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暴力是怎樣煉成


【撰文:烈巴司機】

一個普通人,穿上制服,「維持社會秩序」而不會被追究,是否會產生超出普通人想像的暴力行為?

研究二次大戰猶太人被屠殺的學者,嘗試解答這問題,以找出成千上萬納粹黨衛隊(Schutzstaffel,簡稱SS)和執法者違反人性,長時間參與政府有組織虐殺猶太人的原因。

納粹警察用火車把大批猶太人送往集中營。維基百科照片

首先,暴力大多數源自仇恨。遠的仇恨包括因政見或經濟利益,而對被虐群體長期積壓的怨恨。但歐洲歷史上的反猶太情緒除了有信仰和經濟原因,整個中古世紀流傳各種猶太人對歐洲社會的陰謀和威脅(例如謠傳猶太人在井水落毒引致黑死病),也為仇猶火上加油。既得利益者捏造這些指控(即今天的fake news),令歐洲人長時間生活在這些謊言加偏見中,對猶太人的仇恨自然蟄伏在施暴者的意識裏,等待時機爆發。

至於近的仇恨,則很多時是由政權炮製,目的是要將施政失誤的責任推卸給被針對群體,令施暴者將對現狀的憤恨發洩在被虐者身上。納粹黨將德國一戰戰敗,和隨後國內經濟危機歸咎猶太人,種下德國人向這國家苦難元兇伺機報復的根。

製造暴力的政權同時會用各種手段,令施暴者能擺脫以跡近酷刑的暴力對待被虐者的道德掙扎,例如將被針對的群體去人性化(dehumanize)。納粹黨貶稱猶太人和東歐斯拉夫人屬人類學分類中,低於普通人類等級的「次人類」(Untermensch),又經常以老鼠比喻猶太人,目的是保證施暴者不會因暴行而覺內疚或有絲毫惻隱。

其次是以表面高尚的施政目標,去淡化達到目標的暴力手段。希特拉的遠景是要在一戰的廢墟和恥辱上,建立第三帝國新秩序,因此所有德國土地上,不能融入新秩序的人和物都要被清除,消滅破壞德意志秩序的猶太人便顯得理所當然,而過程中的暴虐亦變得情有可原。

還有在講求紀律的官僚制度中,下屬視服從上司為高尚職業操守。施暴者以此為藉口,催眠自己掩蓋良知,執行上級殘暴的指令。二戰後的紐倫堡審判,納粹黨高層正是以執行希特拉的命令,為被控戰爭和人道罪行開脫。

歸根究底,政權若缺乏制衡,這種與恐怖主義無異的暴力,在不同時代均會披着「執法」或「秩序」的外衣,毫不留情地施加在政權的敵人身上。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