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9.29暴動案】多名辯方律師向法官投訴警察


9.29暴動案昨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多名辯方律師在庭上投訴警方,包括:警員拖延律師見被告,有律師在警署通宵等候至清晨仍未能見被告;被捕人士被拖延10多小時始獲送院;有警員在拘捕時,將不屬於被告的裝備塞給他;被要求戴上證物,包括豬咀、口罩、面巾等拍照。

另外,被控襲警罪的社工總工會總幹事許麗明因昨日未出院,今日與另外2名涉嫌暴動罪的被告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案件同樣押後至12月23日,被告獲准以現金5,000元保䆁,除法庭許可外不得離開香港;而2名涉暴動罪的被告同時須遵守禁足令,禁止踏足金鐘政府總部附近一帶。

昨晚近11時才散庭,辯方代表律師離開法庭時,獲一眾聲援市民夾道拍掌歡迎。鄭靖而攝

 

相關文章:【9.29暴動案】96名被告包括醫生護士教師工程師 多人受傷出庭

昨日庭上主要處理各人的保釋條件,期間被告的代表律師逐一向法庭陳詞,陳述被告的個人背景。由於被告人數眾多,案件昨晚一直處理至近11時才散庭。晚上,有辯方律師在陳詞期間,提出對警方的投訴,希望法庭紀錄在案,其後有多名律師陸續加入投訴行列,尾聲的大半小時,都是律師的投訴時間。

有律師指,前晚近11時向北角警署值日官要求見被告,以獲取保釋指示,結果至昨早10時半始成功見到被告,足足相隔約12小時,批評警方的做法,亦導致浪費法庭時間。昨日法庭為處理此2宗案件,由中午時分開庭至晚上近11時,在第一宗案件開始前,部分律師表示仍未能見被告,法庭決定分成兩批處理,以待部分律師先獲取被告的保釋指示。

多名律師都有提到,在到達警署後被警方拖延時間,有人要等上5、6小時,至凌晨2、3時才能見被告;有人由半夜12時等到清晨5、6時,卻被警署值日官表示要將被捕人士帶上法庭而拒絕,惟最後早上9時才由警署出車到法庭。

有律師投訴,被捕人士在拘留期間,多次要求打電話與外界聯絡,惟遭警方拖延,在被扣留的第45小時,始獲准打電話給親友;多名被捕人士要求看醫生,惟警方在相隔13至22小時後才將其送院;多名被捕人士在羈留期間,被要求戴上證物,包括豬咀、口罩、面巾等拍照,有人拒絕後仍被警員指他必須照做,又被要求除去身上覆蓋傷口的紗布才拍照。

至全部人陳詞完成後,大律師石書銘表示許多律師在其他類似案件中,都遇到無法接見被告的情況,形容並非個別例子,而是經常出現,希望加入投訴。大律師郭憬憲亦加入,在庭上著遇過同樣情況的律師舉手,話音剛落,全場絕大部分的辯方律師都立即舉手,公眾席隨即傳來低微的「嘩」聲。

其後接連有律師舉手,要求作出投訴。在律師投訴期間,其他律師走向犯人欄,與其當事人溝通,查問有否遇到同樣情況。由於大量律師提出投訴,裁判官蘇惠德宣布休庭,待律師一併查詢其當事人的指示。休庭期間,律師繼續與被告溝通,家屬亦緊張地隔著犯人欄,向欄內的親友查詢有否遇到同樣情況。

再開庭時,資深大律師潘熙表示,民陣的法律團隊已去信警方投訴,在律師到達警署後,被拒絕安排見被告,但警方同時向被告落取口供,或在被告未獲取法律意見情況下,要求被告戴上證物拍照。

部分未在信中加入投訴的律師,繼續在庭上作出投訴,包括:有警員在拘捕時將不屬於被告的裝備塞給他;誤導被告要完成所有程序才可見律師;被捕人士20小時沒有食物;要求去洗手間但3小時後才獲准許;女被捕人士在羈留室扣留期間,男警可隨意出入,而如廁位置沒有遮掩,有人因而不敢上廁所。庭上律師紛紛道出被捕者在警署內遭受的對待,當事人在犯人欄內默不作聲望著前方,公眾席上的家屬聽到這一切,席間偶爾出現打開紙巾袋的聲音。

由於多位律師都要投訴,有時出現律師同時發言的情況,裁判官著律師逐個逐個來。有律師說:「唔好意思,我25個鐘冇瞓,係激動啲。」該律師亦表示,由凌晨2時要求見18名被告,等到清晨6時半,警署值日官才以「要將被捕人士帶上法庭」為由拒絕。

各律師在庭上投訴了大半小時。有律師發言時表示不好意思,指因為未有獨立調查委員會,故律師迫不得已才在法庭作出投訴。裁判官蘇惠德即時打斷:「唔使唔好意思,向法庭投訴係經常發生,同你所講嘅冇乜關係。」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