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泛民應攬炒議會全力爭取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在施政報告一役,泛民可說小勝一仗,成功用投映機將「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投映到林鄭背後的牆上。這幅歷史性的照片,讓林鄭對香港人的虧欠,永遠抹不掉。EyePress照片

本年度立法會周三復會,在泛民議員齊心合力下,林鄭月娥歷史性地無法在議事堂宣讀而要透過視像錄影公布施政報告,令向來重視面子的林鄭面目無光。但議會之戰亦隨即展開,復會前財委員選舉主席,經過十小時馬拉松會議後,陳健波在建制派護航下,成功連任。建制派更揚言今屆會趕盡殺絕,仗著人多,投票佔盡優勢,要奪取所有委員會的正副主席席位。

過去按照不成文的傳統,建制派和泛民主派都會協商選出每屆立法會屬下各大小委員會的正副主席。以往的慣例是「平分春色」,由於建制派佔大多數議席,自然囊括大多數重要委員會的主席之位,但少數委員會的主席及不少委員會的副主席,都會讓泛民主派議員出任,以符合不少兩黨政治的民主國家議會的安排。

今年的情況完全不同。自六月九日起爆發席捲全城的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以來,愈演愈烈,七月一日立法會遭勇武示威者嚴重破壞,而民意幾乎一面倒全面支持,立法會提前休會。儘管林鄭月娥在勇武抗爭和民憤不斷升級下終於宣布撤回惡法,但運動已經轉化為全民逆權運動,一發不可收拾。建制派議員現已成為千夫所指、助紂為虐的人民共敵,驚恐之餘,恃著人多蝦人少,竟然妄圖壟斷所有立法會屬下委員會的正副主席,滅絕所有反對聲音,一旦成事,立法會更肯定成為徹頭徹尾的橡皮圖章,連形式主義的辯論也索性取消。建制派人多勢眾,在正、副主席的操弄下,更必定快刀斬亂麻,將所有政府提交立法會審議的法案全部通過,鞏固以林鄭月娥為首的特區政府的行政主導霸權。

林鄭宣讀施政報告翌日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泛民議員抗議。美聯社

面對如此空前嚴竣的局面,泛民主派議員已不能再墨守成規,煞有介事參與議會討論,即使據理力爭,看在勇武示威和廣大支持抗爭的市民眼中,不單徒勞無功,更有造秀之嫌。

老實說,和理非的泛民在今次逆權運動中,角色有限,既不敢也無法組織大台領導運動,也無能力參加實際勇武抗爭,在警方對和平遊行示威集會幾乎全不發出不反對通知書及林鄭月娥強行引用緊急條例推出《禁蒙面法》後,泛民在街頭抗爭已無用武之力,只能做好議會工作,對抗不公義的建制派和特區政府。泛民在議會內唯一可做的就是與民同心,竭盡所能,攬炒議會政治,將立法會所有大小會議全部癱瘓,為明年的立法會選舉創造條件,作好準備。

辦法其實很簡單,我以前也曾多次撰文論述。雖然建制派人多勢眾, 可以囊括所有大小委員會的正、副主席席位,企圖操弄議程,控制所有會議,但建制派有一個最大弱點,就是他們大多並非全職議員,又個人利益和嗜好多多,一般在湊夠人數開會後便會離席處理私人事務,甚至索性缺席。針對建制派這一個弱點,泛民一定要比前更加勤力和努力,必定要全部報名參加所有立法會屬下的大小委員會,凡會必開,凡開必到,只要人齊,全力以赴,隨時開會人數多過建制派,伺機突襲,建制派分分鐘鐘陰溝裡翻船,如果建制派要履行保駕護航的政治任務,就只能跟泛民主派看齊,出席所有會議,並且必須由頭到尾在場,否則難防泛民主派議員的突襲流會,只要增加建制派的機會成本,教他們無暇顧及自己的私人利益和業務,泛民主派才有機會化被動為主動,反敗為勝。

林鄭宣讀施政報告翌日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泛民議員抗議。美聯社

即使建制派被迫全力以赴,齊人開足所有會議,泛民主派仍然可以死纏爛打拉布,用疲勞戰術拖垮議會,教建制派無法輕易得逞,為不仁不義的特區政府效犬馬之勞。今時今日,泛民已經不必擔心拉布會影響民情,因為逆權運動經歷了四個多月,市民已很覺醒議會制度的不公不義,君不見四、五月間泛民在議會相較進取、激烈的抗爭, 反而贏得市民的喝彩。泛民最重要是訂下清淅目標,例如除了將民調有八成七市民支持的獨立委員會列為首務外,亦動議成立立法會特權委員會調查警暴,並且用盡議會大小資源方法全力替市民爭取成立,迫使政府不能逃避,功德無量。

政治永遠是現實的,不是請客吃飯和繡花,是力量的對比和較量,最重要關鍵時刻,一定要出奇制勝,將政敵置諸死地。因此,不要迷信建制派有甚麼「好人」,他們擺出所謂「開明」的姿態,也不過是一種策略,旨在分化和迷惑政敵,削弱對手的警覺性和戰鬥力而已,絕對不能相信,否則自誤。 

面對現在前所未有的惡劣形勢,激進的武力抗爭在敵我力量強弱懸殊下很難成功,又會備受法律制裁,非暴力抗爭不能搔到癢處,一樣備受打壓,那麼泛民主派還有甚麼可以作為,足以號召公眾的支持,團結選民一致對抗特區政府的打壓?

今時今日,抗爭一日尚未成功,民憤瀰漫全城,議會政治根本不會正常進行,客觀上只會便利林鄭月娥政權運作,繼續逼害廣大市民,唯有以拆爛污的抗爭手法拖垮議會,發揮大無畏的攬炒精神,香港才有一綫生機,在絕望中看到重光的未來。 

林鄭宣讀施政報告翌日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泛民議員抗議。美聯社

泛民必須反躬自問,自己有否克盡議員的天職,盡力監察議會,為民請命?如果泛民只懂在大會或重要場合擺姿態,而不是寸土必爭,讓公眾和選民看到泛民主派作為反對派是一個整體,團結一致,目標一致,行動一致,在各個立法會委員會的大小議會上全力以赴,針鋒相對,逼使即使佔多數卻經常躱懶不開會的建制派必須奉陪,用打持久戰的方法消耗對方的時間和精力,從而逼迫對方讓步,實在很難說服意興闌珊的選民再繼續關注立法會的事務,以及投票支持泛民主派議員。

泛民主派已經窮途末路,要絕地反擊,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全數加入各個立法會委員會,用人海戰術和持久戰,力挽狂瀾,全力阻止和延緩香港議會政治的倒退。只有這樣,才能恢復立法會議員應有的議政權力,發揮監察政府和社會的作用。倘若泛民主派連最基本的職責也不肯做,就只有注定被選民遺棄和滅亡的下場。 

這是泛民的最後機會,也是香港的議會政治最後機會,泛民主派一定要好自為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