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指控警方性暴力中大女生:不相信投訴警察課調查 盼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8.31太子站被捕者、中大女學生吳傲雪Sonia,周四(10日)向校長段崇智哭訴曾遭受警方性暴力,並指出有其他被補人士「遭受不止一名警員不分性別性侵及虐待」。Sonia及後澄清,她本人是在葵涌警署受到性暴力,而她知悉一名男被捕者曾於新屋嶺扣留中心被輪姦及雞姦。

警方即晚在fb表示會展開調查,並在周五(11日)的例行記者會公布,案件由投訴警察課跟進,而非由重案組作刑事調查。警方強調,重視涉及性暴力等嚴重指控,惟過往事主未有公開身份,警方難以調查。然而,Sonia早於9月27日已不具名表明是8.31太子站的嚴重傷者,據消防處紀錄,3名嚴重傷者中只有1人為女性,她公開的資料早就足以鎖定身份。Sonia 表明不相信投訴警察課,質疑是「自己人查自己人」,如果林鄭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她會願意全力配合調查。

相關報道:中大女生除口罩 哭訴被捕學生新屋嶺遭警察性暴力、性侵 「校長,你願唔願意與學生同行譴責警方施暴?」

Sonia周五(11日)早上接受商台《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訪問,澄清她本人在葵涌警署受到性暴力,包括有男警為她手腕扣上索帶時,拍打她的胸部;有女警直視她如廁,看到她的私處;有女警用金屬探測器檢查她身體時,揭起她的上衣至肚臍位置,當時有多名男警在場。至於她在中大所說的性侵及虐待個案,則是她接觸過的一名男被捕者的遭遇。Sonia進一步披露,該名男被捕者在新屋嶺被輪姦及雞姦,他仍在考慮會否親自公開,她指出,他承受比她更大的壓力,故呼籲公眾不要迫他。

在周五的警方例行記者會上,家庭衝突及性暴力政策組總督察張寶月主動提到Sonia的指控,指警方非常重視有關嚴重指控,她明白受害人需要極大勇氣,才能挺身而出,強調警方會以認真、專業敏感度對待所有涉及性暴力案件,並有清晰的措施及指引,無論受害人是否被捕人士,警方都會盡力保護受害者身份,防止受害人再次受到傷害,警方亦會公平公正地調查有關指控。

張寶月重申,警方希望盡快作出調查,惟投訴警察課至今未收到有關在新屋嶺扣留中心或葵涌警署被性侵犯的投訴個案。警方有密切注視情況,投訴警察課已主動介入調查,今早已嘗試聯絡事主,包括透過電話及留言,又透過學校嘗試接觸她,但截至記者會時,警方仍未聯絡到事主。張寶月呼籲大學陪同受害人尋求警方協助,而警方亦會安排監警會人員,在監警會人員的觀察之下與事主會面。她呼籲,任何人遭受性暴力都不應啞忍,警方請事主及其他能夠提供事件資料的人士,與警方聯絡,提供證據,盡快找出事情的真相。

家庭衝突及性暴力政策組總督察張寶月提到,警方對於性暴力受害者的保護措施,包括安排相同性別的警員,在有合理私隱的環境下,向受害人作調查、錄口供。而在首次接觸受害人時,警方會向受害人介紹一些非政府機構專為性暴力受害人而設的危機轉介服務,並且在受害人同意下作出轉介,令受害人盡快得到適切的支援。港台新聞片段截圖

Sonia曾表明是8.31太子站唯一嚴重女傷者  
張寶月:不知受害人身份難作調查

早於9月4日,Sonia在立法會議員毛孟靜陪同下見記者,化名「龍小姐」投訴被男警觸碰胸、被女警直視如廁。她當時已表明自己是8.31太子站的被捕者,事發地點是葵涌警署。9月27日,她出席「聲援及關注新屋嶺被捕者人權集會」,複述上述遭遇,並進一步披露她是8.31太子站的嚴重傷者。

相關報道:
8.31太子站女被捕者哭訴被男警摸胸、女警監視如廁 教大學生會會長身穿西裝路過同被捕
【關注新屋嶺】男被捕者:四肢綁枱腳裸搜 遭性侵酷刑

被問到Sonia早已公開事件,為何警方過去未有調查就說無相關事件發生,如今才主動調查,張寶月回應指,警方留意到網上平台有一些人士聲稱被捕後遭警務人員性侵,但較早前的指控,從來沒有人確實表露身份,作出投訴。張形容Sonia個案的情況有所不同,她除下口罩,表明身份,是一大很大的突破,警方非常欣賞她勇於踏出第一步,這對於警方去聯絡事主、作出調查,有很大幫助。張續指,警方在過往的記者會上多次呼籲聲稱被侵犯的人士聯絡警方,然而警方沒有收到任何人士作出正式投訴。「因為之前一路都唔知道佢哋身份係咩人,好多時佢哋都係蒙住面,所以對於我哋去搵佢哋作出調查,係有一個困難嘅,而噚日正正係有一個好大嘅轉捩點,個女同學有表露到身份。」

