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警察和那些掌權者是我城問題一部分


編者按:本文的英文原文刊載於《南華早報》INSIGHT Page(2019. 10.17),標題:Police and those in power are part of city's problems。眾新聞獲作者授權翻譯成中文刊登。

大律師公會執委、資深大律師駱應淦。

【撰文:大律師公會執委、資深大律師駱應淦】
【譯者:香港義士】

我涉獵刑法已有40年之久。在這期間我為一系列被控各種罪名的人辯護過:包括大型詐騙案和嚴重的暴力案件。我想我可以細緻地講述作為刑事大狀帶給我的各種磨煉。

我想說一個刑事案律師能有機會見證正義的實現是做這行最大的喜悅:這包括因強而有力的證據而定罪被告或因證據不足釋放被指控的人。無論是那種情況,都是持守著眾人一種可信任的準則和程序。這正是我們所珍惜的法治的重要方面。

刑事大狀的經驗往往使得我們對任何破壞法治的事情特別敏感。這就是為甚麽現今的衝突使得我們格外痛苦。在這些衝突中很多年輕人甚至是在讀中學的少年做過諸如堵路、 嚴重破壞、甚至傷人的違法行為。

通常這些年輕人在被捕過程中和之後身體都會嚴重受傷。我想很難找到一些良好守法的公民純粹因為支持犯法犯罪而去支持這些年輕人。

但是本地和全球的很多人確實同情這些年輕人為改變制度不公的努力 。年輕人已經準備為此犧牲自己的自由甚至生命,但制度卻從未聆聽、從未讓步。

我們必須記住,是政府要硬闖通過逃犯條例修訂這備受批評的惡法,是這些年輕人用武力堵住了進入立法會的通道並與警察發生暴力衝突後,政府才不得矣暫緩。很大程度上是那些掌權者的頑固,播下了暴力的種子。

我們不可以也絕不能寬恕暴力。我認識的體面理智之人中也沒有去寬恕參與暴力破壞的示威者的。但僅僅去譴責沒有用處,因為這不會觸及問題的根源,根源很大程度在於政府。

很遺憾,執行愈趨集權化政府政策的警方也出了問題。自6月以來,警方發射催淚彈已成為我們生活日常。我們也經常看到警察暴打已被制服的示威者或近距離無差別向示威者 、記者甚至是議員發射胡椒噴霧的片段。

對警察在警署內向被捕人施暴的投訴已是家常便飯。 很多去探訪的大律師都揭發過這些事。 但日復一日我們聽到是總是官方否認這些暴行和過錯( 或者不作為的藉口:比如元朗站7月21日的事件)。警務處處長在 10月1日槍擊18歲示威者發生後的幾個小時內, 即正當化這種行為並稱其「合法」、「合理」,然而, 基本的國際準則是要求在這樣的事件發生後進行全面調查並公開報告 。

沒有一個違法的警察要承擔責任。事實上,我們根本無從識別警察的身份,因為他們隱藏了按照警察規例需要顯示的身份識別。任意拘捕更是司空見慣,平民百姓因向警察叫囂也被捕。

沒有人會去低估警方今日的艱巨職責,但是警方從未展示出任何的理性與克制。 長久以來我們習以為常和引以為傲的準則和程序已經消失殆盡。警方的專業性也飽受質疑。

當今時勢,我認為大律師公會(我是執委其中一員)已正確指出有關法律問題及就此提出意見。要求有勢力,有公權,有武器者問責,並不羞恥。指出癥結在於冥頑的政府,並不等於漠視(暴力)。這正是大律師公會捍衛法治的應有之義。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