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水炮射清真寺 警稱「目的為保護」 譚文豪:荒謬


警方周日在尖沙咀清真寺外,兩度發射藍色水炮,印度協會前主席毛漢(Mohan Chugani)、融樂會總幹事張鳳美、立法會議員譚文豪等被射中胡椒水受傷,清真寺前的階梯及大閘被染藍。特首林鄭月娥昨早與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及副處長郭蔭庶到訪九龍清真寺暨伊斯蘭中心,跟香港回教信託基金總會代表及其他穆斯林社群領袖會面,對警方「在行動中顏色水誤中清真寺」表達歉意。

警方昨日亦在記者會上向清真寺及穆斯林社群致歉,稱當時警告清真寺門外聚集人群未有離開,於是在「無可選擇」下使用水炮;警方又稱,放水炮目的是為了「保護清真寺」。譚文豪批評警方說法荒謬,反駁當時清真寺外沒有示威者聚集,質疑警方是無理攻擊。

林鄭月娥及盧偉聰昨早與多位穆斯林社群領袖見面,對警方「在行動中顏色水誤中清真寺」表達歉意。政府新聞處圖片

警方周日晚上在Facebook貼文表示,在驅散過程中,水炮「誤中」清真寺的正門及大閘,唯未有在貼文內道歉。昨午警方召開記者會時,西九龍總區指揮官卓孝業就事件向清真寺及穆斯林社群致歉,並對行動影響教堂、商戶、民居等其他建築物感到抱歉,又稱警隊非常尊重宗教自由,對不同宗教信仰團體沒有惡意,沒有存心冒犯任何宗教。

網上影片顯示,當時水炮車在清真寺門外是先停下,並兩度發射水炮,令人質疑警方並非「誤中」,而是刻意為之。被要求解釋為何形容為「誤中」清真寺時,行動部高級警司汪威遜提到附近道路的情況,指水炮車當時前往彌敦道進行驅散,海防道有路障、有人縱火,同時彌敦道沿線亦發生縱火、搶掠、圍毆不同意見的人士,因此警方出動水炮車進行驅散,阻止嚴重暴力罪行及大肆破壞的違法行為。

汪威遜指,如果用人力驅散,警員與示威者距離會很接近,提高摩擦衝突的危險,故使用水炮車沿線驅散,但期間不可以有人在示威者及車隊之間出現,因為會對他們更危險,因此警方不斷發出警告,希望在場人士盡快離開,惟當時尚有人沒有離開,於是警方「無可選擇」下使用水炮,「用噴劑嘅時候係有機會影響到其他地方、其他人,但係我哋冇辦法,畀人哋在我哋車同人之間出現,因為咁嘅危險會更多。」

不過,從網上片段可見,當時在清真寺附近馬路及行人路上都沒有示威者聚集,而站在清真寺門口的,最多只有十數人。

 

本身是穆斯林的巴基斯坦裔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警司莫俊傑說,警方驅散行動的其中一個目的是「保護清真寺」,又質疑「射中清真寺」的說法,「你(記者)頭先用嘅字眼係射中清真寺,呢個可能有唔同意見,其實係驅散嘅過程裡面,啲水係打中個門口,並非向住清真寺射。」

有記者質疑,為何向清真寺前的議員、記者及市民發射水炮,會是保護清真寺。汪威遜稱,示威者遇到目標物會破壞,如警方不制止,商店或其他地方有機會受損,於是警方在無可選擇的情況下使用最低武力驅散。記者提出當時沒有人衝撃,汪威遜則指,當時現場已是非法集結,寺外的人不應在非法集結的地方出現,「我哋擔心大家安全,所以我哋要畀警告大家離開,但係大家唔離開,我哋又要達到行動目的嘅時候,一定有限制。」莫俊傑則指,許多穆斯林周日前找過他,表示擔心清真寺受襲,而警方行動其中一個目的,就是不想清真寺外有人搞事、破壞,「我唔係講個結果,我係想講目的,我們的目的很清晰,係想保護清真寺。」

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警司莫俊傑說,行動其中一個目的是「保護清真寺」。香港電台截圖