至於警方會否一併調查有關輪姦及雞姦的指控,警察公共關係科署理總警司江永祥表示,雞姦、強姦等是很嚴重的指控,如果連當事人都找不到,會很影響警方能否作一個公平公正的調查,「如果佢唔能夠將最基本嘅資料畀到我哋,我哋連名都唔知,連時間、日期、地點都唔知,我哋又點樣作出跟進呢?」他強調,問題不是在於警方查不查,警方對於所有嚴重指控,都想還不同人士一個公道,無論是投訴人或處理過相關案件的警員,亦想知道事件的真相。

雖然Sonia過去未有表明身份及容貌,但她在毛孟靜記者會及「聲援及關注新屋嶺被捕者人權集會」都有講明事發時間、地點,而單憑她在新屋嶺集會的說法,警方更足以鎖定其身份。Sonia當晚化名「S同學」發言,明確提到她是8.31太子站的「嚴重傷者」及被捕人士。根據消防處紀錄,8.31太子站有3名「嚴重傷者」,當中只有一人是女性,另外兩人是男性。

Sonia於9月27日的「聲援及關注新屋嶺被捕者人權集會」上台發言,表明是8.31太子站的嚴重傷者及被捕者。拉播新聞影片截圖

Sonia:不相信投訴警察課 盼獨立調查委員會跟進

至為Sonia案為何由投訴警察課調查,而非如呂麗瑤案般,由重案經作刑事調查,江永祥解釋,警方現階段是初步跟進,未有充足的資料去判決整件事如何發生,故以投訴警察課作為跟進的起點。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高級警司李桂華表示,投訴警察課有能力去調查刑事案件,相關調查訓練是足夠的,當案件複雜到一個程度,則會轉交由重案組處理。李續指,由投訴警察課處理的好處,是容許監警會人員陪同事主錄口供,有第三方在場,令事主更有信心、更放心提供資料。他補充指,今次投訴對象涉及警員,而呂麗瑤案的施暴者不是警員,兩者情況不同,故前者由投訴警察課跟進,後者由重案組處理。

Sonia下午接受港台《自由風自由Phone》訪問時指,警方周五晚在fb出帖,叫她提出「實質證據」,令她覺得很驚訝,「乜查案工作唔係應該由香港警察去做嘅咩?幾時係由受害人主動提出證據,然後你先去調查?呢樣嘢我覺得好荒謬。」

Sonia指,案件由投訴警察課調查,令她想起北區醫院事件,事主家屬找了投訴警察課幾個月,但投訴沒有被認真看待,直至家屬向傳媒公布,形成輿論壓力,警方才作出調查,令她質疑警方辦事的準則。她質疑,投訴警察課是「自己人查自己人」,過往很少成功的案例,可信性極低,她本人並不相信投訴警察課。Sonia補充指,她正與律師商討,尚未決定如何處理、會否與警方接觸。她希望特首林鄭月娥宣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我第一個企出嚟,全力配合你哋調查。」

Sonia曾經提到,葵涌警署的「臭格」有閉路電視,她相信拍攝到女警直視她如廁的過程。被問到警方會否翻查葵涌警署的閉路電視,李桂華未有明確回應,僅指警方會第一時間保留相關資料,包括閉路電視等紀錄。

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高級警司李桂華指,今次投訴對象涉及警員,而呂麗瑤案的施暴者不是警員,兩者情況不同,故前者由投訴警察課跟進,後者由重案組處理。港台新聞片段截圖

公開身份後遭狂收滋擾電話及短訊 感激師生聯署支持

Sonia在《自由風自由Phone》解釋,她今次以具名的方式指控警方,是因為她過往曾用不同的化名發言,但警方記者會仍說受害人「躲藏喺口罩後面」,形容有關指控是無稽之談。再者,她後來知道不只她一人曾遭受警方性暴力、不合理的對待。Sonia提到,她自小在家暴之中長大,可以說她沒有家人,因為這樣的家庭背景,令她相比其他被捕人士沒有那麼大包袱,「如果連我都唔勇敢、堅強咁企出嚟發聲,我會覺得好對佢哋(其他遭受警方性暴力的被捕者)唔住。」

Sonia提到,她公開事件後,手機「冇停過」收到滋擾電話,當中包括內地打來的電話;短訊亦多到數不清, 內容帶有侮辱性,她舉例指:「吳小姐,幾錢一晚?」、「今晚喺邊度扑嘢?」她又指,網上有人掐造故事,有意「人格謀殺」她,包括指她是羅范椒芬所說的「天使」,令她感到極度憤怒及心痛。與此同時,Sonia表示收到不少支持,尤其是中大師生即晚發起實名聯署,令她非常感動,她對此表示感激。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