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三年後響遍香港 梁天琦在囚車裡聽得見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三年前,梁天琦穿著寶藍色「本土民主前線」上衣,站在街頭嗌得聲嘶力竭,那年的他25歲。三年後的今天,這句口號響遍香港每個角落,梁天琦則已服刑1年9個月。2016年在旺角衝突中暴動罪成的梁天琦,法庭今天處理他的上訴,他早上由大嶼山石壁監獄坐囚車到高等法院。前來聲援的近300人當中,有人舉著手寫的紙牌:「他只錯在走得太前」。據辯方律師團隊在退庭後指,梁天琦在囚車中聽到群眾叫的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相關文章:「刑事天王」駱應淦舉兩宗旺角衝突案例 指梁天琦判刑過重

梁天琦由囚車押送往返石壁監獄與高等法院。美聯社照片

梁天琦與同案暴動罪成的被告盧建民(判監7年)、黃家駒(判監3年半),今早被囚車押送到高等法院,百多人在法院門外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並舉起手掌象徵五大訴求。早上9點半開庭,8點開始派籌,數分鐘後已經派完所有公眾席籌號,許多人手執「候補飛」。庭內不到30個公眾席位,其中一個是中六女生,她說今天不上學、凌晨3點來到排隊,在她前面還有好幾個人。

庭內庭外滿是支持者,但有別於去年年底的「佔中九子」案,那時候以中老年人為主,今天的梁天琦案則以年輕人居多,而且大部分穿黑衣為記,同案被判罪名不成立的林倫慶和林傲軒亦有到場聲援。梁天琦從羈留室行入被告欄,再次出現在大眾眼前,他隔著玻璃向支持者點頭微笑。梁天琦再次穿起他昔日應訊時的深藍色西裝褸,今天還打了深啡色領帶,看上去相當精神。甫坐在被告欄內,他不時與前面律師席的女朋友交談,露出笑容。他身旁是盧建民,盧的膚色變得黝黑、頭髮也剃得較清爽。

梁天琦的代表律師、有「刑事天王」之稱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首先表示,梁天琦將放棄就暴動罪定罪提出上訴,僅就刑期上訴,梁天琦原審時被判監6年。駱應淦只在庭上表示昨日收到梁天琦的指示放棄就定罪上訴,但未有披露原因。

三個被告當中,只有盧建民在庭上表現投入,控方播放2016年旺角衝突的片段時,只有盧會湊近屏幕去仔細看,梁天琦和黃家駒則坐在椅子上,無甚反應。控方播放警民衝突的片段,見到手持自製盾牌的「前線」與警方相距幾米的對峙,「3、2、1、去!」就一併衝前,警方繼續持咪說:「停止攻擊,否則使用胡椒噴霧」。

梁天琦的支持者擠滿法院停車場出口、高等法院低座出口、通往力寶中心的天橋。莊曉彤攝

直到代表梁天琦的駱應淦陳詞時,講述申請刑期上訴的理據,梁天琦才傾身向前、雙手交疊在下巴。駱應淦的陳詞簡潔、直接,沒有花上許多時間,盧建民與黃家駒的代表大律師劉偉聰、大律師陳銚明其後亦都採納駱的陳詞作為被告人刑期上訴的理據。主審的署理首席法官潘兆初聽畢控辯雙方的陳詞,表示須時作出裁決,遂宣布將擇日頒下書面判詞,暫未知日子。梁天琦之後再次告別眾人,微笑著向公眾席稍稍鞠躬,盧建民則揮手作別,黃家駒則是一貫的平靜。

退庭時接近下午2時,法院外的支持者增至近千人。一些年輕人拿著麥當勞包、飯團,在法院出口見人就派,這是近幾個月來熟悉的畫面。又有母子倆一同前來,二人咬著面包等送囚車,17歲的兒子說媽媽以前是「港豬」,媽媽也承認以前不關心政治、一次遊行也沒有參與,因為覺得無用。但因為最近幾個月的社會氣氛,加上兒子不時帶起討論,遂決定今日等兒子放學後就來法院聲援,媽媽說:「因為見到年青人為咗香港,失去自由,所以想嚟聲援。」

懲教署職員面對法院停車場出口的大批群眾,主動上前協商,表示囚車沒這麼快出來,承諾出車前會提醒群眾。群眾安心喝水休息,但不願離開停車場出口半步。未等到囚車前,陳偉彥大律師步出,等候中的群眾知道他也是梁天琦的代表律師後,鼓掌歡呼,連忙道謝。等候的時間,一架又一架電車在人群後面的馬路駛過,車上的人們舉機拍攝;出來食午飯的「金融才俊」、「中環OL」或停下來拍攝、或匆匆走過。群眾一度叫口號:「梁天琦,幾耐都等!」又頻頻練歌,想唱好梁天琦在紀錄片《地厚天高》裡自彈自唱的歌〈十八〉。

幾近下午3時,囚車載著三人離開,群眾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他們追出一小段路後,便讓囚車駛走。

群眾舉起手掌以示「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並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美聯社照片

支持者在法院外練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