調查,調查內容包括警員開槍。

相關報道:【10.1荃灣】警近距離開槍  中五男生左胸中實彈  盧偉聰稱「膊頭附近位置受傷」

警否認為用實彈「開綠燈」 《蘋果》揭10.1前夕改武力指引

對於荃灣的開槍事件被指是警方為前線警員使用實彈「開綠燈」,鄧炳強否認有關說法。他表示,警方的指引一直存在,指當警員生命受威脅,便可以使用「適當武力」。

不過,《蘋果日報》在記者會後披露,警方在9月30日,漏夜發通告更新警隊的《程序手冊》及《警察通例》第29章,將容許使用槍械的「致命武力攻擊」定義更改,在原本的「以毆打行動『意圖引致』他人死亡或身體嚴重受傷」,改為「以毆打行動『引致或相當可能引致』他人死亡或身體嚴重受傷」。

鄧炳強:警員主動攻擊是「謬誤」 同胞生命受威脅才開槍

鄧炳強認同警員開槍的決定,指因為當時現場危險,警員和其他同事生命受到威脅,他認為開槍是「合法合理」的。他主動提到,荃灣開槍一事被廣泛討論,他認為有需要澄清一些「謬誤」。鄧指,有人說警方主動衝擊,才引致開槍事件,他批評該說法錯誤。他解釋,當時警員被大批「暴徒」不斷追打,警員在撤退的過程中,其中一名警員被「暴徒」推跌,再被10多名「暴徒」用武器撃打,有人用削尖的硬物插向警員;另一名已經撤退至一幢大廈的警員見狀出來支援,因為見到同胞生命受威脅,於是擎槍戒備。其中一名「暴徒」見到有警員擎槍,不但沒有退後,反而走向警員,並以鐵通襲擊該名警員。如果當時警員被打中,除了生命有危險,更有可能被搶槍,後果不堪設想。

行動科高級警司汪威遜補充指,「暴徒」使用的武器不是木棍,亦非徒手打警員,而是用鎚仔、士巴拿、鐵通、尖的遮,他們亦不是打警員的手腳,而是打頭部,甚至用尖的遮刺警員身體。

汪威遜引用《警察通例》指,警員使用武力時要考慮:1. 保護任何人,包括自己,以免生命受到威脅或身體受到嚴重傷害;或2. 拘捕任何企圖逃避警方拘捕的人,而該人屬警務人員有理由相信剛犯了嚴重暴力罪行的人;或3. 平息騷動或暴亂。他提到,該名警員開槍後,已改用較低武力。

警務處副處長(行動)鄧炳強表示,對10.1的情況感到痛心,又指以前不會想像到香港今天變成如斯情況。吳婉英攝

鄧炳強:左胸屬「中央軀幹」 做法合乎指引

盧偉聰凌晨見記者時形容傷者是「左邊膊頭附近位置」受傷,引起公眾抨擊。昨日記者會上,警方未有再用此說法。

至於公眾質疑警員開槍為何不打手腳,而是向左胸發射。鄧炳強指,當時警員有即時的生命威脅,要即時制止「歹徒」,向身體最大面積的部份開槍,因為易打中,也能即時制止對方危險的動作,這是與世界其他地方的指引一樣。有記者追問中央軀幹部份可以是心臟,亦可以是肚,質疑警員是否有意選擇致命位置。鄧炳強說, 警員開槍的指引是打身體中央軀幹部份,胸口及肚同樣合乎指引。汪威遜亦指,向中央軀幹開槍是國際慣例,警隊的訓練並非要求警員開槍打中心臟,當時情況「電光火石」,警員無意奪人性命。

鄧炳強提到,有人質疑警員沒有逐步提升武力,或用其他武器、向天開槍等。他指,當時警員「生死懸於一線」,警員沒有時間向天開槍,亦根本不能選擇其他武器,要用「最快捷」、「最有效」的方法去解除威脅。

有記者問及開槍警員身上有非致命武器,何以警員選用手槍。汪威遜反問,非致命武器是否有效停止示威者的致命威脅,對方用上鎚仔,如不即時制止,警員如何保障生命安全。汪續指,有人說可以用胡椒噴霧,但警方已整天用催淚彈,惟示威者有面罩,反問當時使用胡椒噴霧是否有效。

