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八問李家超


立反蒙面法記者會最後在噓聲中結束,只因李家超多次強調,警員冇蒙面憂慮,因為公眾現有方法辨識警員,包括編號和委任證。就這一句,記者會近兩小時的解說,公信力盡失。記者還想追問,但記者會已結束。有更多疑問,政府未澄清。

出身自警隊的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在記者會上多次強調,警員蒙面不是問題,因為現行辨識警員的方法行之有效。EYEPRESS照片

我有八問:

【第一問】退一萬步,軍裝有警員編號,臥底警員呢?

8月11日,警方第一次被踢爆派臥底警員喬裝示威者,記者追問委任證,臥底如何回答,還記得嗎?「委任證唔需要畀全世界睇」。

更早,6月13日,立法會議員譚文豪問便衣警取委任證,反應又是如何?「你同我長官講」。

看來其長官一定不是李家超,所以李家超不知道。

【第二問】李家超說,不滿警員行動,可以交制度及法律處理。請問制度和法律可以償還哪些人體器官?

例如,那位右眼永久失明的印尼女記者。局長口中的制度與法律,如何還一隻眼給這名女記者?

不約束濫權,等於放任情況失控,再講事後追究,是假惺惺的公道。

【第三問】反蒙面法如何避免不殺錯良民?有記者就問:流感高峰期將至,當局要怎麼執法?官員說,反蒙面法容許市民有合理辯解,例如健康理由。

但如何證明這「健康理由」呢?感冒了,尚且可提供有醫生紙,但更多人是因為怕被傳染,才戴口罩,該去何處找張專業證明,證明自己「怕被傳染」?是精神科醫生嗎?恐怕有更多爭執。

【第四問】合理辯解只會發生在被控之後;如何避免從一開始,警員不錯捕濫捕?

就算被錯捕,「最多」被扣留幾十小時、再等不知幾多天,上庭辯解,這才是政府沒有說明白的真相。

【第五問】反蒙面法生效後,警員有權當場扯下面罩。這究竟是防止衝突,還是製造更多衝突?

【第六問】有沒有日落條款?特首答,要視乎情況。起碼要有個底吧?例如每星期檢討一次?或連續幾多天沒有衝突,就取消。

視乎情況,跟隨心所欲有甚麼分別?

【第七問】同上,政府在甚麼情況下,才願意承認反蒙面法失敗?例如,若今夜(4日)過後,衝突更多或更大規模或更暴力,初心不達,弊多於利,如此的話,特首這次打算等幾多個月才撤回新例?

【第八問】最後一問,也是最重要一問:過去幾個月的可怕管治危機,是由特首和一班行會「智囊」捅出的禍,錯失過幾多步,步步反映這班底多麼離地。現在政府為甚麼還要去相信、更綑綁全港市民去相信,用香港社會國際聲譽作抵押,賭一次蒙面法?

除非令局勢升溫才是所需的結果。只有更激烈更混亂的局勢,才方便推動更有政治意義的措施。例如,推遲選舉。動機論,此刻是難以證明,吊詭的是,這是說明政府還有一點的政治理性的猜測。

P.S. 不少西方社會都有反蒙面法。但民主政制是西方社會監督法例執行的最佳機制。在香港,我們連跪求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都不得要領。所以警方可以用「我的專業」,把一切質疑推搪:所有質疑都不值得質疑,因為,我是專業。你不是。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