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支持的請推:警察殺害被捕人士 毀屍滅跡 追究到底


自831以來,不能解釋的離奇自殺及屍體發現個案實在太多,已超出香港一直以來的平均現象,也超越一個香港市民可以接受的程度。

雖然素不相識,但每天看到離奇跳樓自殺、浮屍或自出家門、遊行或被捕後失蹤的消息不斷湧現,看著一張張年青男女的臉孔,都無形地加重了香港人心裡的那塊石頭, 恐懼的心不斷地疑問又多一個受害者嗎?

就昨天(10月11日)終於被《蘋果日報》揭發,於9月19日失蹤的15歲女孩陳彥霖,原來已經被警方證實為22日被發現的裸體浮屍 。新聞報導一出,公眾譁然,再加上看到報導中陳彥霖美麗的容貌,關於她原來是游泳健將兼近日經常參加遊行的消息, 大家都心痛無比,且對警方充滿懷疑。924荃灣海濱日間發現一具男浮屍,晚上便有數百名市民出現於海濱公園悼念,昨晚無異,各區都有市民出席不同形式的「悼念彥霖」活動, 社交媒體也不斷出現表示憤怒和要求沉冤得雪的留言。

在昨天警察記者會上,警察在被追問下說出, 屍體發現後與家人聯絡,看過閉路電視發現她獨自赤腳往海濱方向步行,沒有可疑,陳的遺體並於10日已經進行了火化。這些套路是港人常見的嗎?一般如果有類似15歲女生被發現成為裸體浮屍,不是應該由全港八卦的突發新聞組去追訪發現浮屍的人、報導發現時的詳情、並追訪女生的家人、學校校長、老師、同學,把一切可以找到關於女生的生平都盡情報導,然後公眾一起等待警方的調查與驗屍結果等等,這樣才是香港這個資訊向來發達、透明公開的小島可以消化一則悲傷新聞的一個過程。

警察公共關係科署理總警司江永祥在記者會上稱,向陳彥霖家人了解後,確認陳彥霖「死亡情況及背景沒有可疑」。
 

在這幾個月香港社會天下大亂,由不知有沒有滲入內地公安武警的香港警察主政,暴力的警察就是皇,他們可以在街上隨意執法、隨意粗暴查問、拘捕任何路過的民眾、街坊,所有關於警察執法的法律條例都如同虛設,因為解釋不在法官而在當下執法的前線低級警務人員, 他們說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亂闖私人地方,無需出示任何委任證、 調查令,連向外交代事態的也只有由「警謊新聞發布會」這個一言堂來發言,他們說沒有喬裝警察就沒有、縱火搞破壞的是暴徒就是暴徒、可疑自殺和屍體發現案是沒有可疑就沒有可疑!

當曾被捕獲釋的年青人先後公開發聲,指控警方在拘留他們期間作出粗 暴對待的行為,輕則侵犯私隱、剝奪他們應有的法律和公民權利,重則性侵、暴打、甚至雞姦輪姦等,市民無不啞言,對警方生疑。

加上警察每天在拘捕路人或示威人士時都頻繁給公眾看到他們各項非常「專業」的表現,例如他們可以:

・無差別的、粗暴的查問市民,甚至一隊防暴警在人數上甚不成比例的情況下攻擊市民,濫打濫捕;
・用他們的精銳裝備中的金屬護膝、護臂硬壓在被捕者的頸項和重要部位上,一副想至人於死地或永久傷殘的態度;
・不能控制情緒的與街坊路人謾罵,拋出「住公屋有什麼地位」 等狂言;
・故意把女示威者的裙子拉下,或把她們的上衣扯掉,讓她們露體示眾,羞辱她們;
・顯露極低知識水平,不諳法律條文、英語,甚至廣東話讀音;
・以及顯示已經被完全洗腦去深信包括高中、大學生甚至專業人士在內的示威者是毋須尊重的個體,一開口就以「 甲由」、「性愛天使」來怒罵;
・用鎖鏈來綑綁只有10來歲的被捕孩子;
・更不用說,近距離在胸口開槍,以及以殺傷性武器近距離攻擊示威者

在10.1的荃灣衝突中,防暴警察近距離開槍,射中一名中五示威者的胸口。

惡行之多不能完全列舉,當警察在公眾、傳媒鏡頭面前都可以公然有這樣的舉動,我們還可以相信他們在抓捕到年青人,禁錮他們在警處或新屋嶺的時候不會失控嗎?

自831以後, 社會上對於究竟有無被捕者被殺害然後毀屍滅跡的質疑一直沒有減少 ,只有增加,加上在社交媒體上也出現匿名消防員說出對於近日頻繁的、不尋常的屍體發現個案時警方在處理手法上的各樣疑點。倘若當權者見到這篇文章勃然大怒,要攻擊這篇文章的內容偏頗、煽動,沒有證據,那就請你們拿出證據來安撫已經極受傷害的香港市民。

正如筆者在一篇關於831的文章已經要求過,以正視聽, 有關當局可以:

・保存和公開相關閉路電視紀錄;
・詳細交代 831 以來每一個自殺個案和公眾殮房的相關紀錄( 死亡人數、性別、年齡、死亡原因等), 當中有多少是身分未明或沒有家屬認領的個案;
・交代 831 之後失蹤人口報案的紀錄(人數、性別、年齡);

既然蒙面法過後,現在每天在街上濫捕的情況更見嚴重,無合理原因被捕的人士年齡可以低至10歲上下,每天的被捕人數隨時過百,警方不是更應該每天及時公布:

・被捕人士的名單(姓名、性別、年齡、被捕地區、原因);
・被拘留的地方和聯絡方法;
・各區仍然被拘留人士的名單(姓名、性別、年齡、被捕地區、原因)。

在香港這個本來什麼都高度透明的城市,處身於現在這個非常時期,以上的措施是絕對有需要的(私隱這個藉口只是技術性問題,一定不難解決),以杜絕什麼被捕人士跟家人失聯甚至不可以行使他們見律師的基本權利的情況,也是對年輕被捕人士的家長的一個交代。

要公眾釋除疑慮,不作出公開透明的交代和大規模的獨立調查,「 警察殺害被捕者,然後毀屍滅跡」的控訴不會消失於市民的腦海中,不是由張建宗,這個來自林鄭毫無公信力的迂腐團隊中的一員,出來說一句警察在蒙面法下「抗暴出色」就可以了事。 這句官話在超大的佈景板面前說出就提供了很好的材料給央媒報導,安撫國內民眾,但這道「謊話藥方」對香港市民起不到絲毫作用,反為令他們倍加反胃!

到了這些惡劣的地步,香港市民是否要淪落到像國內城鄉民眾這樣,遇到親人有可疑死亡時要趕緊跟公安或執法人員去「搶屍」,免得屍體迅即被火化算了?這不是電影《1987:逆權公民》 裡面的一幕嗎?電影還原了當年南韓暴警在專權下是怎樣處理被酷刑審問而死的示威學生的手段,悲淒的受害者在當年的南韓社會終於可以沉冤得雪,但今天在21世紀的香港,那些已經是無數被犧牲的年青人呢!?

生命是可貴的,就算是死去的生命都應該得到一個有尊嚴的葬禮,讓親友作最後的道別。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