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我唔驚,佢拔槍我就走。」


【撰文:王加柏】

十月四日九時許,天水圍亦有抗議《禁蒙面法》的示威活動,多個輕鐵站被人破壞,站內遍地玻璃,廣告燈箱燃燒著,火光熊熊。蒙面的人一邊向天水圍西前進、一邊回頭向鄰近屋邨住戶大叫:「樓上閂窗呀!好大煙呀!」不少街坊隔著馬路觀看火勢。

示威者隊伍中一對男女不時強調「今晚係快閃、唔係散步,快啲喇,唔想你哋落單。」後面的人聽到,也加快步伐向前。

當大部分示威者都逐漸走遠,唯獨有個同樣身穿黑衣、紮馬尾的女孩頹然坐在長櫈,有點迷茫。一問之下,才知道她有朋友在元朗剛中槍,「你會唔會知道而家有咩方法可以去到博愛?就算去唔到博愛,至少去咗元朗先。(後來她知道朋友在屯門醫院)」頭三分鐘的對話,她反覆這樣問。

照片為編輯配圖,並非筆者筆下的當事人。美聯社

尋找交通路線的同時,我們講到近況,女孩說六月至今,每場抗爭活動都會到,開學後也有罷課。家人擔心她的安全會阻撓,但是她仍然會出門,就像今晚,晚飯後她就跑出來,但一出來就得悉朋友中槍的消息。

「好灰心,但係⋯⋯唔停得,無得停,連身邊嘅人都中咗⋯⋯」女孩愈講、情緒愈激動,說不下去時,她別過頭,望向另一方的馬路。沉默了一會,女孩打開背囊取出黑色圍巾慢慢戴上,當時我覺得她想掩飾的不是身份,而是這一刻的不安和難過。

我們斷斷續續地傾談,女孩不時拿出手機聽朋友發來的錄音。提到雙普選時,女孩用微弱的聲線講了一句:「我想像唔到點實現⋯⋯」我隨即想起她早前說的灰心,裡面夾雜著的是難以想像的未來和只能抗爭的現在。

我忍不住問:「咁你驚唔驚?」提到朋友,女孩總會擔心、不安;但講到自己,她輕輕搖頭,很淡然地答:「我唔驚,佢拔槍我就走。」

此時,有位全身黑衣、戴著口罩和圓圈耳環的年輕女士走近,隔著圍巾撫摸著女孩的面頰,柔聲道:「阿妹,你要小心啲知唔知?」女孩沒有感到意外,只是簡單地回應知道。

這次換我沉默,腦海中一直重播女孩說的「我唔驚,佢拔槍我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