相關報道:【槍擊示威者】《紐時》多角度重組開槍事件:開槍警員似無警告要開槍

延救至少3分鐘 謝振中:現場環境未安全不宜急救

開槍事件另一爭議點,在於男生中槍後的救援情況。盧偉聰聲稱在場警員「隨即」為受傷的施襲者止血及施救,惟城市廣播在盧偉聰見記者後發布現場影片,反駁指警方延誤救治至少3分鐘。


港台報道引述杏林覺醒成員、心臟專科醫生黃任匡指,子彈打中胸膛很容易致命,左胸腔涉及很多人體主要器官和結構,包括心、肺、鎖骨下動脈、主動脈等,任何一個上述器官被對方打中,幾分鐘延誤救治,亦足以致命,惟警方第一時間是將傷者置諸不理,做法泯滅人性、極不人道。他批評,警方的做法絕對不合理,不明白為何警員沒有即時上前向傷者施救。黃任匡形容,中槍男生渡過危險期,是「非常好彩」。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提到,男生中槍後曾經呼救,但現場警員並無理會,亦沒有如一般情況,上前將他制伏、扣上手扣,而是去制伏其他人,明顯是因為他們知道學生已中槍,他批評警方「寧願拉人都唔救人」,做法不能接受。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在記者會上解釋,現場警員開槍後,威脅並未完全解除,遠處有汽油彈擲來,而警員圍住傷者時,亦有磚頭擲向警員方向。他指出,進行急救前,最基本的條件是確保現場環境安全,並不是一有人受傷,警員不理會環境安全與否便施救。當時警員作出基本防衛,當「暴徒」離開,現場恢復安全,便有具備醫療能力的警員到場,為傷者處理傷勢及止血。

中槍男生手術後轉穩定 開槍警無停職

據了解,男生中槍重傷,被送至伊利沙伯醫院做手術後,一度在深切治療部留醫,及後情況轉為穩定。港台報道引述男生的代表律師伍展邦指,他暫時沒有生命危險。

過往多次警員開槍事件後,相關警員都會即時停職受查。不過,謝振中指出,不是所有開槍事件,開槍的警員都要停職。大部份警員開槍後,都會接受基本調查,檢視開槍是否合理,但警方不會因為開槍就將相關警員停職。謝表示,警員在荃灣開槍,經初步調查是合法合理,「睇唔到有咩原因,一個盡忠職守嘅同事係需要停職接受調查」。他提到,警方非常重視這案件,案件由新界南總區重案組調查,會就開槍事件及襲擊事件一併調查,而這調查會嚴格地進行。然而,鄧炳強及謝振中都未有說明,針對今次開槍事件的調查如何進行、何時會有詳細報告、如調查認為開槍不合理會如何處理,也未有交代開槍警員的資歷背景。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左)形容開槍警員是「盡忠職守」。吳婉英攝

謝振中 :外界無受過專業槍械訓練 「急不及待」發聲明「不負責任」

男生中槍後,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教協即晚發聲明,強烈譴責警察使用過份武力。前者更批評開槍警員在射擊前沒有對示威者發出口頭警告,即於極近距離對致命部位開槍,而該名警員左手執用作發射布袋彈的長槍,警員卻選擇以殺傷力更大的手槍向男生左胸瞄準發射,而並非以殺傷力低級的布袋彈向非致命身體部位發射,「行徑根本與行刑無異」。

謝振中在記者會上主動提到,事發後短時間內,有不同界別的組織、團體、人士「用一個急不及待嘅方式」發聲明,批評警察開槍「不必要」,更「歪曲事實」,指警方以「行刑式」方法開槍,「我想請問一下,一啲冇受過任何專業槍械訓練嘅人,其實基於乜嘢理據同專業知識,覺得警員嘅判斷係有錯?」

謝振中強調,警方非常重視案件,每個人的生命都是平等,值得保護,任何人受傷都是警方不樂見的。他續表示,留意到醫學及教育界團體分別發表聲明,批評警員開槍無理,但對於有警員已倒地,「被暴徒瘋狂襲擊」,聲明隻字不提,更將一名男子試圖搶走中槍男子手上鐵通的動作,曲解為上前施救,「完全係難以理解」。他批評該些團體是「情緒蓋過理智」,聲明對解決困局毫無幫助,只會加深誤解及矛盾,是「損人不利己」、「不負責任」的行為。他呼籲「別有用心」的人停止對警方作「失實、無理」的指控攻擊、「抹黑警隊」,也不要盲目地浪漫化「暴徒」的行為,將香港推向萬劫不復的境地。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