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負面情緒乃人生平常 唔開心不是罪


在精神健康「復元」理念中,有所謂Normalization (正常化)概念,意指七情六慾乃人生的常態,所有負面情緒包括抑鬱丶焦慮或驚恐等事出必有因,毋須將之誇張或病態化,認定案主若呈現負面情緒,便是有很大的問題。

可是,在實際操作上,無論是案主的親友,或我們做社工的,都很容易將這些情緒「災難化」或病態化,令案主也覺得自己很有問題,甚至感到罪疚。

日前與實習同學討論一個案:案主與至親斷絕來往多年,至月前連唯一的一位好友也因病離世,情緒自然感到低落,做甚麼事也提不起勁。

起初實習同學也按照筆者意見,只是向案主提供情緒兼實際的生活支援,如食物援助等。每當案主向他表示心情低落,他亦强調這是人之常情,考慮到案主失去唯一依靠,要立刻提升情緒也著實困難。

實習同學眼見案主孤苦無依,期望對方盡快重建社交圈子,過了一段時間,見案主情緒狀況無大進展,依然未準備好参與社交活動,忍不住問筆者,繼續跟案主說要接納自己的情緒狀態,是否變想鼓勵她消極下去?是不是應該要推動案主「正面」、「積極」一點,主動走出陰霾?

實習同學的關注,筆者當然理解,更相信不少人包括社工同業遇到相同情況,也會有同樣的想法。不過,正如「復元」理論提及到,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獨立個體,每位案主都有自己的一條獨特的復元路,速度與過程各有不同。做社工的,這時候想推他們一把,無疑是將自己心想的復元時間表與模式加諸在案主身上。若案主做不到醫護人員、社工或主流社會的要求,例如多一點出街、参加活動甚至職業訓練等,便等於他們不濟事,因而會感到罪咎。

更加重要的是,很多的時候,案主感到抑鬱,除了因為之前的經歷或創傷,其中一部分是「抑鬱」自己的抑鬱:亦即是說,他們很在意自己被困於抑鬱狀態,未能從中走出來,彷彿自己就是比别人軟弱,而亦因此失去很多。這當中,存在一種自我質疑及責備。

明乎此,便不難理解為何我們要鼓勵案主接納自己的負面情緒,明白抑鬱焦慮乃屬人生平常;反其道而行,只會強化他們的自我質疑,認為自己是弱者 。

而更多的時候,若我們給予案主多一點時間與耐性,過程中與他們共同探索個人的韌力與能耐,協助他們重建自信及自我價值,慢慢地,他們自然會按照自己步伐走出陰霾。

說到底,將負面情緒正常化,即Normalization,不是要為案主的消極尋求開脱理由;反之,它讓個案工作更趨人性化,更加能緊扣案主的人生經歷與悲歡離合。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