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我總在想:我到底能為香港民族作出多大的犧牲?


【撰文:香港民族】

如果我說我已經寫好了遺書並隨時準備與敵人同歸於盡,那麼連我自己都不會相信這樣的誇張。如果我說我一直都是真正的勇武,自革命開始後每一次戰役都在最前線,那這似乎也並不是事實。但我的確已為香港民族付出了自己的全部。

在民族存亡危難之秋,在送中條例即將通過的時刻憤怒的民眾包圍了議會且慘遭鎮壓,革命在那時便已開始。或者其實革命早已始於2016年寒冬時的旺角。無論如何,我們每一位身在其中的仁人志士都已無路可退。我們已經無法回到過去,唯有繼續前行直至最後的勝利。

中五學生曾志健被防暴警近距離開槍打中左胸。
本港印尼語媒體SUARA的女記者Veby Indah,採訪時被警方橡膠子彈射中右眼,律師稱她右眼全盲。周滿鏗攝

我無法體會到被子彈打中胸膛的劇痛、也難以想象被打盲眼睛是怎樣的一種痛楚。但是在槍林彈雨中我的確不曾選擇退縮、不曾投降。如果說為了甚麽我直至今日仍然不忍放棄、不願離開,我也許會想到惡法的不義、推行惡法時的殘忍、無數次鎮壓的悲憤、政權長久以來的貪污腐化與倒行逆施。但我想我在自己的自由意志之上作出的決定,也許更加是對一個美好未來的憧憬與期盼。憧憬革命勝利的果實、期盼五大訴求的實現與我之民族自決。對比為此憧憬與期盼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和承受的後果,我毅然選擇了今天的自己。

終有一日我們會於煲底相認,或於任何一個曾經彼此守望的戰場相見。在那時我們會告訴彼此是甚麽使得我們取得了勝利;在往昔革命的日子裡我們彼此曾參加過哪次戰役、駐守過哪條防線、擊退過哪些敵軍、拯救過哪位手足、為何從沒退後。

將來,當我們老去的時候,我們會與自己的子孫手拉手回到當年革命的戰場。在那時、在那裡,我們會告訴自己的後代當初的故事:告訴他們為甚麽我們的故土會有今天的自由;告訴他們當年民族生死存亡之秋時我們的無畏與悲壯。

在黎明的第一道曙光來臨前不如嘗試去想象革命勝利後的場景。可曾知道,那裡已經在彼岸迎接我們來到。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