被水炮射中的譚文豪直斥警方說法荒謬,指當警方向他們射水炮時,附近50米都沒有示威者聚集,站在寺前的近10人亦沒有叫口號或手持武器,「如果你話咁要驅散我哋,我哋犯咗咩事?如果我哋犯咗事,咁你要解釋,點解噴完後,之後經過嘅防暴都冇理我哋行咗去?如果我哋呢班人係罪犯,林鄭做咩向罪犯致歉?(被射中藍水的印度協會前主席毛漢表示,林鄭昨致電向他道歉)」、「如果你話我哋製造危險俾清真寺嘅話,點解射完行咗去,由得所謂『可能造成危險』嘅人留喺嗰度?」

譚文豪指,當時寺前的人都沒有暴力衝撃行為,不符合使用水炮車的指引,警方無法解釋為何要攻擊他們。他反駁警方指要保護清真寺的說法,「清真寺不嬲都好安全,警察未出嚟之前就最安全,攻擊清真寺嘅係警察。」

 

 

 

 

 

 

 

莫俊傑稱,事發後警方即時與清真寺首席教長及穆斯林團體領袖解釋事件,許多警察亦即時向他表示想幫忙清潔,但因為當時環境不安全,與清真寺溝通後亦認為時間不適合,故直至晚上才前往清真寺,又指他周日晚開始就欲聯絡毛漢。至於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余鎧均昨晚到清真寺時穿短袖上衣,被質疑不尊重伊斯蘭教,莫俊傑指進入清真寺的衣著規定是要尊重,但女警司並非穆斯林,其服飾及言行舉止均表現尊重,而且警員當時進入的地方是辦公地方,並非祈禱的地方,故不存在對宗教不尊重。

被問到決定向清真寺開水炮的警員屬何職級、需否停職,汪威遜指,車內負責控制、安全及運作的警員是警署警長階級,但稱責任不能放到他身上,因為他要考慮許多因素才作決定,「至於你話係咪要搵個人出嚟,話佢有冇錯,應該停唔停職,我相信呢個對點樣解決問題,係無補與事。」

有記者提出,當日在附近的基督教聖安德烈堂亦同被「染藍」,為何警方沒有道歉,卓孝業說:「點解警方會有執法行動,係因為有暴徒違法,喺嗰度使用暴力,我哋先需要使用武力驅散。」他說,警方在得知波及受影響團體時,已聯繫團體表達歉意,「但我更加想暴徒應該向香港人表達歉意,因為佢毀壞咗香港好多地方,亦破壞我哋安寧,令好多人生活喺恐懼裡面。」卓孝業又稱:「(警方)行動波及到其他人,我都講咗我哋都係對佢哋表達歉意。我重申,我都等緊暴徒向我哋道歉。」

記者亦問到,為何警方多次射中記者、街坊,以至721警方不執法事件,警方都又不道歉。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指,不能說每個前線警員作的決定都是完美,「一向以來,我哋做任何一個決定,如果我哋認為有唔啱嘅地方,其實我哋係需要承認,要向公眾交代及作出改善,呢個喺過去一段時間裡面,我哋一直做緊呢樣嘢。」他說,隨意將不同事件作比較,並非全面說法,又稱721正在調查階段。至於相比起示威者案件的極速起訴,721警方調查及檢控方面不積極此說法,謝振中認為不正確,指721至今拘捕34名男子,有6人已被控暴動,又列出幾個日子以證說法,包括6.12(金鐘)拘捕39人、起訴8人;6.21(警總)拘捕並起訴5人;6.26(警總)拘捕6人、起訴8人;7.1(立法會)拘捕39人;8.31(太子等)拘捕65人、起訴2人。惟謝振中並沒有提到7.28(上環)起訴45人及9.29(金鐘)起訴96人。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右三)早前放大假兩周,昨日回歸記者會。鄭靖而攝

另外,新華社記者問到,對比起其他地方的警察處理示威,香港警方的手法有何特點。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表示不方便評論,但指見到外國的處理手法,例如規管集會遊行的措施、短時間內拘捕大量人、極速送上法庭、規管網絡使用等。

警方表示,在剛過去的周五至周日行動中拘捕68人,包括53男15女,年齡介乎15至67歲,涉及盜竊、非法集結、身處非法集結時使用蒙面物品、刑事毀壞、傷人、公眾地方打鬥、藏有攻擊性武器等。周日使用約260發催淚彈、約130發橡膠子彈、近20發布袋彈、約40發海綿彈。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